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57 來自趙況的關懷

  曲長歌想想也只有這樣的辦法了,于麗娟又接著說道:“長歌,你是結了婚的,跟我說說怎么跟公公婆婆處唄!”
  “跟公公婆婆相處啊?”曲長歌想了想接著說道:“我公公那是沒得說,他跟我爸是生死之交的戰友,據他說是我爸救了他很多回,他也為那次沒能救下我爸懊悔不已,可以說是將對我爸的所有感激之情都毫無保留地給了我,所以對于公公這邊,我是沒有什么可以傳授經驗的。至于婆婆那邊,她也算好的,除了原來會對娘家護得有些過分,其他的沒啥毛病,對我不算好也不算壞,不過是怕我虐待了她兒子,總是想我多做一些,她兒子就能少做一些。”
  于麗娟也笑了起來:“那她就白操心了,她兒子是巴不得啥事都不讓你做呢。”
  說到這個,曲長歌的臉也紅了起來,確實趙況對她的照顧是最多的,她上輩子和這輩子還沒有一個人對她這樣體貼入微過。
  雖說前幾天還生氣來著,可那也是她自己說話有些不注意了,也許她是仗著趙況對自己好才會如此吧!
  總之她覺得自己穿越到這個地方是穿越對了,有趙況對自己這么好,好似有啥事只要有他就不會辦砸一般。
  于麗娟難得地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曲長歌臉紅起來,又忍不住打趣道:“長歌,怎么害起羞來了,還是想到我們趙哥對你好,就心里高興啊?嘖嘖嘖,這都要生娃了,搞得還跟新媳婦一樣,真是的……”
  她說到這里,就哈哈大笑起來。
  曲長歌讓她這一番話說得臉更紅了,忍不住舉起手來直接撓到了于麗娟的咯吱窩里。
  于麗娟笑得更大聲了,一個勁地告饒:“好長歌,姐姐說錯了,姐姐不應該笑話你!”
  曲長歌松開手,瞪了她一眼:“哼,看在你就要有公公婆婆轄制的事情上,我就饒你一回,你要再這么調皮,等你公公婆婆過來,我就要好好告你一狀。”
  于麗娟兩手一攤:“我是孤家寡人一個,誰轄制我,誰也別想,哼哼!”
  曲長歌聽著話音不對,就問道:“這又是怎么啦?”
  于麗娟說道:“沒怎么的,不過是有感而發。你那邊是有情有義的,我這里還八字沒一撇呢。他們對我好還好說,如果對我不咋樣,那我可不會隨便讓人轄制,就我那死鬼爹都別想,還別說是他們了。”
  “這就對了,如果人敬你一尺,你也可以敬他一丈,可如果人家不拿你當回事,那他就別想在你這里當根蔥或是當一瓣蒜了。”曲長歌倒是支持于麗娟的想法。
  說完了,曲長歌又覺得不對勁,忍不住又問道:“不對,你怎么說這話呢?”
  于麗娟直撇嘴:“哼,還不是那個徐舒保,他說他父母養大他不容易,讓我讓著點,有啥事都不要跟他們計較。還沒來呢,就給我打預防針,哼!”
  曲長歌聽了也砸吧嘴:“嘖嘖嘖,真沒看出來這徐舒保還是個大孝子呢。”
  她說到這里,話鋒一轉:“可他是大孝子,那是他爹媽生他養他,即便是打罵都是應該的,憑啥讓你也要這樣?”
  “對啊,所以我覺得心里有點堵,就上你這里來問問情況了。”于麗娟說到這里忍不住跺了跺腳。
  曲長歌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么看來你這未來的公公婆婆怕是不好伺候的主,不然徐舒保也不會先給你打預防針。麗娟,你也不用怕,這不是還沒結婚么,行就行,不行就拉吹,這世上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不到處都是。”
  她現在有些慶幸徐舒保家里有問題了,這樣的話,張獻民還有一些希望,起碼這是他們內部出了問題,以后兩下分開也跟張獻民沒啥關系,總比橫插一杠子的強。
  橫插一杠子,那就是不地道了。
  于麗娟也讓曲長歌的話給鼓舞了士氣,鄭重其事地點頭說道:“可不是這么回事么,姑奶奶還沒嫁給他呢,他就想讓姑奶奶忍氣吞聲的,這以后還有一輩子呢,難道還要忍一輩子?”
  曲長歌點頭:“確實是這樣的,要是從現在開始就忍,我估摸著你們兩個就算是結婚了,依你這脾氣以后也得離了。”
  “對,長歌你說得太對了,我自家那死鬼爹我都不能忍,還忍他一家子,好就算,不好就散。”于麗娟這回算是找到主心骨了。
  把這事兒掰扯清楚了,于麗娟又拉著曲長歌小聲問道:“昨晚上發生的事情,你知道嗎?”
  曲長歌點頭:“聽我師姐說了的,到底怎么回事還不知道呢?”
  哎,這個時候她這個孕婦只能是這種反應,這八卦不能說真是憋死人了。
  曲長歌對于自己如今對八卦的興致濃厚也有些無語,這在前世根本是不可能的,那個時候她可是最煩這種說東道西的人,如今自己卻是很愿意加入這樣的大軍中,她真的想捂臉了。
  于麗娟卻是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正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點點敘述出來。
  這一聽,曲長歌還是聽到不少不一樣的,忍不住就說道:“那個女的就是失血過多,不是……”
  她還沒說完,于麗娟卻是聽出意思來,轉頭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曲長歌倒是信得過于麗娟,就小聲說道:“哎,跟你全說了吧,昨天晚上我趁著你趙哥出門了,我也溜出去散步,結果就在那條路上碰到了那個女的,當時吧……”
  經過她繪聲繪色地描述,于麗娟聽得那叫一個跌宕起伏,時不時哦哦出聲。
  當然,曲長歌是不會把小翠和小翠說的事情說出來,只是她昨晚上的親眼所見而已。
  于麗娟沒想到昨晚上這事兒讓曲長歌直接撞上了,聽她敘述完以后,雖是大大地滿足了于麗娟的八卦之心,可于麗娟也有些擔心她的肚子。
  所以,她一雙眼睛就瞄到了曲長歌的肚子上。
  曲長歌知道她的意思,伸手拍了她的肩膀一下:“麗娟,不是我吹牛,就你趙哥也不見得能打得過我,你說你還擔心什么?那兇手是沒碰到我,要是碰到我……”
  “得了得了,別吹了,要是你碰上了,趙哥還不得把你圈家里不讓你出門了。”于麗娟可是知道的,那天早上晨練趙況讓她們都要照顧一下曲長歌,當時的情景讓于麗娟覺得趙況恨不得將曲長歌栓褲腰帶上了。
  兩人又說了會子話,于麗娟還有事就去忙了。
  曲長歌回到自家班組里,大家已經出去干活兒去了,她也就跑過去看有啥幫忙的,結果還是讓師父幾個給叫回去了。
  正跟休息室里轉磨呢,趙況突然走了進來。
  這是很稀奇的事情,雖說兩人一個車間,除了干活兒的時候遇到打個招呼,平日里趙況是不會來他們班組找曲長歌的。
  曲長歌想起昨晚那事兒,就湊過去問道:“你怎么來了?是不是抓了那個人?”
  趙況搖頭,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你想多了,我就是來看看你,沒啥不舒服的吧?”
  曲長歌心里頓時跟喝了蜜一樣,這個男人對自己還真是體貼。
  趙況看著曲長歌紅潤的臉頰說道:“看來是沒啥問題,這小臉紅撲撲的,我就放心了。”
  他說完,轉身就往外面走,曲長歌這一下想起那撓心抓肝的事兒還沒問呢,她就一把拉住了趙況的手。
  趙況回頭,沖著她溫柔地笑了起來:“怎么?舍不得我走?”
  因為關著門呢,外面那嘈雜的聲音根本傳不進來,這屋里沒其他人,兩人沒說話,屋里就很是靜謐,氣氛很好。
  曲長歌看了他半天,也不見他開口就噘嘴:“你個壞人,不跟你說了。”
  趙況拉過她,擁在了懷里:“傻子,我聽說馬志剛的事情了,所以過來看看你。你放心,這回馬志剛不會再回來了,說不定還得去后勤掏大糞了。”
  曲長歌心更很高興,趙況整人的本事她是知道的,他也從不說沒把握的事情,這是為了她做的,她自然是很高興的。
  趙況看著她滿眼星星地看著自己,親了她的額頭一口:“那人抓住了,你放心好了。”
  曲長歌將她的頭靠在了趙況的胸膛上,輕輕說道:“謝謝你!”
  “哎呀!”身后傳來一聲驚呼。
  曲長歌迅速和趙況兩人分開,這才轉頭去看卻是張淑蘭在門邊伸進來個頭,看著兩人做驚訝狀,見兩人都轉頭看自己,她就笑著把頭縮了回去,嘴里還叨咕:“沒看見,沒看見!”
  “師姐,你進來吧!”曲長歌很是無奈,別人看到還無妨,這師姐看到估摸著沒幾分鐘一車間能人人都知道了。
  趙況沖著她笑:“沒事的,咱們可是合法夫妻,旁人沒得說。”
  張淑蘭聽得曲長歌喊自己,又笑嘻嘻地走了進來:“哎呦,我是真的沒看到呢。”
  趙況直接說道:“嗯,看到也無妨,我和長歌是合法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