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51 確診

  曲長歌平時鍛煉慣了的,如今被趙況給壓在家里不讓出門,突然就覺得有些悵然若失。
  她想了想只得抱著椿樹進了秘境,不讓做劇烈動作,那跟秘境這靈氣十足的地方走走總行了吧!
  椿樹卻是有些擰巴,孩子藏不住話,又怕自己動作太大會真的對媽媽肚子里的弟弟妹妹不好,他就直接說道:“媽媽,還是放我下來,我自己走,不要碰到弟弟妹妹了。”
  曲長歌看他小臉上的倔強神態,知道他是非常重視這事兒,只得將他放到了草地上。
  “你啊,快趕上你爸爸了,成了個小管家婆了。”曲長歌刮了刮椿樹的小鼻子。
  椿樹笑著抬頭看向曲長歌:“媽媽,爸爸和我說了,他不在就讓我守護好媽媽和妹妹。”
  “怎么又說是妹妹了?你覺得媽媽會生個小妹妹?”曲長歌起了壞心思逗弄椿樹,蹲下來問道。
  椿樹想了想,說道:“我喜歡妹妹!”
  曲長歌親了他一口:“行,只要是我們椿樹喜歡的,媽媽就只生妹妹,好不好?”
  椿樹點頭:“好的,媽媽!”
  那一本正經的認真小模樣逗得曲長歌大笑不已,要不是秘境里沒有鳥類,說不得就會震得鳥兒們騰空而起了。
  母子兩個在秘境里走了走,又吃了幾個水果方才出了秘境。
  他們這里剛出秘境,就聽得“砰砰砰”的敲門聲響起。
  曲長歌心想這人是怎么啦,居然不帶鑰匙?
  椿樹一溜煙跑過去開了門,卻沒想到門口一下涌進來好幾個人,嘰嘰喳喳地喊道:“長歌,你沒事吧?”
  曲長歌定睛一看,居然是于麗娟和于嬌嬌兩個,后面跟著的一臉無辜的趙況。
  還沒等曲長歌開腔,趙況就說道:“這兩人沒看到你,以為你出什么大事,連晨練都不練了,非要跑過來看你。我這緊壓著,等晨練一結束就跑過來了,我跟后面都攆不上,不知道平時長跑的時候怎么就跑不動,這會子比兔子還快!”
  于麗娟看到曲長歌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松了一口氣,白了趙況一眼:“我們這是姐妹情深,你一個男同志是不懂的。”
  于嬌嬌也跟著起哄:“是的是的,姐夫你就別管了,我們真的是為長歌擔心呢,你又不說清楚,我們就更擔心了。”
  曲長歌幫著趙況解圍:“沒什么,就是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我還要請假去一次醫院,你姐夫也陪我一起去。”
  這兩個一聽更加驚訝,這還沒有大事,都要上醫院看病了,還是趙況請假陪著一起去。
  曲長歌想了想說道:“你們也別張著嘴合不上,這事兒我不敢肯定,得等我去了醫院確診才能跟你們說不是。”
  這是啥意思,兩人的嘴越張越大了。
  曲長歌看不得她們兩個的傻樣,直接對趙況說道:“讓她們去食堂吃早飯吧,還要上班呢,趕緊的!”
  趙況把兩個傻樣兒往門外推:“不好奇啊,等中午應該就能知道了,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別往外傳,不過是半天的事情,好不好?”
  他都這樣說了,兩人只得同意,不過一路結伴回去的時候禁不住又要猜測一番,只是兩個連婚都沒結的姑娘家是怎樣也想不到那個上面的。
  趙況安頓好媳婦兒坐到床邊:“我去食堂打飯,吃完飯了我就去車間請假,你在家等就是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醫院。”
  曲長歌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頭:“不用這樣吧,這還不知道是不是呢。”
  沒等趙況張口反駁,她又說道:“就算是,這還有這么長時間,你一直這樣太累了,不用這么……”
  趙況說道:“這是我的孩子,我又幫不上別的忙,自然要把你伺候舒服了,讓你安安穩穩地度過這幾個月,才當得起這孩子叫我一聲爸爸。”
  椿樹在旁邊好奇地問道:“爸爸,我在媽媽肚子里的時候,爸爸也是這樣對媽媽嗎?”
  這話讓夫妻兩個都有些黯然,椿樹的身世確實是太可憐了。
  趙況也只是黯然了一下,馬上就展顏對椿樹說道:“那是自然!”
  哪里知道椿樹又歪著頭問曲長歌:“那為什么媽媽還覺得不合適呢?”
  這話一下子把曲長歌給噎住了,半晌她才說道:“心里是愿意的,這不是嘴上還是需要客氣客氣。”
  趙況忙找補道:“就算是夫妻也要互相敬重,相互愛護,這才能長長久久!”
  這話椿樹就有些不是很明白了,懵懂地點點頭不再問了。
  曲長歌和趙況兩個對視一眼,不由得偷偷抹了一把汗,這孩子是個人精啊!
  趙況去食堂打飯很快,兩口子吃完早飯,趙況就先送了椿樹去幼兒園,然后再去車間請假。
  他們很少請假,知道要去醫院,兩人的師父都有些著急,不知道是發生什么問題了。
  趙況也不好說,只說還要醫院確診回來再說。
  王巧珍自己沒生過孩子,不知道原因,石德軍可是有家有室的,看到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情忍不住跟王巧珍念叨道:“是不是長歌這丫頭有孩子了?”
  這話簡直就跟開啟了爆炸模式,畢竟這廠里多半都是年輕人,連結了婚的都很少。
  趙況和曲長歌兩個卻已經施施然從鋼鐵廠往縣城里走去,他們要去縣里的人民醫院。
  到了醫院,趙況先去掛了號,又問了掛號處婦產科的位置,方才扶著曲長歌往二樓去。
  曲長歌一邊走一邊要甩開趙況:“哎呀,還扶上了,我又不是不能走路了。”
  趙況說道:“上下樓梯要小心,我扶著你,我也不用那么擔心了。”
  曲長歌沒轍了,只覺得自己自從昨天晚上開始就變成了琉璃制品,動不得、碰不得。
  這是人家一片心,還是安心領情享受吧!
  曲長歌在趙況的攙扶下上了樓,見二樓過道里坐了一溜各種型號的大肚子,看到曲長歌被扶著上來,都一副了然的神色。
  趙況先把曲長歌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拿著掛號條就往里面走,卻是得到一陣阻攔的聲音:“哎呀,這位男同志不能進去啊!”
  額,這是怎么回事,趙況也有些糊涂了。
  正遲疑間,從醫生辦公室出來了一位女護士,指著趙況說道:“哎,這位男同志……”
  剛說到這里,那個女護士看清楚趙況的長相了,后面的話卻是怎么樣也說不出口來了。
  趙況站在那,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只得出言問道:“護士同志,我怎么啦?”
  那護士很是慶幸自己這會戴了口罩,不然滿臉飛霞不得羞死人了,只是這位男同志長得也太那啥了,看得人心砰砰直跳,怕莫是得了心臟病了。
  趙況這話一問出口,護士忙按捺住自己激動的心情,小聲說道:“這里是婦產科,男同志要到那邊過道等著。”
  “那邊過道?”趙況轉頭一看,果然,那邊過道坐了清一水的男同志,正眼巴巴地看著這邊。
  趙況連忙沖著護士說道:“對不住,我不知道,那掛號條要放到哪里?”
  護士羞答答地伸出手掌來:“給我吧!”
  趙況將手里的掛號條放到了護士手里,轉身朝曲長歌走了過去。
  走到曲長歌身前,趙況輕聲說道:“婦產科不讓男的過來,我就在那邊等你。”
  曲長歌點點頭:“你過去吧!”
  這里全是女人家,曲長歌也知道醫院制定這樣的規矩肯定是有原因的。
  等趙況走到那一堆眼巴巴的男人中,曲長歌收回了目光。
  旁邊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妹子,你弟弟真好,還陪你來產檢。”
  曲長歌轉頭一看,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一臉的雀斑,肚子挺得高高的,看樣子是快生了。
  她搖頭:“是我老公。”
  女人一臉羨慕:“你老公長得真好!”
  曲長歌心里一陣郁悶,自己明明比趙況小,今天居然有人說他是自己的弟弟。
  難道自己這剛懷上就要比趙況顯老了嗎?天啦,這還有六七個月的時間,她不得憔悴死,曲長歌忍不住摸上了自己的臉。
  等到從醫院出來,曲長歌臉色郁郁的,趙況有些摸不到頭,這是怎么回事,已經確定有了寶寶了,怎么還不高興了呢。
  到了家里,曲長歌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趙況那健康的古銅色皮膚,明明這廝比自己黑啊,怎么還說他比自己年輕呢。
  趙況這一下更加麻了爪了,啥話也不說,只是盯著自己的臉看,看得他有些發麻啊!
  就在他忐忑不已的時候,曲長歌指了指旁邊:“坐吧!”
  哎,這是要宣判了嗎?趙況心里沒底啊!
  曲長歌將頭靠在趙況的肩頭,幽怨的聲音響起:“今天有人說你是我弟弟?”
  趙況差點沒讓自己的口水嗆死,這是誰干的,讓自己背了這么大口鍋。
  他轉頭看曲長歌眼睛瞪得溜圓地看著自己,馬上求生欲占了上風,平時就怕老婆,如今這老婆肚子里還有自己的孩子呢,絕對要哄開心了。
  “這人也太能睜眼說瞎話了吧,我家長歌長得這么白凈漂亮,我這跟黑炭頭一樣的,她是不是眼睛長白內障了?”趙況說得義憤填膺的,好似要將這說話的人劈成兩半一般。
  確實他心里也是這么想的,這沒事干的,都是去生孩子,還琢磨這些作甚,難道就是為了影響他們夫妻感情來的?
  曲長歌想起今天在婦產科問自己這種話的人,可不止一個兩個,起碼三四個。
  第一次受完打擊,曲長歌還沒怎么放在心上,可接二連三的有人這樣問,她就更難受了。
  “可是不止一個人問我啊!”曲長歌都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帶上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趙況心想這是不是因為懷孕的緣故,這跟以前的曲長歌也太不一樣了!
  曲長歌見他不答自己的話,眼睛瞪得更兇狠了。
  趙況忙說道:“他們都不懂得欣賞我們長歌,在我眼里長歌就是最好的。”
  曲長歌心里略微舒服點,算他過關。
  趙況見她臉色稍霽,擦了擦額頭上并沒有的汗,然后眉開眼笑地問道:“長歌,中午想吃點什么啊?我給你燉個雞湯啊?”
  曲長歌擺手:“不用不用,補得太多也不好,這是醫生說的。”
  趙況很遺憾不能進去聆聽醫生的教誨,這曲長歌一會兒冒出來一句,一會兒冒出來一句的,鬧得他都有些暈。
  這樣下去不行,趙況拿出筆記本和鋼筆來:“長歌,你慢慢跟我說,我一點點的都記下來,將來咱們都按這個辦不能不同意,這可是為了咱們的孩子。”
  這回換曲長歌無奈了,可是看到趙況那堅定的眼神,她也只好妥協了。
  兩人寫寫說說的弄了一個小時,曲長歌這里已經是挖空心思去想醫生說過的話。
  終于,不論趙況如何問,曲長歌始終如一地搖頭不止,趙況才算是放過了她。
  這個小本是記錄了昨天晚上從李家取回來的經,還有今天醫生說的。
  中午不但吃了燉雞,趙況還給她來了新鮮水果,說是以后每餐都要吃一個水果,補充維生素,讓孩子健康生下來。
  當然還有早晚跟椿樹一起喝一碗羊奶或是牛奶,這個倒是可以穩定供應,因為秘境里養的牛羊多的是,足夠供他們一家三口每日喝了。
  吃完中飯,兩人在秘境里休息了一會兒方才慢悠悠地去上班。
  車間里的同事正伸長脖子等著他們兩個呢,到底是什么還需要去醫院。
  曲長歌剛到自己班組,師姐張淑蘭就先蹦了起來:“怎么樣?怎么樣?是不是真有了?”
  那八卦的神情,仿佛不是曲長歌懷孕,而是什么更勁爆的事情。
  曲長歌也不藏著掖著了,反正她是真的懷孕了,以后班組里的工作還是需要注意的,不能離開趙況就不拿自己的肚子不當回事,這是真的不給趙況這兢兢業業為孩子的面子了。
  她笑著點頭說道:“嗯,再過七個多月,你就能當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