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的女配》 最新章節: 第二百十八回模擬實驗(03-04)      第二百十七回大夢經年(03-04)      第二百十六回陰陽化生池(03-04)     

末世的女配218 模擬實驗

  C國最長的河流名為亙江,亙江以南便是江南郡,亙江以北則為江北郡。亙江有諸多支流,幾乎橫跨江北郡的不壅河便是其中之一。不壅河下還與C國的最大的地下河–幽河相同,即使是末世后河水也未被污染。
  故而末世后,不壅河便成了江北郡最重要的水源,河流的中上游有各大基地組建的巡河隊,并且定期檢測河水。
  人類的文明起源于大河流域,人類的生活也離不開水。而各大幸存者基地水系異能者以及冰系異能者所能提供的生活用水,遠不及實際所需。所以末世數年,不壅河兩岸附近,便成了江北郡幸存者們的主要聚集地。
  位于不壅河上游的水質最為干凈,江北郡最大的幸存者基地江北基地就坐落在不壅河的上游附近。
  由于上游河床的落差,水流湍急,江北基地便利用水勢落差產生的水流位能發電,但不壅河并非大江大河,只能建立小型水利發電站,供給江北基地所需。
  而江北基地雖說是基地,但其實是在原有城市建設的基礎上,形成的一座堡壘式的圍城。以最初的江北基地為中心,兼并了周圍的多個中小型基地,最終行成了如今的規模。
  不壅河的中游附近則是中小型基地的聚集地,常有紛爭。而零散的幸存者營地通常只能駐扎在河流的下游區域。
  而那些居無定所或者被基地驅逐的幸存者,往往會自發地組成拾荒者小隊四處游蕩。通常,拾荒者實力不高,但喜好成群結隊,為了生存無所不用其極,都是一群窮兇極惡之輩。
  距離不壅河中游300多公里外的偏遠郊區有一座廢棄的大型室內游樂場。因為游樂場距離市區較遠,交通不便,設施不完備,又因為地理環境不佳等原因,在末世前便鮮少有人會去,處于半停業的狀態。而末世后,更是成為了遺忘之地。
  不過最近,這座廢棄的游樂場卻成了一群流竄至此的拾荒者的目標。
  事實上,游樂場不過是偽裝而已,這是一處秘密實驗基地,環球生物公司在C國秘密建造多年的Anti–cover。
  此時,Anti-cover地下實驗室,安全區某處辦公室內。
  “梅琳博士,入侵者已經全部被控制。”身著黑色制服的高大男人低聲匯報道,臉上帶著幾分自責。他是實驗基地的警衛隊隊長,負責整個基地的安全。
  因為警衛隊隊員的失職,導致基地人員傷亡,基地內多處設施也遭到了破壞,而他作為隊長難辭其咎。
  “艾倫,我希望沒有下一次。”女人冰冷的聲音響起,女人說的是西語,獨特的口音和卷舌,讓她話語透著一種性感。
  艾倫的頭垂得更低,仿佛犯錯的孩子:“是的博士,不會有下一次。”
  距離艾倫三部外,站著一個女人。女人穿著黑色的貼身連衣裙,外面則套著一件齊及膝的白大褂,露出纖濃有度的白皙小腿,一雙酒紅色的高跟鞋。同樣是酒紅色的長發優雅地挽起。
  女人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成熟女性獨有的魅力,性感優雅,又帶著幾分知性。女人容貌只能算是普通,但保養地極好,很難從她臉上看出年紀。并不是說她有多年輕,而是你很難判斷她準確的年齡,可以是三十多歲也可以四十多歲。
  梅琳博士淡淡地開口:“挑選出合格的白鼠,給他們食物和水。至于其他人,我想Diabolus應該很喜歡活著的獵物。”
  一旁的艾倫聽到Diabolus這個名字時,心中忍不住一寒,正如他的名字一般,那是一個真正的惡魔。
  這時,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羅菲菲幾步走近辦公室:“博士,有人闖入模擬實驗區!”
  模擬實驗區又名為末日戰場,是一處測試實驗體身體各項數據的實驗區,也是一個實驗結果展示區。場景構建以及相關設備布置在末世前,基本都已經完成。但實驗數據的編輯、校準和對接至今才算完成,尚未投入使用。
  “是誰?”梅琳博士的眼神有些犀利。
  羅菲菲面色難看地說道:“是0195號實驗體,基地警報響起后,第十一號實驗室門未能正常關閉,等我和方泉返回時,發現實驗體已經失蹤。”
  “有沒有采集到實驗體的血液樣本?”梅琳問道,這次她說得是流利的C國語,但發音并不準確。
  “今天是第一次采集血樣,但采血管不見了。”羅菲菲的臉色越發難看。她知道0195號實驗體的特殊引起了梅琳的興趣。
  在此之前,梅琳之所以沒有著手進行研究是因為她太忙了,她是這座實驗基地的掌權者,她需要處理很多事。
  本質上,梅琳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研究狂熱者,或者說瘋子。對于自己實驗體有一種偏執的控制欲。這次實驗體失蹤,還誤闖實驗區必然會惹怒她。
  然而下一刻,羅菲菲并沒有如她預想的那樣迎來梅琳的責難。
  梅琳冷漠地看了一眼羅菲菲,那樣的眼神仿佛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一樣物件,不帶任何感情。
  梅琳轉身來到一處擺放著多臺顯示屏的長桌前。隨后,她彎腰快速在鍵盤敲擊不多時,幾個顯示屏上便出現了多個監視探頭的畫面。
  但卻有幾處空白畫面,其上顯示‘連接失敗‘。
  梅琳皺了皺眉,看向艾倫:“基地的線路是不是被那群拾荒者破壞了?”
  艾倫立刻答道:“是的,部分線路遭到破壞,維修人員已經在處理損壞的線路,預計完全修復需要12個小時。”
  因為拾荒者的闖入,末日戰場以及地上的部分實驗室的設備線路都遭到了破壞。
  梅琳博士的不悅愈發明顯:“立刻派人修復末日戰場的設備,越快越好!”
  *******************
  五小時前
  夏晴迷茫地打量著四周,其實在羅菲菲抽血時她就已經醒了,并沒有那種剛清醒后的空白和混沌,反而極為精神和清醒,除了無法控制身體。
  所以,在她發現身邊有陌生人是,她第一反應便是維持現狀。很快,房間內就響起了警報聲,兩人匆匆離開。
  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時間肯定不短。她四肢僵硬,一動渾身就酸疼無比,身上每一塊肌肉仿佛都抗議,這明顯是身體的肌肉群長時間得不到運動導致的。
  直到警報聲停止,她才勉強能夠控制身體,撐坐而起。
  由于視角的改變,她能夠看到更多到底東西,她身處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清楚地記得,她被高彤暗算跌落陷阱,自陷進地步發現了一個盛著黑水的池子。她試圖從池低找打離開的方法。但后來一道金光向她飛來,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她被拖入池水之中。
  再之后,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或者說夢魘,身體被一種古怪的力量一點點拆解,然后重組,過程漫長,她簡直痛不欲生。
  還有兩尾在池水中出現過的太極陰陽魚,總是在夢魘中出現。她覺得在她身上所發生的事情與這太極陰陽魚必然有關聯,但她無從考證。
  清醒后,她一直試圖與win8交流了解現狀,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有一瞬她懷疑自己有可能再一次穿越時空,但下一刻又被她否決。
  穿越時空原本就是小概率事件,發生的概率無限接近于零,她基本不可能經歷第二次。
  之后,她又試圖與果果交流,依然沒有回應,隨之她發現果果的本體從原本金燦燦的銀果樹,變成了手掌大小的樹苗,這讓她愈發疑惑,心中隱隱不安。
  不僅如此,她發現自己身體內那股熟悉親切的力量消失了,她的異能不知所蹤!
  而現在,她坐在一個實驗臺上或者說解剖臺上。她毫無懷疑,如果她蘇醒地再晚一些,她有可能會被解剖。
  她發現實驗臺旁邊,有一個金屬小推車,小推車上有一個丟棄的采血針和帶著血的細管,以及一個鐵盤。鐵盤上放著一個注滿血的采血管,很明顯這是她的血。還有一支注滿無色不知名液體的針筒,看來應該還沒來得及給她注射。
  實驗臺的不遠處還有一個操作臺,操作臺上擺放著試管架和試瓶,都是空的。
  打量完,她有些艱難的移動雙腿,不多時額頭已經見汗。她的雙腳才落在冰涼的地面,腳下便一軟整個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一刻,她并未感到疼痛,她的心被不安和恐慌占據。
  為何與win8失去聯系,果果變化的原因,異能為何消失,身處陌生的地方,有人在對她進行某些實驗,她在這里待了多久,實驗又持續了多久,她都一無所知。甚至,她連行動都困難,毫無自保能力。這一切都讓她不安和恐慌。
  她平時看起來再如何成熟冷靜,實際上,她依然是那個痛失雙親,失去庇護,孤獨的小女孩。
  她并非習慣孤獨,她只是害怕失去。所以她不允許任何人走進她的世界,也不讓自己走進別人的世界,成了冷漠孤僻的夏法醫。而沒有得到,就不會害怕失去。
  但來到異世后,無論她在哪里都有win8的陪伴,與她而言win8不僅僅是高級文明的人工智能。再后來,她走進了‘夏晴‘的世界,她遇到了夏天,胡珊,白湜,陸少彥,陳玉潔,鄭穆野……,她也有了真正的朋友。
  成為特別行動隊隊員后,即使面對再多的危險,她的身邊都有她最信賴的隊友。而他們不僅僅是她的隊友,而是她的戰友。他們朝夕相處,一起扛過槍,一起受過傷,一起殺過人。
  來到異世后,她遇到的,所有的人和事,讓她不知不覺間發生了改變,她的世界不再只有她一個人。這場意外的穿越于她而言何嘗不是一次寶貴的際遇。
  貼著冰涼的地面,讓她漸漸冷靜下來。她還有許多事要做,高彤居心叵測,也不知道詹如陌他們現在如何,她必須盡快回基地。而且,之前離開的兩人隨時都有可能會折返,而所有的疑問,只要她還活著,她總能找到答案。
  心中的不安和惶恐漸消,她覺得力量重新回到她的身體。此時,一股暖流突然在身體內游走,四肢的僵硬酸疼漸漸消失。
  夏晴心中一喜,趁著這股暖流尚在,她開始拉伸,身體開始發熱出汗,肌肉酸疼消失,身體也變得舒展,她甚至感覺身體的柔韌度都提升了。
  稱熱打鐵,她開始原地跳動,高抬腿,打了幾套軍體拳再配合內功吐納后,她便覺得身體已經靈活自如。
  這時,她已經意識到了身體的變化,作為特別行動隊隊員她時常要執行危險的任務,所以必須足夠了解自己的身體。而現在,她身體的柔韌,敏捷,靈活度都大幅度提升,不僅如此,雖然身體發熱出汗,但呼吸和心跳都沒有什么變化,頻率甚至比昏睡前更慢。不過,現在不是她求證的好時機。
  她看著右手手腕上的銀鐲,以及手背上有些暗淡的銀杏葉圖案。她與果果之間的契約還在,她還有一件能夠防身的武器。
  她到這里的時間應該不長,她作為小白鼠一樣的實驗體,正常情況下,她身上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會被取走。她身上的麒麟銅牌,以及抑制異能的金屬環都被取走了。
  而銀鐲沒被取走,應該是因為他們取不下來,銀鐲內涵機關,要完整取下來必然要廢些功夫,除非是將她的手砍下來。
  她將小推車上采血針別在褲子上,用一百遮住。她身上穿著白色的長衣長褲,有點像無紡布的病號服,沒有口袋。無紡布的材質很脆弱一扯就壞,還沒有口袋。
  她又拿上了采血管和針管,無論出于什么原因,采血管都不能留下。她運氣不錯,其間沒有任何來過。
  離開實驗室前,她站在一面幾乎占了整面墻的單向透視鏡前,她當然看不到透視鏡另一面的情況,但那里應該沒人。
  她這一側的玻璃呈深棕色,她只能通玻璃上的反光,打量現在著自己。
  她摸了摸眼角,那顆朱砂痣消失了,依然是她熟悉的容貌,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臉上的稚氣好像褪去了幾分。
  ******************
  實驗室的門并沒有關,實驗室外昏暗一片,但這并不影響夏晴的視力,她的夜視能力也有提升了。她赤腳踩在冰涼的地面上,每一步都很輕,她身體如同貓一般輕盈。
  走廊上沒有任何指示牌或者標記,但她記得那兩個陌生人離開實驗室時,出門后走的是左邊,所以她選擇了右邊。走廊兩邊都是實驗室,實驗室的門都是關著的,她急于離開并沒有探究的想法。
  在靠近走廊盡頭的地方,她在考慮石佛要回頭的時候,她的左側出現了一道門,和實驗室門完全不同。待她靠近那扇門時,門卻突然自己開了,門后是一個空曠的漆黑房間。
  猶豫了一瞬,她還是走了進去。而她才站定,身后的門突然關閉,房間瞬間大亮。突如其來的光線非常刺眼,她下意識瞇起眼睛,同時不停地眨眼。
  一道有些熟悉的電子音響起:“末日戰場已啟動。”
  “歡迎來到末日戰場,我的勇士。”
  “勇士,請告知編碼。”
  夏晴沒有立刻回答,她在打量對面的墻面,墻面上有一個很大的球形圖案,圖案正中是兩個字母‘GB‘。
  環球生物公司!
  她在環球生物公司的實驗基地,末日?真是熟悉的名字,但末日戰場又是什么?
  這時,電子音重復道:“勇士,請告知編碼。”
  “什么是末日戰場?”夏晴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電子音沒有回答。
  “這里是什么地方?”
  依然沒有回答。
  “現在的時間?”夏晴接著問道。
  “R紀元3年,9月12日,11:12。”這次電子音回答地很快。
  夏晴臉上沒什么表情,心中卻暗暗覺得古怪:“什么是R紀元?”
  電子音停頓幾秒后:“末世初年的最后一天,天空遍布紅色的雨云,隨后世界各地出現紅色的大雨。此后,聯邦政府宣布人類將進入新紀元,將末世初年命名為R紀元1年,今后以R紀元作為新的紀年方法,C國人也稱作紅色紀元。”
  夏晴心中大驚,這是末世第三年,她竟然昏睡了兩年!
  正是,一場大夢經年,不知世事春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