八零好福妻》 最新章節: 第780章 騙走(09-23)      第779章 求救(09-23)      第778章 去找師父了(09-23)     

八零好福妻724 這難道是兵法?

  
  我來?
  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楚天闊是打算道歉了?看這個樣子也不像啊,還是想說他去修?他不是研發中心的嗎?這……不太對勁啊!
  這就跟食堂里的阿姨,突然跑去辦公室寫文件差不多……可能嗎?
  大家議論紛紛。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說的做見證人的嗎?一下就變成這樣了。
  楚天闊也沒讓人猜測太久,他就說道:“我自認自己沒做錯什么,我家眀好也沒做錯什么,所以你們要的道歉也好,保證也好,做不到。”
  做不到!他竟然就這么拒絕了!就這樣說了出來!
  那還來談什么?
  洪八有些生氣。
  他威脅道:“年輕人,我勸你再想想,這也是為了你好,要不然到時候下不來臺的可不是我,話說出口容易,收回去難……”
  如今他肯讓步,不過就是想著讓太過囂張的年輕人低低頭,如今算是在打他的臉面,要是之后再去請,可不是這么回事了!
  楚天闊卻絲毫不在意,接著道:“洪師傅怎么就敢肯定,下不來臺的是我?覺得我修不好?
  洪師傅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做法,我還真是學不會,所以你那一套也就不需要交給我了,我現在只是讓大家做個見證,也說個清楚,做了什么我們認,有什么不妨直說,我們問心無愧,廠子是大家都廠子,不是誰的一言堂。
  讓我們無緣無故就做什么保證,做不到,也不能做,倒是規勸洪師傅一句,要是能去修,就去,這樣大家就當做什么都不發生,您依舊還是以前那神話一樣的人物。要是不……”
  “要不然呢?”洪八輕蔑地看了楚天闊一眼,毛剛長齊,就敢妄想了。
  “要不然,我為了不拖累進度,就只能自己動手了。”楚天闊淡淡說道。
  大家倒抽一口冷氣。
  他還真的打算自己去啊!
  這是將洪八的軍呢!年輕人果然膽子大。
  “這……沒聽說楚主任會修什么東西啊,那不是需要很多年經驗的嗎?”
  “你傻啊,那樣的要求怎么能答應,這一次是保證道歉,下一回呢,再說了楚主任以前不在咱們廠子里,你怎么知道他不會,上回技能比武的時候,你瞧瞧人家什么能耐?”
  洪八站起身來,冷笑說道:“年輕人,話不要說太早!我等著!”
  他帶著田秀,直接就回家了。
  看著他那趿拉的鞋子差點滑倒,田秀大著肚子跟在后面,怎么看怎么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剩下的人,嘰嘰喳喳議論著,也漸漸散了。
  黎建設朝楚天闊豎起大拇指,很是有些佩服,嘻嘻哈哈笑著說道:“你小子,讀過兵法啊!”
  楚天闊一臉蒙,什么兵法,和兵法有什么關系。
  黎建設卻在那自行腦補上了,說道:“一開始出了這個事情,大家都在這嘀咕呢,甚至好多人都說了,洪八油鹽不進,想著讓你們低頭,我也想不出什么辦法,還是你們兩能耐!
  先是聲東擊西,讓大家過來做見證,大家都來了,就接著……
  最后這一招尤其妙,反正他不修,你也不道歉,看誰擰得過誰!你這就是欲擒故縱,讓洪八自己說了出來……”
  眀好在一旁差點傻了,這么高深?他們剛才好像也沒做什么吧?
  “主任,說點聽得懂的人話?”明好弱弱說道,感覺自己智力不夠了咋回事,黎建設是不是想得過于復雜。
  黎建設哈哈一笑,說道:“原本你們被動,那些話到處亂傳,可是天闊厲害啊,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反正我們也不道歉,你要是不修,我就自己來!這叫什么,這一招叫以逸待勞!
  現在為難的就是洪八了懂嗎?天闊這是激將法呢,洪八要是應下,自己打自己臉了!要是不應,到時候就只能是別人去修,可是他難道不害怕,他這么多年在廠子里憑借的是什么,要是有人修好了,他還能在這嗎,這樣的風險,他承擔不起!”
  “沒你想的那么復雜,我就是來告訴他一聲而已。”楚天闊慢悠悠說道。
  果然是廠辦的人,一下子就分析出了無數種可能。
  “不管如何,現在你們就可以等著了,看洪八自己的選擇,他才是為難的,你們完全把形勢給扭轉了。”黎建設笑瞇瞇說道。
  他只覺得這幾天受的那些窩囊氣,似乎都消散了不少呢。
  “就是不能讓這樣的風氣蔓延!只不過一開始我們沒辦法而已,沒想到還是要你來治一下,話說回來,要是他真的咬死不肯,你是打算讓你師父過來吧?”黎建設沉浸在自己的腦補之中無法自拔。
  楚天闊和眀好哭笑不得。
  “行,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他帶著眀好準備回去了。
  黎建設的語氣也松快不少,“回吧回吧,有消息我馬上就告訴你!”
  洪八氣得回家就砸了杯子。
  “小崽子,還真的就以為自己能耐起來了,啊!當真不知天高地厚!”
  他一扭頭,看著田秀。
  田秀有些失神,她沒想到,楚天闊為了明好,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
  不就是道歉嗎,又沒有要他們磕頭賠禮,就這一點點委屈都不能受嗎?他甚至還要強出頭,到時候也不怕連累了自己。
  她心里十分矛盾,正想著呢,就見洪八盯著她看。
  田秀一時間有些慌張,說道:“老洪,這倒也不是什么壞事。”
  “哦?”
  田秀趕緊道:“你想想,原本好些人都站在他那邊呢,是不知道他們如此囂張,你看他那個架勢,還說他自己修,要是他修不好,是不是更加沒臉,到時候來請你的時候,你豈不是有話說了?”
  洪八慢慢冷靜下來,他說道:“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我們就被動了,按照他那個能耐,不可能修理得好,可瞧著他那副樣子,看著像是有什么依仗。”
  這要是真的讓楚天闊搗鼓好了,以后他就沒臉見人了。
  只要一想到這種可能,洪八就有些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