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在星際》 最新章節: 第一千二百六七章 暗潮(01-26)      第一千二百六六章 想多了(01-26)      第一千二百六五章 學習(01-26)     

劍神在星際1267 暗潮

  當然任務不可能這么簡單就完事。
  晏教官早安排了一系列相關的事情給風久,一件比一件難。
  知道他已經六級后,任務也是按照這個等級來的,一點緩沖都沒有。
  但無論他安排的什么,風久都不曾質疑過,平平靜靜的完成。
  若不是見識過太多學生做任務時的凄慘樣,晏教官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給了他什么優待。
  風久回了學院島兩天,古一的學生們愣是沒見到他兩面。
  “大佬是不是要提前畢業了?”
  “不好說,大佬都已經六級了,肯定不可能和我們一起訓練,應該是哪位教官帶著。”
  “說起來也好幾天沒見到晏教官了!”
  少年們相互對視,都從彼此的眼里看到了驚懼。
  晏教官平時看著笑瞇瞇的,訓練搞起來真不是人。
  新生得他訓練的時候不多,但僅有的那幾次也足夠大家記憶猶新,就差留下心理陰影了。
  “大佬……大佬應該沒事吧?”
  “說什么呢,那可是風隊長,他能怕晏教官?”
  軍校生們想了想風久那個性子,就算有事那個人也不會是他。
  如此一想大家就安定多了。
  “可惜不能常見大佬,我還有點想。”
  “看不到大大,還有童臨弟弟呢,童臨弟弟來來來!”
  童臨一出門就被同學們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詢問風久的事。
  那些訓練可能是隱秘他們也不問,只想知道大佬平時都是怎么練習的,能達到那么高的水平。
  “這個我知道。”
  童臨干脆挑著他千陽哥的訓練課程給少年們說了說。
  還沒幾句話的工夫,眾人的臉就青了。
  “等等等等。”邱澤驚疑道:“你確定這樣一套下來我們還能活著嗎?!”
  “還好吧。”童臨想他千陽哥天天那么搞,現在不也活蹦亂跳的。
  少年們看他一臉坦誠、不似說笑的樣子,轉身就走。
  “大佬果然是大佬,比不了比不了。”
  這真不是軍校生們不努力,那樣的強度他們能堅持下來是神仙。
  只能斟酌著減少一些訓練量試試。
  童臨其實已經很收著了,連他都不止如此,更別說他千陽哥和小久。
  但他是從小便煉體,身體素質比其他人強太多,確實不好比。
  童臨吃過飯回宿舍的路上收到了風久的消息。
  然而他掃了一眼就忍不住皺眉。
  少年知道弟弟跟著晏教官做任務,倒是沒什么可擔心的。
  可單單看晏教官給的任務強度于六級機甲師而言卻是過了。
  若風久就是表面的實力,那會遇到危險的可能性非常大。
  雖說任務本就沒有安全的,但也得考慮一個度。
  自上次星云的事后,童臨對晏教官已經沒有那么信任。
  無論對方做什么都忍不住多想一些。
  而這才留在學院島多久,居然就直接兩人離開了?
  說實話,童臨不覺得遇到強大的敵人,晏教官有能力保護好風久。
  “嗨少年你怎么這么個表情!”
  程飛突然從后面冒出來,上前架住童臨肩膀往一旁帶:“走走走。”
  童臨沒掙扎,只問道:“干什么去?”
  程飛對他笑:“訓練室。”
  兩人到的時候,聞天等人已經在了。
  “來了來了。”樂凱道:“架勢擺起來。”
  童臨瞅了瞅他們,總覺得哪里不對。
  看出他的疑惑,聞天解釋道:“以后我們跟著你訓練。”
  “哈?”
  聞言,童臨更不明白了:“我?”
  “對啊就是你。”程飛道:“晏教官特意交代的。”
  童臨:“……”
  樂凱和程飛一人一邊的將他擠在中間,神神秘秘的道:“老實交代吧童臨弟弟,跟著風學弟能少了招,也給我們分享分享?”
  童臨抬頭就見到屋子里的少年們都眸光發亮的看著他,眼角忍不住一抽,在心里將晏教官念叨了一番。
  但他們說的也沒錯,他雖然沒有小久那么強大,訓練的套路也是知曉的。
  聞天和唐瑾跟著隊長參加過機甲大賽,學到的東西不可謂不多。
  可還遠遠沒到極限。
  少年們都迫切的想要提升。
  風久被晏教官帶走沒有時間指導,干脆的退了童臨出來。
  雖然童臨只是機甲制造師,但那么多年耳濡目染下,懂的也絕不會比別人少。
  而且帶上童臨,基本上就等于背后站著風久。
  看著幾人期盼的模樣,童臨拒絕的話沒能說出口。
  他想了想,緩緩點頭道:“我只能給一些建議。”
  “那就夠了!”程飛比了個心:“愛你呦!”
  童臨:“……不必。”
  訓練這事不能馬虎,一旦把握不好度也很容易出事。
  童臨是家里最弱,也沒給別人指導過,保險起見直接找他千陽哥要了份訓練表。
  正好楚千陽也在教學生,等級又差不多,一樣的套路針對個別人雖不能完全照搬,但稍微改動一下就可以。
  童臨等待的過程中了解了下少年們的情況。
  聞家有武學傳承他是知道的,其他人跟著聞天也能拔升不少實力,不過依舊有很大的提高空間。
  “之前的游戲。”童臨隨意道:“玩了嗎?”
  “玩是玩了。”
  一提這個,少年們的表情都不對了。
  大佬給的禮物自然不能錯過,然而上手后才發覺不是一般的難玩!
  少年們能在天才云集的古一出位,實力肯定是有的。
  如射擊訓練,不說能做到像大佬那樣恐怖,但也不會出現空彈。
  可到了游戲里,仿佛感官都被改變,到了后面的關卡連基本的瞄準都變得不再簡單。
  雖然沒有莫卡迷宮的影響強大,待久了依舊無比疲憊。
  要不是對風久格外信任,他們都要以為是游戲出了什么問題。
  “都是正常現象。”童臨道:“這也是一種訓練方式。”
  他不能說具體是為了什么,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堅持下去。
  頓了下,又給了個很有說服力的理由:“小久已經通關了。”
  果然一聽風久也玩過這個游戲,少年們的精神都徒然一振,興致高漲。
  “那感情好。”程飛道:“不求達到久弟那樣的水平,有一半我就知足了!”
  ……
  風久此時已經跟著晏教官遠離學院島,趕往民眾舉報有可疑人物出現的地點。
  都是讓人折騰不完的事。
  但萬古毫無辦法。
  他們一直在試圖找到懸賞的幕后主使,可完全沒有線索。
  柳遙倒是自請去凱迪撒羅。
  然而不到半個月就失去了消息。
  軍隊對此沒什么反應。
  他們本來就沒指望柳遙能得到什么結果,也不在乎他怎么樣。
  所以時至今日,追查的事幾乎可以說沒有任何進展。
  刺客的實力越來越強,軍隊每次行動都會有許多人受傷。
  漸漸的,各個軍團都不太樂意管這事。
  單單是在誰都管轄范圍誰負責。
  但因為效率不高,為了防止刺客傷人,各軍校只好自己上。
  這么下去,根本沒個了結。
  “聽說你見過柳遙。”路上,晏教官驀地道。
  古一調查過風久,表面上他出門的次數不多,參加天驕城宴會那次算是最大的場面。
  “他是什么樣的人?”
  柳城主在支羅甘出名的時間不長,與藍城主一起算計玉佼州不成,如今更是直接離開了萬古。
  在位期間沒有過什么特別的行為。
  一切看著都很正常。
  但反而因為瞧不出異常來,越發顯得不對勁。
  只是任由他們調查,也搜不出更多的信息來了。
  當初柳遙走的匆忙,在東區接觸到的人十分少。
  晏教官也只是遠遠的瞟過一眼,連話都沒說一句。
  如此很難評估對方的種種。
  可如果風久見過的話就不一樣了。
  晏教官從來不質疑他的判斷。
  但知道又有什么用。
  凱迪撒羅那么大,他們不可能再把柳遙找回來。
  這個人謹慎的不動聲色,若是必死的路,他當初就不可能開那個口。
  可既然柳遙離開了,那就有他覺得值得的理由。
  軍隊肯定在其中有做什么手腳,哪怕不寄希望,他們也不會隨隨便便放支羅甘的城主自由。
  但晏教官顧忌的不僅僅是柳遙的用意。
  他在懷疑對方的身份!
  御天西區的人,饒是身份信息上看不出任何破綻,也存在很多漏洞。
  柳遙過往的經歷無人得知,就那么突然冒出來做了城主,于支羅甘而言習以為常。
  落在外人眼里卻有太多的不尋常。
  但最主要的原因還在于柳遙失去聯系和星火被滅的時間點很近!
  會突然聯想到一起是很正常的事。
  晏教官是想排除這樣的可能。
  畢竟如果猜測被證實,那事情就會變得更加復雜。
  只是風久對柳遙的了解也不多。
  無法給他肯定的答案。
  晏教官也不強求,話題一轉,道:“有人想要你去做暗子,古一已經拒絕了。”
  這事之前就有。
  一個實力強大的年輕人最適合去做埋伏。
  如今風久的等級比眾人想象中的還高,被忽略的念頭就又冒了出來。
  但這事哪怕古一不拒絕,也不可能實現。
  萬古好不容易有一個足夠撐場面的帝星,怎么可能輕易送出去。
  名聲那么大的一個人突然消失,根本不可能瞞的過外界。
  但既然晏教官提了,就代表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誰。”風久直抓重點。
  晏教官沒立刻回答,撐著下巴看著他:“想知道嗎?”
  風久如實道:“不想。”
  晏教官:“……”
  結果如何對風久的意義不大。
  晏教官能怎么辦,只能微笑:“看來你不需要。”
  他每次見到風久都是更多一點認知。
  難以想象十五歲的孩子面對自己的命運也如此平靜。
  不存在任何偽裝。
  就是童軒當年也沒有這份心性,反而皮實的很。
  今天的任務完成的也很順利。
  這些都算是加密項,除了相關人員,其他人都不知道風久的動向。
  如此也是盡可能的保證軍校生的安全。
  畢竟從外在來說,不是所以學生的關系都融洽,萬一有人從中搗鬼,會大大增加少年們執行任務的危險。
  多數學生都有自家任教官的長輩帶著。
  風久可沒有。
  不過這樣的任務沒有持續太久。
  當天夜里,從云和傳回來一則不太好的消息。
  邊域巡邏隊發現星云和科里異族最近的小動作越發頻繁,正私下集結兵力。
  而有動靜的還不止兩家,在遠些的諸國同樣不安分,頻繁的互相傳訊,唯獨將萬古排除在外!
  這樣的現狀讓云和很不安。
  萬古星域周邊沒有太大的國家。
  諸方平日-里時有摩擦,打打和和都是常態。
  像星云之前還和周邊幾個國家風雨欲來,這才多久就又和平下來。
  “什么意思?星云總可能和科里聯手吧??!”
  “這可不一定,忘了在云和見到的那批武器了嗎,星云肯定很眼熟。”
  “他們瘋了嗎?!”
  “星云瘋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不然能大行改造人?”
  上次圍攻邊緣星的隊伍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但除科里之外的異族,眾人一致認為和星云有關。
  雙方何止是暗中搞事,已經開始明目張膽的勾-搭到一起。
  許多人都難以理解星云的想法。
  哪怕他們再不合,歸根結底都同屬一源。
  內部打是內部的事,真將異族牽扯進來就太過了。
  星云就真嫌棄自己的身份到這個地步?!!
  萬古得虧得是地理位置好,否則生存的會更加艱難。
  童臨得了消息后都沒坐住,當即就來找風久。
  他們得到的消息和軍方差不多。
  因為各國的動靜已經很明顯了。
  開始萬古還抱著僥幸的心理,畢竟要這么多面和心不合的國家湊在一起可不容易。
  何況除了星云和科里外,他國與萬古都隔著很遠的距離,手還伸不了那么長。
  可如今的跡象越發清晰,容不得他們忽視。
  “萬古還沒垮呢,他們就這么迫不及待了?”童臨皺眉。
  星火出現的猛烈,但也沒能讓萬古完蛋。
  如今這些異國湊一堆,真以為他們好欺負呢!
  如此行徑總有一方牽頭。
  星云還不至于那么急切,童臨突然就想到了科里的那個“玀絲撻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