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55 師父出手

  曲長歌雖是不擔心小翠會被人怎樣,可還是覺得它在秘境里最踏實,這里畢竟到處都是人,而且現在戶籍管轄也很厲害,突然出來個沒人見過的,容易出問題啊!
  當然,就是發現了誰也不能怎么著小翠,可是這樣的話就為以后小翠出來辦事增添了麻煩。
  好在,曲長歌這里正念叨小翠呢,小翠就已經在外面敲門了。
  趙況打開門,小翠那張笑得燦爛的臉就展現在大家面前了。
  椿樹沖著小翠喊道:“翠姨,你回來了?”
  小翠也沖著椿樹喊道:“是啊,小椿樹,翠姨回來了!”
  她走進門來,順手關上了房門。
  曲長歌兩眼放光地看著她:“有收獲嗎?”
  “那當然,我都找到那個兇手家里了,今天你們帶人去抓就行了。”小翠說道。
  還是趙況慎重一些,問道:“那抓那人有什么證據嗎?”
  小翠點頭:“自然是有的,這個兇手家里還有血衣和行兇用的刀都放在了他家雜物間里的一個小工具袋里面了,警察可以從那里面找到的。”
  曲長歌好奇起來:“這人是個什么樣的人?”
  小翠說道:“從外表看完全看不出是個這樣的人,他是個表面上老實忠厚,在單位和鄰里之間都是有名的老好人。家里有老婆孩子,還有老母親,不過他們家女人都很強勢,他經常被老母親和老婆追著打罵,家里的孩子也看不起他,覺得他是個窩囊廢。”
  趙況這個時候卻是有些著急,因為這個人這么危險,還是早些被抓到的好。
  他打斷小翠的話:“長歌,先讓小翠跟你說著,我先去找獻民,把這消息趕緊傳到派出所,把這人控制住,別讓他再犯事。”
  曲長歌也是巴不得這人早點落網,不要再出來害人了,她沖著趙況揮了揮手:“趕緊去吧,今天我一個人送椿樹去幼兒園就是了。”
  趙況擺了擺手,趕緊起身就要出去。
  小翠卻是說道:“二哥,你去供電局家屬院一號樓一樓左邊那家,那人是供電局的電工。”
  趙況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曲長歌見趙況走了就問小翠:“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翠說道:“這還用問,我通過那個女的身上的氣味找過去,供電局的院子里找到的,那男的正把血衣和刀收起來,我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然后他回到房間想睡覺的時候,卻被他婆娘一腳踹下床,還罵他窩囊廢。最讓我沒想到的是,他老娘聽到了,沒有去護著自己兒子,反而跟著兒媳婦一起罵兒子,還追著兒子打,就是他的兩個孩子也跟沒看到一樣。”
  曲長歌也沒想到這樣一個殺了十三個女人的男人在家是個這樣的存在,難道就是因為被家里的女人看不起,才導致他變態殺人的嗎?
  “哎,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男人啊!”曲長歌還是忍不住感嘆出聲。
  小翠說道:“還是出來有意思,在秘境里我都要圈傻了。”
  曲長歌想起今天還要上班,就對小翠說道:“你還是別跟外面閑逛了,趕緊進秘境吧!等晚上沒事的時候,你想去哪里耍就去哪里耍,我陪著你一起去,行不行?”
  她實在是有些不放心小翠,雖說它能幻化成人形,可是畢竟是一條蛇,即便是上千年的蛇精,那也不是人不是?
  所以還是她陪在旁邊的好,她陪在身邊還能跟著一起看些有意思的事情不是?
  當然,更加因為是她陪在身邊,趙況也能放心一些,省得他總是不讓她出門管閑事。
  這要是再憋上九個月,她非得瘋了不可。
  曲長歌摸了摸癟平的肚子:“孩子啊,我覺得你也愿意跟著媽媽一起去看新鮮事吧!”
  小翠嘿嘿地笑得甚是諂媚:“姐,那現在你就放我進秘境,晚上陪姐出去逛,行不?”
  它這一晚上可是玩美了,如果今天晚上接著出去玩,那就更妙了。
  曲長歌順手就將小翠扔進了秘境,自己剛出來就看到椿樹坐在餐桌邊正歪著頭看自己。
  “椿樹啊,怎么啦?”曲長歌問道。
  椿樹回道:“媽媽,上幼兒園要遲到了!”
  曲長歌抬起手腕一看,哎呀,不光上幼兒園要遲到了,就是上班都要遲到了。
  她要抱起椿樹,卻讓椿樹拒絕了:“媽媽,我要自己走,不能踢著妹妹了。”
  曲長歌笑著說道:“不會的,媽媽抱你不就能快一些。”
  椿樹連連擺手:“不用不用,媽媽,我一樣能走得快的。”
  他一直在秘境里鍛煉來著,雖說比不上大人的速度,可也比一般孩子要走得快多了。
  曲長歌心里暖極了,這孩子自己帶了三年,如今才這么一點大就知道疼人了,真好!
  母子兩人手拉著往幼兒園走去,椿樹也是說到做到,為了跟上媽媽的步伐,他一路小跑著往前走。
  有時候還比曲長歌跑得快一些,不過這時候他會很貼心地站著等媽媽。
  一路上碰到的同事都夸椿樹會疼媽媽,搞得椿樹的小臉都紅了。
  兩人還算是及時趕到了幼兒園,椿樹站在幼兒園的小門那沖著曲長歌揮手:“媽媽,再見!媽媽,路上小心點啊!”
  曲長歌點點頭:“嗯,放心吧!小管家婆,你也要聽老師話哦!”
  “媽媽,我一定聽話!”椿樹一邊往里走還一邊回頭回答媽媽的話。
  曲長歌轉頭往一車間走去,她走得比較快,所以到班組的時候并不是最后一個。
  今天曲長歌準備好跟大家說說了,不用再多照顧自己了,她沒有那么嬌氣,昨天一天的照顧她已經很是感動了。
  不然一直這么嬌氣下去,晚上趙況指定是不讓自己出門了的。
  見到師父王巧珍在那忙活,曲長歌就習慣性地上前幫忙。
  哪知道王巧珍回頭看到是曲長歌就瞪她:“好了好了,這點子活兒就不用你了從家里過來也走了一路,,趕緊在那邊條椅上休息休息。”
  曲長歌忙解釋道:“師父,您可別這么說我了,我這年紀輕輕的不干活兒,倒是坐在那看著師父干活兒,哪有這樣的事情。”
  王巧珍不為所動:“你這懷孕前三個月可是危險期,雖說師父沒有懷過孩子,可師父昨天去問了懷過孩子的同事,你這個時候最是要注意的。好了好了,師父知道你是個好徒弟,你的心意我領了,你好好生下孩子就是師父最大的心愿,你去那邊坐著去,聽見了嗎?”
  說到最后,王巧珍的聲音還大了起來。
  哪知道這會子功夫,從外面走進來了馬志剛。
  他沒聽清王巧珍說什么,可是看到王巧珍沖著曲長歌橫眉立目的,覺得肯定是曲長歌做了啥事兒惹毛了鐵姑娘王巧珍。
  平日里他是游手好閑,偷懶躲活兒,總是被他師父罵,如今總算是看到被人夸得天上有地下無的曲長歌也被師父罵,他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喲,王師傅啊,怎么被你的好徒弟給惹急了?”他一臉不懷好意。
  王巧珍轉頭看到是他,心里很是膩味:“關你什么事?滾蛋!”
  馬志剛一聽,氣了個倒仰,這姓王的也太不識好歹了,自己可是為了她說話,她倒是好,還要罵自己,這人怕莫是瘋了吧!
  “你這人有病吧,我好心好意的……”
  馬志剛話還沒說完,曲長歌就打斷他的話:“哎呦呦,這是誰啊?這是我們一車間大名鼎鼎的不干活兒的馬少爺啊!今天怎么不這里難受那里痛了,難道是突然明白過來,愿意真正下力氣干活兒了?”
  因為馬志剛是個見活就躲的主,所以一車間的同事們就在背后給他取了個馬少爺的外號,馬志剛這人知道了還沾沾自喜的,覺得這名字很帥!
  馬志剛聽了曲長歌這么說話,很是不服氣,雖然他知道曲長歌力氣大,可現在她已經懷孕了,肯定是不敢跟自己來真的,這時候根本就不用怕她。
  所以,馬志剛嘚瑟地對曲長歌說道:“我這馬少爺就趕不上你了,昨天你說你做了什么,連水都是你師姐給你端過去的吧!”
  說完,他還沖著曲長歌不屑撇了撇嘴,一副瞧不起她的嘴臉。
  曲長歌都氣笑了,這種人居然還有臉跟自己比干活兒,她干一天的活兒就可以比得上他一年的了,如今倒是在這里過上嘴了。
  “那是我人緣好,旁人都愿意對我好,總比你這人嫌狗不待見的,整日里就知道偷閑躲懶的,屁事不干,還在這里腆著臉說我,真是牙都要被笑掉了。”曲長歌回了他一個蔑視。
  馬志剛一聽就不干了,嘴里不干不凈地罵著什么,抬起手就要往曲長歌的臉上扇。
  王巧珍本來是不想跟馬志剛啰嗦的,聽到自家徒弟也沒吃虧,就抱著胳膊在旁邊看馬志剛怎樣被自家徒兒虐。
  哪知道這馬志剛嘴上斗不過,居然還不要臉地想動手,她就直接沖了過來,一只手就抓住了馬志剛高高舉起的手。
  一使勁,馬志剛就跟殺豬一樣地嚎叫起來:“疼!疼!疼!”
  外面閑聊天的人聽得馬志剛的嚎叫,不知道是發生什么事情了,一窩蜂地沖了進來。
  王巧珍哼哼了兩聲,手里的勁兒一點都沒放松,眼睛只死死地盯著馬志剛,嘴里卻跟眾人說道:“這人還想當著我的面打長歌,真是黑了心肝了!”
  本來馬志剛的師父徐振就不喜歡馬志剛,看著是個讀書人,活不干活就會偷奸耍滑,剛剛進來的時候本來還想勸王巧珍兩句,讓她不要跟馬志剛一般見識。
  可一聽到王巧珍說馬志剛要打曲長歌,徐振的火“騰”的一下冒了出來,上來就沖著馬志剛吼道:“你可真是個爺們,居然還想打一個懷了孕的女人,你這樣的徒弟,我可要不起,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徐振也是個這樣的人,今天我就把你退回到主任那里吧!”
  馬志剛的手腕被王巧珍抓得緊緊的,他只覺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斷掉了,看到人進來剛想求救,哪知道晴天一道霹靂來了個更猛的。
  自家師父居然不想要自己了,還要退回到車間主任那里去,這還得了,從車間出去的人,一般都會安排到后勤去。
  后勤可不是坐辦公室,抽煙看報喝茶的地方,而是什么通下水道,通煙囪啥的臟活苦活。
  他如今在這里還算好,師兄弟們也不跟他太計較,只是獎金比旁人低一些而已。
  馬志剛也算想得開,只要不讓他下死力氣做活,他拿的錢少點也無所謂。
  再說了一線的工人肯定是工資高一些的,若是到了二線的后勤,這錢上肯定也會少很多。
  馬志剛頓時蔫了,不敢跟自己師父正面沖突,反而忍著痛對徐振低三下四地說道:“師父,師父,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保證沒有第二次。”
  王巧珍將他的手腕松開,順勢往地上一推,馬志剛一個屁股蹲兒就坐在了地上,哎喲哎喲地叫了起來,好似被人砍了無數刀一般。
  徐振只覺得腦子都被他喊得炸炸地疼,又沖他喊道:“還有臉哭,還有臉哭,這么大的個子,你說你能干啥,光吃飯不長腦子的貨。”
  他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幾個徒弟,都只知道傻乎乎地看著,就吼道:“還不幫我把他送主任那邊去,我可真是受夠了!”
  幾個徒弟一聽,嚇得一哆嗦,趕忙七手八腳地將馬志剛從地上架了起來,跟在氣呼呼的徐振身后出去了。
  王巧珍拍了拍手,好似要將手上沾的臟東西拍干凈了。
  曲長歌從王巧珍身后探出頭來,沖著她笑得甜蜜蜜的:“師父,你真是太厲害了!”
  王巧珍嘚瑟地說道:“就他那雞崽子一樣的手,哪里經得住我這鐵砂掌!”
  張淑蘭和李兆平、陳衛東三個也圍了過來,張淑蘭大嗓門先喊了起來:“師父,師父,你就是我最崇拜的人了。”
  “別瞎說了,擔心人聽到,如今說話要小心,說不得就會讓人舉報的。”這是謹慎的大師哥李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