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53 有幫手了

  蘇來娣手腳麻利地把桌子清理了,還陪著曲長歌說了會子話,方才讓曲長歌推回家了。
  她一回來就忙個不停,今天晚上要是還不早些休息,明天食堂的早班就趕不上了。
  蘇來娣雖是千般不舍,可想起明天四點就要起床,她也只好順從地回了隔壁睡覺。
  走到門口,蘇來娣又轉頭說道:“姐,我這段時間可能會忙一些,畢竟是剛到食堂工作。只能是休息的時候過來了,到時候也跟你們一起晨練,姐還接著教我認字寫字,好不好?”
  “當然好,只要你愿意,我這里隨時歡迎!”曲長歌笑著說道。
  蘇來娣點點頭:“姐,那我先回去睡覺了。”
  她是剛到鋼鐵廠的食堂,一定要表現好一些,所以早早班這沒人喜歡的活兒,她都當仁不讓地接了下來,這倒是讓食堂那幾個結了婚的中年婦女臉色好看多了。
  而且因為她跟著曲長歌認了幾天字,就是到了礦上,她也是每天都帶著小學的語文課本去的,又多認了不少字,字也寫得好看。
  所以這會子,食堂的黑板由她每天出菜單了。
  想想自己從蘇家出來以后,這人生好似跟換過了一樣,她心里已經拿曲長歌當自己最尊敬、最愛護的人了。
  曲長歌和椿樹兩個在床上玩了一會兒,椿樹平時都睡得早,曲長歌干脆將孩子哄著了,然后將他放到秘境里,讓小翠照看一下。
  這一下,她就有時間了,這么好的事情,她怎么說也要去看看的。
  曲長歌低頭看了一下手表,還早,不到九點呢。
  她只要在男單身宿舍下面等著就行,不用這么早去了。
  曲長歌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這樣在夜里就不會那么容易被人發現了。
  她有些閑得無聊,就干脆在秘境里修煉起心法來。
  運行完一個周天,曲長歌發現小翠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你怎么不在那邊陪椿樹了?”曲長歌斜睨了它一眼。
  小翠笑笑:“就你家那個娃兒,睡著了把他賣了都不知道,放心吧,他睡得很踏實。不過,你好像是肚里有娃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曲長歌大為驚訝。
  小翠說道:“這還不容易,一看就能知道啊!”
  曲長歌停下來,看著它:“今天怎么有閑工夫過來找我聊天?”
  小翠有些郁悶:“瓶頸啦!怎么也突破不了!”
  “那怎么辦?多修煉修煉呢?”
  “困在這一層已經很長時間了,我每日修煉不輟,總是不得要領。咦,會不會是缺少歷練,所以心境上不去?”小翠好似有些理解了。
  曲長歌搖頭:“我不太了解,我們這心法修煉跟你們修仙好像還是有些區別的。”
  小翠站起來:“嗯,那我就跟你出去看看吧!”
  曲長歌也站了起來:“你跟我一起出去?”
  “是啊,看到什么事情能幫的就幫一下,看看會不會有所幫助。”小翠碧綠的眼睛閃著幽光,看得曲長歌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翠瞪她:“你笑什么?”
  曲長歌指了指它的眼睛:“你這樣跟一對燈泡一般,晚上出去,不得嚇死幾個人。”
  小翠聽了,不過是眨巴了一下眼睛,頓時就變成了黑色的眼仁。
  曲長歌對于這樣類似于變戲法的本事已經見怪不怪了,她也立馬想通了,她多一個小翠在身邊,說不得還不那么容易放人發現呢,這倒是好事!
  只是它也跟自己出去了,就剩椿樹一個人在秘境里睡覺,曲長歌有些不放心。
  小翠好似知道她心里想什么,馬上說道:“等會我留一束神識在這里,只要椿樹醒來了,我就能知道,到時候你把我放進來不就成了。”
  這倒是個好辦法,自己心法雖是修煉得好,可還是比不得他們修仙的,這法術用起來都是分分鐘的事情。
  曲長歌領著小翠出了秘境,看到房間里亮著的燈,她忽然有了主意:“小翠,等會咱們出去,你能讓所有人看不到咱們嗎?”
  “當然可以了,你放心吧,只要我想,一般人是發現不了我們兩個的。”小翠信誓旦旦。
  曲長歌放心了:“那行,你從現在開始就讓旁人都看不到咱們吧!”
  小翠右手捏了個訣,在自己和曲長歌身邊劃了兩下,曲長歌頓時就感覺出自己兩人跟周圍環境出現了虛線。
  “可以了,咱們走吧!”小翠笑著對曲長歌說道。
  曲長歌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一條蛇能幻化成人的模樣比現在這點子小把戲更讓人不可思議,所以這點子法術,她也不算太驚訝了。
  兩人關燈出了門,小翠直接帶著她從樓上跳了下去。
  曲長歌只覺得耳邊風嗖嗖的,樓下的水泥地倏而就到了跟前,不過她們不是猛然踩著水泥地,而是如兩根羽毛一般飄到了地面。
  因為這會子已經到了冬天,外面寒風凜冽,樓下已經很少有人經過了。
  小翠問道:“往哪邊走?”
  曲長歌指了指一個方向,有些不放心地問道:“咱們兩個說話,不會讓人聽見吧!”
  小翠笑道:“我做了結界,不會有人能看到和聽到的。而且方圓百里之內我都沒有感覺到比我修為高的,所以要做什么就放心大膽地去做吧!”
  這簡直就是無敵了,曲長歌原來還真沒想過小翠能這樣,早知道……
  哎,現在知道也不晚,干嘛非要早知。
  曲長歌一揮手:“咱們出發!”
  然后,她覺得自己都不用走,直接往她指的那個方向飄了過去。
  還沒等飄到地方呢,曲長歌就看到趙況和張獻民兩個正往家屬區那邊過去了。
  曲長歌指了指趙況和張獻民:“跟緊他們就是。”
  小翠笑了:“是不是因為你肚子里有娃了,他不許你跟著去了?”
  “是啊是啊,雖說有了這個娃,很讓我高興,可是因為這個娃,他哪里都不讓我去了。”曲長歌說到這里很是沮喪。
  小翠說道:“嗯,以后我陪著你去,保證不讓他發現,也保證你和娃的安全。”
  曲長歌覺得自己算是撿了個寶,太好了,以后就是有恃無恐了。
  不多會兒,趙況和張獻民兩個到了一個家屬樓跟前。
  曲長歌想,估計安素瑾就是住在這里了吧!
  果然,他們兩人直接隱藏到了這家屬樓有些距離的冬青后面了。
  曲長歌不擔心有人能看到自己,她領著小翠也往冬青后面去,結果發現冬青后面居然不止他們兩個,還有一個陌生男人在,三個人躲在那漆黑的角落里小聲說著話
  他們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曲長歌離得近倒是都能聽清楚。
  張獻民問道:“情況如何了?”
  陌生男人說道:“姓周的剛剛進去,那邊坪里停的就是姓周的開過來的吉普車。”
  大家都隨著他手指方向看過去,就看到遠處一塊空地上停著一臺吉普車。
  曲長歌覺得這人應該是張獻民的同事,專門來監視安素瑾的。
  “鬧起來了嗎?”曲長歌聽得張獻民又問道。
  陌生男人搖頭:“還沒呢,剛上去沒有三分鐘。”
  剛說到這里,就聽得二樓一處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那聲音之大,令得他們這幾個隔得這么老遠的人都能聽到,而一樓已經有人從家里出來往樓上看了。
  “這也太瘋狂了,也不注意點影響,這里可是家屬樓。”張獻民嘖嘖地說道。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得一聲巨大的關門聲,然后是重重的下樓腳步聲。
  再然后,曲長歌幾個看到一個男人從樓道門里氣沖沖地走了出來,推開那些看熱鬧的一樓住戶直接往停車的地方走了過去。
  不多會兒,眾人就聽到了發動機的轟鳴聲,然后那輛吉普車如一陣風一般開走了。
  樓下看熱鬧的眾人等了一會兒,沒聽到樓上還有動靜,不禁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咦,怎么就跑下來個男人?”
  “是啊,我記得咱們這二樓住了個離了婚的年輕女人,長得還挺好看的,沒想到還能勾搭上這么厲害的人,居然是開車過來找她的。”
  “這男的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也是離了婚的?”
  “誰知道呢,如果正經談對象,怎么會這么長時間也見不到兩次,莫不是有家有室的?”
  曲長歌和趙況的聽力好,樓下看熱鬧的那幫人嗓門也不小,所以這邊聽得一清二楚的。
  他們兩個不禁為吃瓜群眾豐富的想象力而驚訝,這樣居然都能猜得八、九不離十的。
  樓下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那叫一個熱鬧,誰知道樓上的窗戶突然被打開,一個女人探出頭來,對著樓下罵道:“滾滾滾!沒事瞎嚼舌根的,到時候爛嘴巴!”
  眾人聽了都生氣起來,一個個沖著二樓罵了起來。
  只是這女人罵完剛剛那一句就把窗戶關得緊緊的,無論下面的人如何咒罵都不再回應。
  大家把氣撒完了,見樓上也不再挑釁了,他們也就漸漸散去。
  雖然這女人只是露了一下臉,可曲長歌仍是能清楚地看到那個女人就是安素瑾,而且還是滿臉淚痕的安素瑾。
  這就真是得益于曲長歌臨時讓小翠將自己移動到了吃瓜群眾旁邊去了,所以安素瑾一伸頭就讓曲長歌看了個清清楚楚。
  唯一不好的就是有個從別的樓跑過來看熱鬧的大媽,悶頭往自家住的那棟樓去,一下就撞在了小翠的結界上。
  那大媽只覺得自己好似撞到了一堵墻上,擦了擦眼睛前面什么都沒有。
  她又伸出手往前面摸去,這個時候已經被大媽這一撞影響到了的小翠已經趕緊將自己和曲長歌挪動了一下,她這一伸手自然是摸了個空。
  這一下,大媽覺得自己剛剛可能是搞錯了,搖搖頭回家了。
  曲長歌真是佩服這法術,有個結界居然能讓人看不見聽不到,不過,真是好用啊!
  這樓門口沒了人,曲長歌又指使小翠挪到了那冬青后面。
  他們三人沒有說話,只是不錯眼珠地盯著樓道門。
  曲長歌也跟著他們一起盯著樓道門,只是那樓道門好似靜止了一般,什么動靜都沒有。
  大家都挺有耐心的,好似多了幾尊雕像一般。
  就在大家覺得今天晚上不會有什么收獲的時候,突然那樓道門里無聲無息地伸出來了一個女人的腦袋,她一伸頭就四處踅摸,看看樓門外的情況。
  見樓門外人影也沒有,那女人方鬼鬼祟祟地摸了出來。
  曲長歌開始還沒認出來,因為這女人簡直是全副武裝,不光戴了圍巾,那大圍巾還遮去了大半張臉,只留下兩只眼睛滴溜溜地亂撞。
  不過,曲長歌能認出來這人是安素瑾也完全是因為這女人那雙不安分的眼睛。
  安素瑾一步三回頭地往另外一棟家屬樓走去,這樣也鬧得趙況幾人不敢輕舉妄動。
  直到安素瑾不再回頭了,趙況和張獻民兩人才跟了上去,而那個陌生男人則是留在了原地,估計還是怕有人會再回到這里。
  曲長歌和小翠直接飄了上去,不多會兒就飄過了趙況和張獻民,曲長歌一時童心大起,還沖著趙況坐了個鬼臉。
  可惜他看不到,不然曲長歌會很高興,誰讓他不讓自己出門的。
  前面的安素瑾很是不安,不時地四處打量,生怕有人發現了她一樣。
  她走到一棟宿舍樓,沖著三樓的一個窗口晃了晃手電筒,一共晃了三次。
  然后曲長歌就看到三樓的那扇窗戶被打開了,有個男人伸出頭來往下面看了一眼。
  安素瑾又將手電往那男人臉上晃了一下,然后就毫不猶豫地轉身走了。
  曲長歌很是好奇,難道她不上去嗎?
  可她還真的不想上去,等到她已經走得老遠了,曲長歌才醒悟過來,因為有個男人包裹得相當嚴實地出樓道門了。
  曲長歌精神一振,慢慢地飄在了那個男人的身后。
  雖然這人包得嚴實,曲長歌還是一眼認出這人來,這個人居然真的是技術科那個最不顯眼又最老實的韓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