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位面商城》 最新章節: 第1168章 大結局(完)(03-04)      第1167章 大結局(4)(03-04)      第1166章 大結局(3)(03-04)     

快穿之位面商城8910 醒悟

  “你……”
  之前為首的小屁孩倒在地上還沒有爬起來,一臉驚恐的指著江潯,顯然是沒見到這樣揍人的。
  江潯冷笑了聲:“別急,還沒完呢,馬上就該輪到你們了!”
  江潯從背包里拿起一瓶未開封的水,暗暗的將一瓶稀釋十倍的凝露倒在了里面,隨后快速的喂了半昏半醒的魏月月喝了一口。
  做完這些,小屁孩還沒有走,那兩個少女正扶著另外一個受傷嚴重的少女站起來。
  江潯抬腳向著三個少女走去。
  那兩個少女見此驚恐的松開了大姐大,不斷的后退著。
  “你,你想干什么,這一切都是薛姐指使的,不關我們的事。”
  “對對,都是薛姐讓我們這么干的,真的不關我們的事!”
  江潯仿若沒有聽見一樣,雙腳從那個少女的手上狠狠的碾過,昏迷的少女悶哼了一聲。
  哼!
  既然敢打人,那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好了!
  一人給了幾個巴掌之后,那幾個少女頓時就老實了,就當做是教訓。
  隨后江潯拎著木棍往那五個小屁孩的方向走去。
  不得不說這些小屁孩是不是太過自信,居然到現在沒一個人走的。
  小屁孩呀,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從熊孩子演化過來的。
  江潯將五人一一教訓了一頓之后就把幾人給敲暈了。
  解決了幾人,江潯來到魏月月身邊,此時她已經清醒過來,頭上的傷勢已不再流血,結了一層薄薄的痂,只是臉上衣服上全是血液,看起來有些駭人,半邊臉都腫了,
  江潯把其中一個少女的外套拿過來披在了魏月月的身上。
  見自己的外套被拿走,少女心里一陣苦澀,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就不跟著薛姐他們來這里了,誰知道會遇到這么恐怖的女人,將薛姐往樹上撞的狠勁,她現在想起來都后怕,也不知道薛姐有沒有什么事,如果薛姐出了什么事,倒霉的依舊是她們。
  她現在有些后悔跟著薛姐了,好處撈不到多少,出事的她們第一個扛著,還不如待在學校好好的學習,同學之間氛圍多好,
  咬了咬嘴唇,少女瞄了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薛姐,鮮血流了一地。
  江潯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少女收回了目光,她下的手她清楚,這人的傷勢雖然看起來駭人,但是卻絕對死不了人。
  給魏月月披上外套,江潯又喂了她一些水,但是沒有多喂,凝露的效用有多恐怖只有她知道,即使稀釋了那么多倍效果依舊不差。
  掏出濕巾將魏月月臉上的血跡擦了,又倒了一些加入凝露的水在濕巾上敷了敷她腫脹的臉和受傷的額頭,此時魏月月的精神有些恍惚,江潯嘆了口氣,和平時期的人就是這點不好,承受力太差了,不過想當初她第一次見到喪尸的時候好像也被嚇哭了呢,半斤對八兩吧,誰也不用說誰。
  江潯目光轉向一旁的少女身上,少女蹲在地上,如同受到驚嚇的小雞仔一樣瑟瑟發抖,臉上卻布滿了劫后余生的淚水,腫脹的臉上被淚水一抹一片模糊。
  “喂,你過來。”
  江潯打量了少女一會兒忽然眼睛一亮,朝著少女招了招手。
  少女擦了擦淚水赤著腳小跑了過來,一朝得救,少女經歷了絕望后,臉上揚起了喜悅,對著江潯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小姐姐,你好厲害,謝謝你救了我。”少女說話還是有些模糊不清。
  江潯笑瞇瞇的擺了擺手:“不用嘴上跟我說謝謝,我喜歡你用實際行動跟我說謝謝。”
  江潯說完給了個少女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少女頂著一張腫脹的臉愣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道:“這,這是,應該的,只是我的手機落在包里了,我,先去拿包可以嗎?”
  江潯點了點頭。
  少女也沒顧著將一只鞋子穿好,急忙就往上面跑去,不一會兒,少女就拿著一個小背包下來了,手上還提著一只鞋子。
  已經醒來的幾個小屁孩早就灰溜溜的帶著幾人跑了。
  而江潯一直到少女將自己簡單的收拾好了,這才帶著魏月月下了山坡。
  魏月月每到四五月份的時候皮膚就會有些過敏,經常會放一些一次性口罩在包里,江潯找了兩個口罩拿給魏月月和少女。
  相對于魏月月的恍惚,少女顯然要鎮定很多,亦步亦趨的跟在江潯身后,一路上并沒有多問什么,安靜極了。
  幾人下了山坡后坐在山坡下的長椅上,少女不安的攥著衣角,時不時打量著江潯,終于忍不住開口詢問。
  “小姐姐,我叫沐婉,小姐姐叫什么名字?”
  “哦,江潯。”江潯沒有一句廢話。
  沐婉僵硬的笑了聲,卻不小心扯動了臉上的傷口,只能再次找話題。
  “潯姐姐,我能這樣叫你嗎?”即便沐婉說話模糊不清,江潯依舊聽懂了她的意思。
  江潯點了點頭,依舊沒有說話,沐婉更加尷尬了。
  “那個,潯姐姐,我能知道你的手機號碼嗎?”沐婉再次詢問。
  “不能。”
  江潯想都沒想就說道。
  “我沒有手機,自然也就沒有手機號。”江潯難得的解釋了一句。
  沐婉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潯姐姐,你真有趣。”
  江潯眨了下眼睛,有趣嗎?她在陌生人的面前一向如此。
  幾人只等了幾分鐘,就見一對中年夫婦焦急的跑過來,女人一身白色衣裙,臉上精致的妝容都哭花了,黑一片紅一片的,不知道的以為鬼屋里的女鬼跑出來了呢。
  沐婉迅速的認出了兩人,拉下口罩就朝著兩人招了招手。
  女人一見到沐婉就快步跑了過來一把將沐婉整個人給抱在了懷里:“我的乖寶貝啊,是媽媽的錯,媽媽不應該讓你一個人回家的……”
  男人則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了沐婉的身上,眼中帶著憤怒和心疼。
  沐婉媽媽哭了好一會兒這才松開沐婉,仔細打量了沐婉一番滿眼的心疼,眼淚又不知覺的冒出來。
  沐婉好一番安慰她的爸爸媽媽,明明受到傷害的是她,為什么安慰的也是她,哎,沐婉小小的幽怨了下,這才介紹起江潯和魏月月。
  看到魏月月傷的不輕,沐婉爸爸滿是愧疚,又通過電話知道是江潯救了沐婉,將手上提著的手提袋遞給了江潯。
  “謝謝你救了婉婉,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
  江潯一點沒客氣的接住手提袋,里面放了十沓厚厚的軟妹幣。
  江潯挑了挑眉,從手提袋里取出五沓錢放入了自己的背包里,隨后將手提袋還給了沐婉爸爸。
  “這些就夠了,你們趕緊帶沐婉去醫院吧。”
  沐婉的臉不知道被扇了多少巴掌,腫脹的一點也看不出本來的樣子,虧得沐婉媽媽立即就能認出來。
  “這……”沐婉爸爸看著江潯又回頭看著沐婉。
  “潯姐姐,既然如此,這是我的聯系方式,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打電話給我。”沐婉也沒再堅持,寫了一串號碼塞給了江潯。
  江潯沒打算再待下去,將紙片隨意的放入包里,簡單的道別后隨即帶著魏月月快速的離開。
  沐婉爸爸看著江潯離開的身影若有所思。
  而此時又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年輕女子才姍姍來遲,一看到沐婉當即小跑了過來,眼含歉意:“表妹,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一個人先回家的,你放心,不管你發生了什么,我們都不會介意的。”
  沐婉扭過頭趴在沐婉媽媽的懷里一句話都沒有接。
  沐婉媽媽皺了皺眉,花了妝的臉上隱含不滿。
  粉衣女子似沒有察覺,看著江潯離開的背影目光閃了閃又道:“就是這兩個人救了表妹嗎,可是看樣子還是個學生,十萬軟妹幣也敢要呢。”
  沐婉爸爸眉毛一橫,低喝道:“那是我給的,我沐雄的女兒,別說十萬,傾家蕩產我也舍得。”
  頓時,粉衣女子的眼眶里就有淚水在打轉。
  “表舅,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行了,別說了,我們回去。”沐雄擺了擺手,和沐媽一同扶著沐婉往車子方向走。
  粉衣女子看著一家三口離開的身影,眼中閃過深深的嫉妒,指甲不自覺的掐進了肉里。
  ……
  路上,魏月月總算慢慢的恢復過來,江潯將她帶到仙女廟附近的一處池塘邊,搖曳的柳樹似乎能將人的所有憂愁都吹的一干二凈。
  “潯潯……”魏月月低低的喊著。
  江潯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害怕的話就哭出來吧,那些人已經被我揍過了,沒事的。”
  魏月月嗚嗚咽咽的趴在江潯的肩膀上哭出來,好半晌才止住眼淚,江潯遞了一張紙巾給她。
  魏月月擦了擦眼淚,滿臉擔憂。
  “潯潯,我不是被那些人嚇著了,我,我只是害怕,我不敢回家怎么辦,如果讓我媽看到我頭上的傷口,她一定會罵我的,我不想讓人知道,否則那些領居還不知道在外面怎么說我呢……”
  江潯聽著魏月月斷斷續續的說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就為這?
  不過這時候確實人言可畏,魏月月臉上之前有一個深深的巴掌印,頭上也破了個洞,如果被一些長舌婦看到肯定又該議論魏月月的一些事了,能惡心死人,活著這跟古代似得,真是悲哀。
  “你不用擔心,待會兒我帶你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至于臉上的巴掌印只要你遲一點回家很快就會消掉的,不用擔心。”
  魏月月點了點頭,卻仍舊擔心不已。
  其實剛剛她的臉被江潯用加了凝露的水擦過,此時那個深深的巴掌印已經淺了很多,只有一些紅痕而已,只不過魏月月不知道罷了。
  帶魏月月去醫院處理好傷口后,江潯拿出一萬軟妹幣遞給了魏月月。
  “將錢存進卡里,不要讓你的爸爸媽媽知道,否則解釋不清。”
  然而魏月月卻怎么也不肯接。
  “潯潯,這全是你的功勞,如果不是你,連我都會出事,我怎么能拿你的錢呢。”
  江潯卻微微一笑:“拿著吧,你知道我不喜歡推來推去,而且這好歹是你的精神損失費,你的傷可不是白受的。”
  說著指了指她額頭上的傷口。
  魏月月這次沒有再拒絕,兩人找了個存款機將錢存入了卡里,江潯留了五千在身上。
  “我帶你去買身衣服。”
  魏月月有些不解:“買衣服?為什么?”
  “你覺得你還能穿著身上的衣服回家?”江潯指著她身上的衣服說道。
  魏月月低頭看了眼身上的衣服,頓時明白了。
  她身上穿著那個少女的外套,而里面的衣服卻全是各種污漬,還有她額頭上血,顯然是不能再穿了。
  最后魏月月花了兩百買了身衣服,而原本江潯想要替小寶和江敏買身衣服的,可是卻無法解釋錢是哪來的,所以也就沒有買。
  “回到家后你就說不小心磕破了,反正傷口又不大,而且已經結痂了,只要你不拿下紗布,你爸媽應該不會懷疑的。”
  魏月月摸了摸頭上的傷口,好不容易好了一點的情緒又低落了下去。
  “潯潯,你說會不會留下疤啊,破相了可怎么辦。”
  江潯想了想,從包里拿出一瓶美容膏,雖然不是去疤膏,但是魏月月的額頭已經用沾有凝露的水擦過了,留有疤痕的可能性不大。
  再配合美容膏使用,相信額頭很快就會恢復如初。
  “這瓶是美容膏,用了后不會有疤痕的,你臉上的痘痘也可以去掉。”江潯將美容膏遞給魏月月。
  魏月月眼睛一亮,立馬接了過來:“謝謝你潯潯。”
  江潯一愣:“你都不問問我是真是假嗎,萬一我是安慰你的怎么辦。”
  魏月月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潯潯,你說的我都相信。”
  江潯慫了慫肩:“隨你吧,趕緊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兩人分別后,江潯進了家手機店,花了兩千多塊錢買了一部性能不錯的手機,又辦了張手機卡,這才回家。
  三天假期一晃而過,江潯到了學校后就看到魏月月一臉興奮的跑過來。
  “潯潯,你看,我頭上是不是看不到一點疤痕了,還有還有,我的皮膚是不是好了很多,太感謝你了潯潯。”魏月月作勢就要給江潯一個熊抱,被江潯敏捷的躲開了。
  “喂,讓一讓,你擋著我的路了。”孫雙雙站在魏月月身后不耐煩的喊著。
  魏月月連忙讓開,孫雙雙重重的哼了一聲這才走回座位。
  魏月月不滿的撇了撇嘴,還沒有說什么,班主任就走了進來,魏月月只好不甘的回了自己的座位。
  隨著黑板上的高考倒計時臨近,班級里的氣氛越來越緊張了,這天秦政皺著眉頭走進了教室就將江潯喊了出去。
  “江潯,你母親住院了!”
  ……
  江潯來到縣人民醫院的時候,張榮虛弱的躺在床上,手上掛著吊針,江學擔心的守在一旁,眉宇間滿是疲憊,陳平正幫著帶著小寶。
  “小潯你可算是來了,我家兩孩子這兩天鬧騰的厲害,我可馬上要回去了。”陳平見江潯來了總算松了一口氣。
  江潯嘴上帶著笑,將小寶接了過來。
  “謝謝大媽。”
  陳平是江學的大嫂,家里孫子孫女齊全,平日里對她們一家很是照顧,有時候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會拿一份過來給小寶,逢年過節的有時還會買一身衣服給小寶,這次也是她串門的時候發現張榮暈倒在地,這才送來了醫院,小寶當時都嚇傻了。
  陳平家孫女不過十歲,孫子才五歲,孩子爸媽都在外地工作,兩個孩子在家還是托著領居幫忙照顧兩天的,也難怪她急壞了。
  “大媽我送送你。”江潯抱著小寶和江學準備送送陳平。
  陳平卻連忙擺了擺手:“不用不用,江學你留下來照顧弟妹,小潯你照顧好小寶。”
  “大嫂,讓小潯送送你。”江學開口道。
  江潯這是重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江學,江學有些憨厚,個子高高的,很瘦,長期在工地上工作使得他的皮膚變得黝黑,原身記得江學因為長期在陽光下暴曬,有很嚴重的皮膚病,有時候癢的皮膚都被抓爛了。
  江潯點了點頭,送陳平下了樓。
  醫院外邊并沒有去鄉下的公交車,所以需要先坐城市公交再轉車,很是麻煩,陳平急著回家,所以到醫院外邊的時候陳平攔了一輛出租車,江潯將錢給了司機卻被陳平又攔了回來。
  “去,花什么錢,留點錢給自己補補,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不是家里實在放心不下,也不會讓你過來,這兩天你媽身邊離不得人,等過兩天好一點了,小寶再給他爸帶,你妹這兩天學校又組織考試了,實在來不了。”
  江潯便也不再推脫,將錢收了起來。
  一直到陳平走后,江潯這才抱著小寶上樓,一路上,小寶都很沉默,直到快進入病房了,小寶才奶聲奶氣低低的開口。
  “姐姐,小寶怕。”
  江潯拍了拍小寶,這才注意到小寶圓潤的臉蛋消瘦了許多,神色也變得呆滯,江潯的心里忽然涌現出一股心疼,來自心底深處的悲痛。
  江潯一驚,這是來自原身身體深處的悲痛,江潯沉默了。
  她占據了這具身體,似乎并沒有做到家人應該做的,她一直都是以外人的身份定位自己,此時此刻,江潯忽然覺得她或許做錯了。
  前世的時候她是個孤兒,人情冷暖經歷的多了,自以為看淡了,實則卻比任何人都渴望親情,只是末世的經歷讓她對這些情感都有了恐懼,被親人朋友在背后捅一刀是最讓人崩潰的事,所以許多人寧愿不沾染這些情感。
  江潯也一直是這么覺得的。
  可是現在卻讓她有了新的感官,這里已經不再是令人心驚膽戰的末世了,她或許可以試著接受這段親情,而且對于原身的爸爸媽媽弟弟妹妹,她從未排斥,甚至內心有股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的些微欣喜,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感到了溫暖。
  想到這,江潯嘴角微微彎起,露出溫和的笑。
  “小寶別怕,大姐在呢,媽媽會好的。”江潯撫摸著小寶的頭安慰道。
  小寶縮在江潯懷里悶悶的應了一聲。
  趁著這個時間,江潯干脆將張榮的病房轉到了單人病房,單人病房不僅有更周到的服務,而且遠遠比擠在三人間病房里要方便很多。
  江學帶著小寶,兩人擠在三人病房里并不方便,只有一把折疊椅子,往往小寶要和張榮擠在病床上,而且小寶正是鬧騰的年紀,三人病房人來人往的,一個不慎就也容易走丟,而且醫院也是不少人販子光顧的地方。
  當初從沐婉那里得來的五萬塊錢給了魏月月一萬,剩下的她只留了五千塊錢,還有三萬五在卡里,住院費是足夠
  當張榮被推到單人病房時,江學還是有些懵,急忙拉住一個護士問:“醫生,怎么把我們轉到這里來了。”
  護士疑惑的看了看病例牌,后抬起頭:“是張榮對吧,不是你們剛剛辦理了單人病房嗎。”
  “單人病房?我什么時候辦的,這……”
  “爸,是我辦的。”江學話還沒有說完,剛剛走進來的江潯接道。
  “那就是了,我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記得按鈴。”小護士微笑著囑咐了句。
  小護士剛剛離開,江學看了看江潯,隨后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著頭,嘆了口氣:“小潯,我們家情況你知道,我的工資老板到現在都還拖欠著,這次的住院費還是你大媽墊付的,根本住不起這種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