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日常》 最新章節: 第三章 二重人格番外:云汐(03-04)      第二章 校園法則番外:曾經年少時(03-04)      第一章 旅途的終點(03-04)     

第三章 二重人格番外:云汐

  墨綠色的黑板上寫滿了白色的粉筆字,年近中年的數學老師在講臺上口若懸河。云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略有些茫然地看著外面澄凈的天空。
  白晴,或者說白晴身體里的“人格”已經離開幾天了。她在這座城市徘徊了許久,最終選擇了“白晴”臨走時給她安排的學校。
  能享受校園生活是白晴一直以來的愿望,而云汐也相信那個給她留下這具身體的靈魂的安排。那個狡猾的靈魂欺騙她是白晴的另一個人格,她開始的時候將信將疑。到了現在,她終于明白她不是白晴的人格,只是另外一個寄居于白晴身體的靈魂。
  只不過這個世界對于云汐來說,還很陌生。
  這里靈氣稀薄,也無修仙的門派和家族,天地間的法則似乎對修真格外排斥。她勉強試著引氣入體,卻發現就算以她的悟性,筑基也要十幾年的時候。照這個速度,飛升恐怕是無望了。
  不過好歹有點盼頭,云汐這樣安慰著自己,順手記下了幾行筆記。
  校園里的生活很平靜,班級里的男生女生有些吵,但基本沒有什么壞人就算有些矛盾,在云汐眼里也是小打小鬧。她對這種生活還算滿意,直到肖長澤的母親找到她。
  “你能不能去看看長澤?”女人問。
  還在計較這個世界靈氣太少的云汐沒什么心情地回答:“沒時間。”
  她頓了頓,想起那個靈魂的一貫作風,又補了一句:“我們不太適合見面。”她似乎懂了一點,為什么那個靈魂讓她留在校園里。
  怕我直接接觸社會被騙不成?云汐皺了皺眉,她也是修真者,不說在原本世界的年紀,光是在白晴身體里就待了接近二十年了,未免也太瞧不起她了……
  “你哭什么?”云汐看著眼前泫然欲泣的柔軟女子,身體有些僵硬。她自幼在門派修行,劍派里多是些冷心冷面的劍修,只有幾個師妹,也是心志堅毅之輩。她哪兒見過這么柔弱的女子在她面前哭,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在白晴身體的經歷,不過是隔岸觀花,她到底還是不能應對自如。
  “我只要長澤一個孩子,我一直盼著他成才……”女子臉頰上落了幾滴眼淚,猶如梨花落雨,我見猶憐。她偷眼瞄了瞄眼前的女孩,將她略顯僵硬的肢體語言收入眼底,語氣越發地背痛,“但我是一個母親,希望他成才是盼他好,也希望他能開心。”
  “晴晴,阿姨求求你好不好?你用做其他的,就去看看他就好了……”
  云汐緊抿著唇,試圖講道理:“我去見他是沒有用的,我以后不會和他有交集。而且他認識的……”那個白晴也不是她。
  云汐及時截住話頭,有些頭疼地看著女子,要是那個靈魂還在就好了。如果是她的話,她會怎么說?
  云汐努力回想著,緩和了語氣說道:“我就算去了也不起什么作用,我已經跟肖長澤說過了,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長澤這孩子就是傲氣,他肯定很想見你……”
  這話云汐是信的,任意走得痛快,肖長澤明顯余情未了。不過任意已經明確地告訴過他自己要消失了,肖長澤不會主動來找她,見到她更不會高興。
  她的存在,是在用血淋淋的事實告訴他,他喜歡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他不會想見我的。”云汐說道,“你來找之前,應該征求一下你兒子的意見。”
  “他只是嘴上說不愿意而已,”女人急切地說道,“你去了他肯定高興……”
  云汐看著她眉眼間焦慮的情緒,霍然發現,肖長澤的母親眼中只有焦慮,沒有所謂的傷心和難過。
  她不是真的心疼肖長澤才過來找她的。
  云汐慢慢坐直了身體,恢復了慣有的疏離和清冷。在面對一個真心為孩子求她的母親,她會手足無措,但面對一個別有目的的人,她不會有任何動容。
  她不知道肖長澤的母親有什么目的,但她在修真界也見過了利益爭奪,大抵是為了錢財和權勢。
  云汐試著模仿任意的思維,如果母子感情好的話,肖長澤的母親大可不必這么做,很有可能是兩人感情不和,肖長澤的母親為了拉攏肖長澤才來找她的。
  這樣的話,她就更不能去了。
  云汐冷聲道:“我不會去的,你也別在來找我了。”說罷,她就站起身走了。
  身后的女人喚了她幾聲,顧及顏面沒有追上來。
  云汐出了西餐廳,微微嘆了口氣。修真界為了爭奪資源,兄弟反目,門派相殘,實屬常事。而這個凡人的世界,同樣也為了錢財和權勢,互相爭奪,母子情薄。
  自以為能逆天而行,不受束縛的修仙者,也與凡人無異啊。
  怪不得道家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萬物本就無異。
  云汐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悵然感,又似有所悟。她以修仙者的目光,旁觀者的態度看這個世界,然而她與這些凡人并無差別。
  她尚且做不到平靜地看待那些利益爭奪,把自己融入進去又能保持本心。但她突然懂了,這些爭奪本是常事,無需為此掛心,更無需憤怒。
  如她前世一般,門派養她棄她,也是常事。她之前耿耿于懷,其實是不必的。
  她一心向劍,即使世事如污泥,也不必為此動搖。
  游走在經脈間的微弱氣流匯集在一處,愈發地灼熱。云汐緩緩閉上眼睛,感覺到天地法則有一絲的松動,微弱的氣流在丹田處形成了一個運行的氣旋。
  睜開眼睛的云汐看著馬路上的車流有些茫然,她這就筑基了?她以劍入道,還沒有過這樣的頓悟。
  難道她以后要靠悟道修真?
  好像也無不可,畢竟她現在還沒有一把自己的劍,還需慢慢去尋。
  云汐下了決定,也不拖沓,第二天就去了古玩市場。有靈氣的劍難尋,普通的古劍倒是不少。偶爾云汐也能見到沾了些許靈氣的玉器,多數都帶了死氣,像是從墓里邊帶出來的。
  云汐在一家店里面,挑了一把較好的凡劍,打算回去研究研究能不能自己煉成仙劍。她拿著劍出去,幾個年輕人走進來,和她擦肩而過。
  云汐發覺這幾人有些靈氣,像是練氣初期的修真者,她不禁回眸望了一眼。這世界,竟還是有修真者的嗎?
  其中一個年輕人正好對上她的眼睛,皺著眉移開了視線。
  云汐也收回了目光,沒有打算認個道友的打算,拎著劍出了店鋪。
  古玩店內。
  一個年輕人說:“剛剛那個女孩,像是個好苗子。”
  “根骨再好,年紀也大了,四五十歲未必能練氣。”和云汐對視的男子說道。
  年輕人聳聳肩,沒有在說話。
  他們尚且不知道,在未來他們會目睹這個年輕已經大了的女孩渡劫飛升,給早已經快要消失的修真者們一絲希望。
  只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