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歡》 最新章節: 番外 那些孩子(三)(08-13)      番外那些孩子(二)(08-13)      番外那些孩子(一)(08-13)     

齊歡520 安心

  
  聽著來人的話,漢子微微點了點頭。
  傳話的人松了口氣,轉身走出了院子。
  漢子拿著包袱走進屋子里,抬起頭向四周看了看,這房子雖然簡陋,卻也為他遮風擋雨,心中生出幾分不舍。
  想到這里卻又不由地一笑,他的命本就是撿回來的,當年如果沒有簡王爺,他現在可能已經尸骨無存。
  漢子打開包袱,將能用到的東西都收拾在其中,然后躺在內室的木床上。
  “許瑞。”
  剛剛閉上眼睛,漢子似是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忙向周圍看去,窗前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人。
  院子里也只有風聲傳來。
  沒有人喊他,如今他叫言四,許瑞早在十幾年前就死了。
  言四在床上翻了個身,這一晚他注定睡不著,聽說宋老太太進了京,宋大老爺的兒子打了勝仗,他很想去看一看。
  ……
  宋老太太屋子里。
  宋老太太不免想到了自己死去的長子、長媳一家,沉默了片刻她看向宋成暄,只見宋成暄神情平靜,她心中微安。
  涉及到宋成暄的身世和當年的案子,暄哥更不好受,經過那般巨變存活下來的人,心中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不止是對魏王府眾人,還有對宋家的虧欠。
  暄哥被救回來之后,身上那股狠勁兒,她現在記憶猶新。
  這是老大一家用性命換回來的孩子,要怎么將這孩子撫養長大,這孩子將來又要做什么事,宋家該何去何從,她表面上平靜,背地里卻經常夜不能寐,可暄哥沒有讓她為難,雖然他年紀尚小,卻早就為自己作了一番打算。
  暄哥決定帶著人出海,臨走之前也就說了一句:“祖母,孫兒會好好的,不辜負父親、母親的愛護。”
  一句話讓她老淚縱橫,知曉這孩子心存仁孝。
  可每每聽到他的在外做事的消息,又心驚膽戰,誰家兒郎整日在外以性命相博,若不是肩膀上壓著一副重擔,怎能逼迫自己如此。
  暄哥漸漸長大,也愈發不喜歡與旁人交談,每日都忙碌他的那些事,目光仍舊清亮,卻讓人揣摩不出他心中所想。
  她也擔憂,暄哥這樣下去會不會變得不近人情,被復仇影響太深,變得冷漠、陰鷙,可在這樣的情形下,仁慈也會讓暄哥丟了性命,那些人就藏在黑暗中,不知什么時候就會冒出來咬人一口。
  “老太太。”
  宋老太太正在思量間,一只手落在她手臂上。
  宋老太太轉頭看到了徐清歡。
  “老太太不用擔心,”徐清歡道,“如果他們有確切的證據,朝廷早就已經來人圍了宋家,哪里會這樣平風浪靜,十四年這么久,知曉內情的人想要報官早就已經開口,何必等到現在,他們動作越多,我倒覺得越不用擔心。”
  宋老太太明白了徐清歡的意思。
  徐清歡接著道:“這樣試探就是要我們自己露出馬腳,宋家自己穩住了,他們就無可奈何。”
  宋老太太臉上露出幾分輕松的神情。
  徐清歡輕聲道:“只不過舊事重提,不免會讓老太太為大老爺一家傷心。”
  宋老太太和宋成暄相對的時候,從來沒有正面提及宋家長房,宋成暄心思深沉,宋老太太也憂慮太多,生怕破壞他們“祖孫”的情份,多一分是壓力,少一分又是責難,現在徐清歡卻自然而然地說出口。
  屋子里的氣氛沒有因此變得異樣。
  徐老太太搖搖頭:“放心吧,死者已矣,我知道他們想要什么,他們泉下有知會安心的,剛知曉他們去了的時候,我是難過,但是將暄哥接回來之后,每多做一分,我都會踏實許多,讓兒女養大,放他們去做自己的事,成全他們的心意,才是為人母該做的事,如果因此怨懟,我豈非要給他丟臉。
  更何況這些年我有了這么好的孫兒。”
  將壓在心中的話說出來,徐老太太頓時覺得輕松許多。
  宋成暄站起身規規矩矩地向宋老太太行禮:“孫兒不會讓祖母失望。”
  這一禮他拜得十分鄭重。
  宋老太太坦然受了,轉頭去看徐清歡:“難為了清歡,還沒嫁到宋家,就要為宋家奔忙,你可要好好待清歡,若是有別的心思,祖母可不會袒護你。”
  徐清歡聽到宋老太太這幾句話,不禁臉頰發熱。
  宋老太太望著孫兒和徐大小姐,這下她可以安心了。
  “天色不早了,”宋老太太道,“將清歡送回安義侯府吧,免得徐家擔憂。”
  徐清歡站起身向宋老太太告辭。
  鳳雛上前為徐清歡穿好氅衣,徐清歡才走出了送出宋老太太的院子,被風一吹,徐清歡忽然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更加燙了,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方才下臺階時,仿佛腳下有些虛空。
  徐清歡想到宋二太太的梅子酒,喝的時候沒覺得如何,不知不覺就多喝了兩杯,可方才還沒覺得如何,難不成……酒也會找后賬。
  幸虧在宋老太太屋子里沒有失態。
  徐清歡舒了一口氣,吩咐鳳雛:“車馬準備好了嗎?我們快回去吧!”
  鳳雛眨了眨眼睛,大小姐不準備再與宋大人單獨說話了?
  馬車早就備好,徐清歡登上車坐在軟墊上,不由地松了口氣,以后不能大意,不管是什么酒都不能多嘗。
  宋成暄看向靜立在那里的馬車,他心里多了幾分安寧,好像周身都漸漸暖和起來,那個蜷縮在黑暗之中瑟瑟發抖的孩子漸漸離他遠去。
  他輕扯韁繩驅馬前行,徐家趕車的下人也會意,也立即讓馬車跟了上來。
  孟凌云看著大小姐離開,怒其不爭地看了看宋家書房的方向,世子爺到宋家做客,比在自家還要自在似的,竟然和宋二老爺吃酒、剝栗子,直到現在兩個人還笑聲不斷,完全不知道大小姐已經回家了。
  侯爺若是知道始末,定然又會想要打斷世子爺的腿。
  這一路好像走得格外慢似的,徐清歡開始還強打精神,后來就靠在鳳雛肩膀上昏昏欲睡,好不容易馬車停下來。
  鳳雛小心翼翼地扶著徐清歡起身。
  徐清歡挪動著腳步走出馬車,看到宋成暄早就等在那里,他伸出手,她也沒有拒絕,現在正需要一個支撐她才能看清楚腳踏擺在哪里,不至于會摔跤。
  手落入他的掌心中。
  咦,徐清歡忽然發現,宋成暄的手好像不似往常那么溫熱,反而冰冰涼涼的,她平日里十分懼冷,可今天卻覺得這樣的涼意很舒服。
  這樣想著,她的手忍不住在他掌心里摩挲了兩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