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48 做通思想工作

  他們家連過年都沒吃雞,哪里舍得吃完晚飯還喝雞湯,那簡直就是罪過了。
  陳芳玲想,她先要把雞肉都撈出來,湯就分成很多份。
  雞肉每次只放一點點到一份湯里,每份湯吃的時候可以再加兩倍的水,這樣才不算糟踐。
  曲長歌這時候已經把燉缽里的一只大雞腿給撈了出來,放進了碗里,又盛了湯,這一下看得陳芳玲和李蜜江歌眼睛都直了。
  這么大的雞腿,這是一只非常大的雞呀,兩人又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
  曲長歌也懶得跟理這對母女了,她在碗里把雞腿戳爛了,這是火候燉夠了,雞肉都酥爛了,很容易就戳散了。
  陳芳玲一看心里嘀咕上了,這雞腿應該給兒子和老公吃啊!
  曲長歌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嬸子,放心吧,就給奶奶吃這一個雞腿,不會積食的。”
  陳芳玲才猛然醒悟過來,她剛剛居然說出了口,曲長歌居然還幫她把這話給圓過來了,她的臉上頓時紅透了。
  曲長歌也是看她并不是為了自己爭東西,不然以她的暴脾氣,說不得就會當場發飆。
  李蜜有些不甘心,她轉身就出去了,媽媽不拿,她自己拿。
  李奶奶有些不安地說道:“長歌啊,奶奶吃了晚飯的,這要不就等明天吃飯的時候再說吧!”
  曲長歌說道:“沒多少,不礙事的。”
  椿樹也在床邊勸李奶奶:“奶奶不用怕,椿樹今天都喝了三碗,很好喝,肯定喝得下的。”
  陳芳玲聽了眼睛直抽抽,還讓這小家伙喝了三碗,頓時覺得這一燉缽的雞湯也不算什么了,只是她沒想過這東西本來就是人家的,她有什么權利舍不得人家的孩子喝。
  這也多虧她沒表露出來,若是讓曲長歌發現了,多半就是端著剩下的回去了,你們誰也別喝了。
  曲長歌把自己的手絹掏出來,在李奶奶的胸前的圍好,這是原來椿樹剛吃法時候的喂飯方式,她一順手就用在了李奶奶的身上。
  椿樹在一旁捂嘴偷樂,敢情媽媽給太奶奶喂飯也是這個路數。
  第一勺雞肉喂到李奶奶嘴里的時候,她只覺得從嘴里一直鮮到了心里,吃完后,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巴:“嗯,真好吃!”
  她也有好多年沒吃過雞肉了,這時候再吃起來,更是覺得美味無比。
  當然這不光是因為碧仙草的原因,還有這雞是呼吸著秘境里的靈氣和吃著秘境里的東西長大的,那雞肉的味道自然不是一般雞能比的。
  曲長歌聽到李奶奶這么一說,也笑了,誰不愿意自己送的東西被人喜歡呢。
  剛吃到第三口,房門被人撞開了,李蜜手里拿著三個碗,三個調羹跑了進來:“媽,我拿碗和調羹了,咱們也嘗嘗吧!”
  李蜜一說完這句話,馬上將小嘴閉得緊緊的,不然怕自己的口水會滴答到地板上。
  陳芳玲終于找到能讓自己出氣的地方了,轉過頭對著李蜜吼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這么好的東西怎么能這么隨便吃,就不知道什么叫細水長流啊?”
  李蜜好似被人兜頭來了一盆冷水,什么對雞湯的向往全沒了,她放下手里的碗和調羹,捂著臉轉頭就跑出去了。
  曲長歌覺得陳芳玲這話怎么聽怎么像是指桑罵槐呢,管她的,這又不是她的東西,這些東西要不是自己想著她的不容易,還不會帶這么多來。
  她繼續一勺勺喂著李奶奶,李奶奶聽到陳芳玲的吼叫,有些瑟縮了一下,停住了咀嚼。
  曲長歌故意說道:“奶奶,您是不是覺得這點子不夠吃啊?沒關系,我這可是帶了一燉缽呢,不說別人夠不夠,您保管夠的。”
  李奶奶心下嘆了一口氣,對自家兒媳婦這眼皮子淺的毛病也有些無語。
  她只能點頭笑著說道:“夠了夠了,我再喝些湯就好了。”
  陳芳玲聽出曲長歌這是懟她呢,雖是有些惱怒,可這會她自然明白這東西是人家帶過來的,自己還是需要尊重一下送東西的人。
  她打算自己不再開口了,轉頭看了一眼兒子,這才發現兒子對自己是怒目而視。
  略微有些心虛,陳芳玲坐到了兒子床上去了,這不都是為了他們爺倆么,居然還瞪上自己了,真是好心沒好報!
  李奶奶喝完雞湯,曲長歌拿起圍在脖頸處的手絹給她擦了擦嘴。
  椿樹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吃吃地笑了起來。
  曲長歌瞪他:“傻笑什么呢?”
  “媽媽,你是不是把太奶奶當我了,就跟原來喂我的時候一個樣兒呢。”他一邊說還一邊捂嘴偷樂。
  曲長歌面子上有些下不來,用手指點了點他的小鼻子說道:“不許淘氣了哦!”
  正說著呢,去了外面許久的趙況和李叔兩個進來了。
  李叔很是慚愧地跟曲長歌說道:“長歌,謝謝你和小況,你們很好!”
  曲長歌說道:“李叔客氣了,奶奶喝完了雞湯,我們也要回去了。”
  李叔說道:“這雞我會都留給奶奶喝的,放心吧!”
  曲長歌說道:“我們拿過來不少,家里人都吃一些吧,只是給奶奶喝的湯就別摻水了,對奶奶身體好。”
  李叔還想說什么,曲長歌卻是沖著李奶奶說道:“奶奶,我們先回去了,周末要是不加班,我們就過來看您老人家啊!”
  李奶奶伸出手來,曲長歌趕忙握住她的手,就聽到李奶奶說道:“好閨女,下回來看奶奶不要帶東西了,你們小夫妻也不容易,還要帶個娃呢,留著好東西給娃吃啊!”
  曲長歌笑著說道:“奶奶,您放心好了,我和二哥是雙職工,工資也高,家里還有片自留地,這吃飯吃菜的都不愁不說,還有工資存呢。”
  趙況直接從床上抱了椿樹起來:“走了,椿樹咱們回家了!跟太奶奶再見!”
  椿樹沖著床上的李奶奶擺擺手:“太奶奶再見!椿樹下回來看您!”
  李奶奶對著椿樹發出聲音的地方擺了擺手:“椿樹回見啊!”
  一家人從李家出來,曲長歌也沒見到李蜜回去,這丫頭的氣性還真大,這大黑天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曲長歌忍不住問道:“二哥啊,你這是怎么說服李叔的啊?”
  趙況笑著說道:“擺事實講道理唄,怎么說也要一家人和和氣氣地過日子不是,不然嬸子日子過得不順意,到時候背著李叔對老太太擺臉色,老太太那人肯定是把氣裝在肚子里,不會愿意去拖累兒子的。他開始還很生氣說她敢,她有啥不敢的,這事兒你肯定抓不住她的手,只要不是抓個現行你都沒法跟她講道理,她肯定是一推四五六的,老太太也不會承認。問題在于這事兒到頭來是老太太倒霉,這后果是老太太承擔的。”
  “這倒是,剛剛在屋里,我給老太太喂雞腿肉,她就忍不住把心里話說出來了,覺得應該把這么好的肉留給李叔和李立吃。我看她也不是那種窮兇極惡的人,心里還是以李叔和李立為先,就沒多說她什么。這不明擺著么,李叔養家糊口,他還經常幫助別人,手里的錢也不多,老太太還要吃藥看病,這里里外外都是錢。說白了,這家里,除了老太太跟她沒有血緣關系,其他人都是放在她心上的。”曲長歌也不禁感慨。
  趙況說道:“可不是這個道理,李叔又總是要上班,哪里能照顧得那么周全,還不如接受一下別人的幫助,把自己家從困境里解放出來,這樣才是實際解決問題。所以,李叔就同意了我的方法,還讓李立明天去廠里報道。”
  曲長歌點頭:“這就好,其實還是要懂得變通。”
  第二天李立果然去了鋼鐵廠,趙況專門請假陪著他辦了所有的手續。
  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曲長歌才知道李立進了食堂。
  能進食堂看來劉廠長是幫了大忙了,畢竟在食堂錢可能拿得不多,可這肚子是能吃飽了。
  少了李立這么一個大小伙子的伙食擔憂,也能給李家減輕不少負擔。
  而且,碧仙草的功效出來了,據李立跟趙況說,早上他照顧李奶奶起床的時候,李奶奶的眼睛能看到一些光線了,而且身上的那些積年老病好像突然之間跑了個精光。
  這讓李家人都非常高興,要知道李家最大的支出就是這看病吃藥的錢了。
  哎,這也算是讓曲長歌和趙況兩個放了一大半的心。
  晚上吃飯的時候,張獻民按時蹭了過來,看今天晚上的伙食比起昨天的雞湯來差了不止一點兩點,心下有些失望,不過他也覺得這正常,誰家沒事會天天燉雞湯喝喲。
  趙況笑著看他那失落的小表情,忍不住說道:“你這是沒喝到雞湯難受還是這任務完成不了難受呢?”
  張獻民嘆了一口氣:“啥啥都不如意啊!”
  曲長歌接口問道:“看來是真的任務出了問題啊!”
  張獻民點點頭,小聲說道:“這次任務還真是有些問題,廠機關那邊我們排查了好幾回,都沒有排查出人來,如果要采取人盯人的辦法,那又人手不夠,哎,這事兒怎么就這么難!”
  “那是,如果那么容易被查出來,那還叫潛伏得深嗎?那特務肯定是個讓你意想不到的人,肯定不是那種一看就有嫌疑的。”趙況想了想說道。
  張獻民一聽趙況的話,忍不住沉思起來,難道真的是方向就錯了嗎?
  曲長歌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先別想那么多了,趕緊吃飯吧,吃飽了再想!”
  張獻民也是個吃貨,這吃飯立馬就把他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
  這一吃,張獻民才發現雖說沒有大菜硬菜,可這些小菜的味道也很是不錯呢,不多會兒就吃完了飯盆里的飯。
  椿樹還沒吃完,他總想著跟這個張叔叔比賽比賽,可每回都跟不上他的節奏,瞅著張獻民就有些小沮喪。
  趙況笑著摸了摸椿樹的頭:“椿樹乖,你年紀小,不要學你張叔叔狼吞虎咽的,最好是細嚼慢咽才對你長身體有好處。要知道你張叔叔這樣吃飯,那是在警隊養成的,不快吃說不好就有任務要出,就要餓肚子去出任務了。”
  張獻民摸著肚子說道:“椿樹啊,你爸說得對,別學張叔叔這吃飯的樣兒,你都不知道因為這樣的速度吃飯,張叔叔這么年輕,這胃總覺得不是那么得勁。”
  椿樹點點頭:“嗯,爸爸,張叔叔,我會慢慢吃飯,每一口飯嚼碎了再咽下去。”
  “這就對了,有些好習慣咱們要學習,有些不好的習慣,咱們就不能學。”趙況夸道。
  張獻民說道:“得,我又做了一個反面教材。”
  眾人都笑了起來,曲長歌卻是等大家笑聲停了以后問道:“你那任務有啥我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趙況說道:“長歌,咱們現在最好的幫忙就是不要有所動作,以免打草驚蛇,要知道這些特務雖是潛伏得比較深,可是畢竟是做壞事的,那是有點風吹草動就跟驚弓之鳥一般,如果讓他們覺察出不對來,他們按兵不動就麻煩了,到時候說不定不做這個事,做出另外的什么事情來呢。”
  曲長歌覺得趙況說得很對,點頭說道:“二哥放心,我不會讓人覺出我的不同來的。不過,我倒是覺得二哥可以幫上獻民的忙。”
  “哦,長歌你說說看!”張獻民來了興趣。
  曲長歌說:“也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比如說二哥不是還要去馮工那上課么,馮工不就是在廠機關那邊的技術科,別的科室不好說,技術科這幾個人馮工還都是很熟悉的吧?”
  趙況笑了:“長歌,你這進步的速度驚人啊!”
  張獻民也精神一振:“那小況,事兒你也要幫我看著點,主要是不要引起旁人的注意。”
  “你放心好了,我這人辦事你還不知道。”趙況拍了一下張獻民的胳膊。
  張獻民倒是知道趙況這人小心謹慎,又會來事,這任務交給他是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