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檔案》 最新章節: 第330章 悲傷舞蹈(顧青岑番外1)(03-04)      第329章 朋友圈(38)(03-04)      第328章 清理現場(03-04)     

疾控檔案328 清理現場

  棕色皮膚的小男孩舉槍射殺了邁克。
  “他……他竟然是你的人……”邁克咽下最后一口氣。
  小男孩問顧青岑,“先生,要把尸體處理掉嗎?”
  顧青岑搖頭,“不用,你按照我之前跟你說的路線從海底離開這里。”
  “你呢?”小男孩的眼神中透著擔心。
  “我在這里還有事情要處理,你先走。”
  小男孩還是很猶豫,“先生,你會去找我嗎?”
  顧青岑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小男孩,“你相信我嗎?”
  “嗯,我永遠都相信先生。”小男孩很認真的點頭回答。
  “既然相信我,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小男孩終于沒了顧慮,帶著一個箱子,坐著電梯進入實驗室底層,乘坐著準備好的小型海底潛艇離開。
  不久之后,警方趕來。
  直升機、快艇、武警……燕尾島被圍的水泄不通。
  南翰飛帶隊找到廢棄的實驗室。
  映入眼前的是站在實驗室中央的顧青岑,身上綁著定時炸彈,手上拿著一個玻璃試管,里面有黃色的液體。
  南翰飛在幾米外站定,用槍指著顧青岑,“放下手里的東西。”
  顧青岑微笑著,“南隊長,我手里的這一瓶是高濃度的埃博拉病毒,周圍的這些瓶瓶罐罐中的細菌和病毒不比埃博拉差,如果我不小心把它掉在地上,你還有你身后的隊員們可就危險了,所以你不要輕舉妄動,聽我說幾句話。還有放心,我身上的炸彈在5分鐘之后才會爆炸,而且這間實驗室周圍的玻璃門窗都是防爆的,只要我不出去,外面的人都是安全的,我只跟你說一分鐘的話,其他人都先退出去。”
  南翰飛做了個手勢,讓其他隊員先退出實驗室,他留在實驗室內。
  很快,實驗室內只剩下南翰飛和顧青岑兩人,還有顧青岑身邊已經沒有氣息的邁克。
  “你把雅南藏在哪里?”南翰飛最關心谷雅南現在的安危。
  “你果然最先問這個問題,我怎么會把她帶到這么危險的地方呢,她現在正在我的單身公寓里,我給她注射了疫苗,那是我這幾年的心血。”
  南翰飛立刻通過對講機讓待命的警察去顧青岑的單身公寓查看。
  顧青岑看著南翰飛的一系列動作,笑著說,“我永遠都不會傷害她,也不允許別人傷害她,所以南警官你將來如果做出傷害雅南的事情,會有人替我來教訓你。”
  南翰飛開始勸說顧青岑放棄手中的生物武器,解開身上的定時炸彈,“顧青岑,你既然這么在乎雅南,你為什么會加入恐怖組織?現在又想死,如果你死了,你怎么跟她交代?”
  “我要跟她說的話,已經放在她手中的盤里,里面有她會想知道的東西,也有你們警方要調查的事情,連海市的生物恐怖分子隨著我的離開都會消失,還有國外的據點也都在盤的信息里,你們解決完這里之后,可以再聯系國際刑警,生物恐怖組織已經被我解散,他們留下的東西你們會去清理。”
  顧青岑竟然能解散生物恐怖組織?這說明他是頭目,最少也是頭目之一。
  “是你建立了這個生物恐怖組織?”
  “我是建立者之一,我身邊這個被我殺死的邁克也是建立者之一,或者說他是整個組織的資金提供者,而我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因為邁克的存在,很多事情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就像這次南山鎮的腹瀉疫情,不是我所愿,但是邁克還是釋放了細菌。
  所以我殺了他。
  我已經做了我所能做的,接下來就交給你們警方處理。
  時間已經過了一分鐘,南隊長你應該離開這里了,否則就要跟我一起葬身火海。”
  南翰飛望著顧青岑手中的病毒,還有他身上的定時炸彈,顯示剩下三分多鐘。
  顧青岑明顯是不想再活下去,而且已經做了后事安排,只是不知他人口中所說的事情是真是假,谷雅南真在他的單身公寓?其他的生物恐怖分子真的已經被解散?他們會不會重新再聚集在一起?他們手中是否還掌握著大量高致病性的菌毒株?
  這些都需要一一查證。
  南翰飛退出實驗室。
  剛走出監測站點沒多遠,身后傳來一聲巨響,緊跟著是地動山搖。
  定時炸彈被引爆。
  不久之后,警察們身穿生化服,進入爆炸現場。
  實驗室已經被炸的粉碎。
  顧青岑和爆炸之前已經死去的邁克都尸骨無存。
  警方對現場進行了清理,同時對整個燕尾島進行了消毒,直升機噴灑滅菌藥物,地面人員也在各個角落進行清掃,防止細菌和病毒擴散。
  ——
  連海市,新華公寓。
  警方在顧青岑的房間內發現昏睡的谷雅南,還有她手中的盤以及床頭柜上用過的注射器。
  谷雅南被送往醫院,等她清醒過來之后,發現南翰飛正守在他的床旁。
  谷雅南拉住南翰飛的手,“顧青岑呢?”
  “死了,在燕尾島上他給自己安了定時炸彈,被炸死的,事后檢查已經尸骨無存。他在死之前承認他是生物恐怖組織的一員。目前整個事情已經被警方控制,而且聯系了國際刑警,他們在各個國家的據點都被查明。”
  谷雅南震驚,沒想到她只是睡了一覺就發生了這么多事。
  “他真加入了生物恐怖組織?”
  谷雅南還是覺得不可置信,雖然顧青岑之前下藥使她昏迷,但她還是不相信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會是生物恐怖分子。
  “是的,他不僅是這次生物恐怖組織的一員,而且當初還是建立者之一,不過,這次能這么快破案,也是因為他,他給你留下了一個盤,里面有生物恐怖組織的詳細資料,還有他這幾年研制疫苗的資料,警方這次能把整個恐怖組織都端掉,他留下的這個盤是發揮了大作用。”
  “什么盤?”
  “顧青岑給你留下的盤,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我只記得他給我喝了一杯水,之后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警方在顧青岑的公寓里發現你的時候,盤就在你手里,現在盤在警方手里,你如果想看,我可以把它帶給你。”
  幾天之后,谷雅南出院,看完顧青岑留下的盤,弄明白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她流下眼淚。
  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