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神醫小嬌媳》 最新章節: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結局(03-04)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對抗(03-04)      第二百二十五章 變故(03-04)     

八零神醫小嬌媳227 大結局

  齊璇想著為了方便是不是以后弄一些辟谷丹,這樣就不需要花費力氣吃飯了。以前她不喜歡辟谷丹,覺得吃飯那是享受,可是現在正累著,其實吃點辟谷丹也就能避免出外覓食的時間了。
  齊璇正只想著忽然整個人感覺身墮冰窖一般,她被人盯上了,還是一個高手。
  齊璇身沒有動,但是意識動了,意識注意到對方并不是別人,正是在醫院監視王棟之人,此人居然還沒有離開?這是為什么?
  難不成那人一直盯著她不成?不可能,齊璇直覺的否定了這個想法。
  她忽然知道對方為什么盯上自己了,是房間,她住的房間是程天超給訂的,所以此人盯上了她?
  果然,以那人的性格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程天超,哪怕是父子關系。
  此人做什么盯她?齊璇百思不得其解。
  齊璇已經在想對策。她甚至在想如果乘著那人不備將人放倒,勝算有多少,不過這種想法也就一瞬而逝,并不現實。
  第一這個社會是法制社會,她不能隨意的殺人,而且對付這種人,除非是殺死,否則用什么手法都是無用。
  那人要殺她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就是兩人的差距。
  實力比不上對方,那么做什么都是比較被動。齊璇的選擇似乎不多,理智回來,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自己小孩子的外表,讓對方毫不設防。
  男子覺得程家傲小心了一些,不過就是這么一個小孩子,能做什么?
  他走近齊璇,在齊璇面前坐了下來。
  齊璇故意抬頭,怯生生的看了男子一眼,然后皺眉,起身。
  “小姑娘,你是不是認識程天超?”
  聽到男子這么問,齊璇故作皺眉。
  “你怎么知道程哥哥?”齊璇脆生生的問,眼神帶著防備。
  男子微微笑道,不過他天生就是那種兇臉,這笑容看上去比不笑還怪異:“我是你程哥哥的叔叔。”
  “那又如何?我們老師說過省城太復雜,壞人兩個字不會刻在臉上,可是叔叔,我怎么看你臉上都刻著壞蛋兩個字,所以你別想騙我,你再騷擾我,我就報警。”齊璇威脅。
  “叔叔不是壞人,叔叔可是軍人,這是我的軍官證。”男子掏出了一個證件給齊璇看。
  “現在假證這么多,萬一是假的呢?”齊璇看了一眼軍官證,上面寫著某某政治部,還是干事,少校的頭銜。齊璇最重要的還是記住了上面的名字:莊成。況且你就算是真的證,也不能否認你就是好人,我們不認識你,誰知道你是不是要誘拐我?”齊璇滴水不漏。
  “你這個小孩怎么這么難纏?你都和人開房間了,人家父親總要了解一下你是什么人?”男子的聲音洪亮,加上面館并沒有多少人,而且能過夜生活的很多都是社會上流蕩的小年輕。
  所以這句話更顯了男子的惡毒心思,這完全是不怕一個來事的,在這樣復雜的一個環境之下說齊璇是一個和人開房的小姑娘,這不等于說齊璇年紀小小不學好嗎?
  連面館老板老板都對齊璇投來了鄙夷的眼神。
  而那些小年輕對齊璇投來不懷好意的目光,這個社會雖然比起前世要開放許多,可男女開放之類的也屬于大防肯定是要被鄙夷的。
  齊璇聽后大怒,這人分明是要毀掉她。
  她目光一轉,然后眼淚說流就流了下來。
  “叔,你以為我愿意跟著別人跑出來嗎?程大哥可不像你,程大哥雖然是軍校的學生,可人正直著,也是考慮到我一個小孩沒有身份證才幫我開了房間,他是真心實意的幫我,不像你,雖然是軍官,還是一個少校的身份,可和別人勾三搭四,滾做一團,媽媽就是被你給氣死的,你一不如意就拿我和媽媽出氣,媽媽死了護著我的人也沒有了,我不要和你走,和你走你一定會打死我的,那個阿姨也會虐待死我的。媽媽現在也已經被你氣死了,我和你沒有血緣關系,你把我叫去肯定是讓我給你們家當丫鬟使的,我才不要去。”齊璇眼淚說來就來,說完,就離的男子遠遠的,桌上面條都來不及吃光。
  齊璇這一哭劇情反轉,吃瓜群眾瞬間從一出少女離家出走的戲碼轉臺到了少校軍官偷情氣死前妻,虐待繼女的劇。
  劇情翻轉太快有些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原本以為這兩人不認識,現在看不但認識還是仇苦大怨。
  “你胡說八道什么?”莊成氣的惱羞成怒。這女的太狡詐了,完全就是造謠生事。
  “我說錯了嗎?你和那人在小樹林里滾做一團我都看到了,你還對她說:寶貝,等我把那黃臉婆的錢都騙到手,讓小丫頭給你做丫鬟,伺候你,伺候咱們的兒子。說不定我媽就是被你害死的。你是看上我爸的那筆撫恤金,所以才害死了我媽,要拿錢和你親愛的雙宿雙飛,我才不讓你如愿。”
  “你這死丫頭再胡說八道看我不揍死你!”莊成惱羞成怒,撲上去就想要去抓齊璇,齊璇正想躲避,可轉身撞在了一堵結實的肉墻上。
  媽呀,她的運氣也太壞了。這時候撞上人?!
  “呵呵呵,看你往哪里逃,牙尖嘴利的小丫頭,看我怎么收拾你!”男子長手一撈,正要對齊璇出手的時候,手忽然的被人架住。
  “你這是做什么?要多管閑事嗎?小子?”莊成不成想自己的手會被人給架住了,連忙的抬頭,這才發現對方是一個年輕的過分的男子。
  “欺負一個小姑娘算是什么本事。”男子沉聲。
  聽到男子的聲音,齊璇連忙抬頭,驚喜的發現救下自己的居然是蕭颯,他不是在任務嗎?是任務結束了嗎?
  “還愣著做什么?遇上你盡是麻煩。”蕭颯開口。不過手下動作并不慢,和男子打的難分難舍。
  “你小心一點,他會點穴功夫。”齊璇小聲的提醒,還是怕蕭颯吃虧。
  聽到齊璇的提醒,對方眼神迸發出殺意。招式也不在保留。
  齊璇則是關注著對方的動作。
  面館里的人見到打了起來,連忙嚇得逃了出去,齊璇咬咬牙,拿出五百元交給了老板當做損失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