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59 準備請客

  蘇來娣認真地答應下來:“知道,我會小心的。”
  曲長歌又說道:“要是發現什么還是先跟我說吧,省得對方發現你去公安局了,這后續報告的事我去辦吧!”
  她也不用往公安局去,直接跟張獻民說就好了。
  跟蘇來娣又囑咐了幾句,曲長歌把秘境里摘的水果拿了一些出來。
  自從蘇來娣到食堂上班以后,曲長歌倒是不用發愁她是不是能吃飽的問題了,只是秘境里的靈氣充足,蘇來娣多吃一些這樣的水果對她的身體也有好處。
  曲長歌看著蘇來娣本來干癟的臉頰慢慢鼓了起來,那黑黃的膚色也向著白皙紅潤發展,她滿意地點點頭:“每天都要吃一些水果,這些水果可都是我從老家的山上摘的,保存得很好的,你也別舍不得吃,我以后兩三天給你一次水果。你不會保存,到時候放壞了就可惜了。”
  蘇來娣很是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姐,我……”
  曲長歌打斷她:“別說那些了,你不都叫我姐了,姐姐給妹妹點東西怎么啦,是不是?”
  蘇來娣眼眶有些紅,她在蘇家的時候別說吃水果了,就是水果想多看一眼都會被錢大姐罵得狗血淋頭,甚至有時候會挨一頓臭揍。
  曲長歌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對她關懷備至,而自己的親生父母對自己卻宛如仇人一般,好似生下她就是為了她能幫自己干活兒,簡直就是給自己生了個傭人、仆人。
  蘇來娣眨巴了一下眼睛,盡力不讓自己眼里流出淚來,然后用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是,姐,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曲長歌一只手將她摟住,拍了拍她的后背:“只要你不嫌棄,我愿意做你的親人。”
  椿樹在兩人中間掙扎了一下,然后伸出一個小腦袋來:“小姨,我也是啊!”
  蘇來娣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低頭看著這么個小家伙,笑著說道:“那是肯定的,小椿樹也是我的親人呢。”
  從蘇來娣那屋出來,曲長歌轉身對著蘇來娣說道:“來娣,你晚上還是小心一些,門窗都關緊了,也別出門了,萬一出事就不好了。”
  聽到曲長歌這樣的叮囑,蘇來娣自是當成最高指示來聽的,立馬連連點頭,聲聲保證。
  回到自己的屋里,曲長歌領著椿樹進了秘境。
  哪知道今天椿樹怎么也不睡覺,不論曲長歌如何哄,椿樹的大眼睛總是瞪得溜圓。
  曲長歌也無奈了,這小家伙今天咋回事了,他不睡覺自己如何出門浪呢。
  “椿樹,你是小朋友啊,不早些睡覺,保證九個小時的睡眠,明天去幼兒園該起不來床了,聽話啊,趕緊睡覺覺哦!”曲長歌用狼外婆哄小紅帽的口氣哄著椿樹。
  椿樹則是眨巴著他的大眼睛看著曲長歌,半晌才說道:“爸爸說讓我看著媽媽,一定讓媽媽跟椿樹一起睡覺才行。”
  “什么?”曲長歌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生氣,這家伙居然還放了暗哨在自己這里,不過他對自己這么盡心,她還是能體會到他的苦心。
  椿樹看媽媽生氣了,馬上又說道:“媽媽,爸爸還說,不讓我跟媽媽說,可是椿樹覺得不能欺騙媽媽。所以爸爸說的話,我都告訴媽媽了,希望媽媽聽爸爸的話,不要出去了。你肚子里還有小弟弟呢,萬一磕著碰著的都不好。”
  曲長歌也沒想到椿樹一個小小的孩子,擱別的小朋友,話說得都不太利落,他倒是能將這么一大段的話說得這么清楚。
  她摟著椿樹坐在床上,心里軟得一塌糊涂的。
  “媽媽不去了,媽媽聽椿樹和椿樹爸爸的話,不出去了,好好在家里帶著椿樹和小寶寶,好不好?”曲長歌低聲在椿樹的耳邊說道。
  椿樹小大人一般地點點頭:“媽媽,那樣就太好了,爸爸也說了,等以后媽媽肚子里的小弟弟出來了,還要讓我幫著媽媽帶小弟弟呢。”
  曲長歌也點頭:“行,椿樹是最乖的小寶寶,媽媽聽椿樹的。”
  自從他們兩口子帶著這個孩子以來,他一直都沒怎么給兩人添過麻煩,乖巧懂事,曲長歌對于這樣的孩子還有啥不喜歡的。
  小翠這時卻是跑了過來,它算是出去以后玩得很嗨了,所以心心念念地還要出去。
  “走不走?哎呀,今天椿樹怎么沒睡覺啊?”小翠有些后知后覺地發現椿樹還瞪著它呢。
  曲長歌忍不住調侃小翠:“你剛看到啊?”
  小翠有些不好意思:“椿樹啊,你今天怎么不睡覺啊?”
  “翠姨,我等會跟媽媽一起睡!”椿樹一直管小翠叫姨的。
  小翠愣怔地看向曲長歌,曲長歌只得答道:“今天我不出去了,你要是想去,我就放你出去吧!”
  “那行!”小翠今天可是在秘境里一直想著出去遛遛呢。
  曲長歌領著一人一蛇出了秘境:“好了,你就去吧,等天亮再回來也行,或是你跟著趙況,這樣我也放心一些。”
  小翠高興地說道:“你就放心吧!這里沒人能傷得了他的。”
  曲長歌點頭,小翠自己開門出去了。
  “好了,我們兩個今天就在外面睡吧!”曲長歌見小翠出去了方才對椿樹說道。
  秘境里是恒溫的,在里面睡覺洗澡都不用怕冷,可是在外面睡覺就有些冷了,好在如今的被子也很厚實,不用怕冷了。
  母子兩個摟著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趙況才帶著一身寒氣進了被窩。
  “情況咋樣了?”曲長歌怕吵醒椿樹,壓低了聲音問趙況。
  趙況湊到曲長歌的耳邊,小聲說道:“沒啥收獲,今天連安素瑾都沒動靜了,看來這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
  曲長歌又問道:“小翠呢?”
  “它都舍不得回來呢,說是天亮后再回來。”趙況回道。
  曲長歌搖頭,這家伙玩得不亦樂乎啊,都不愿意回來了。
  趙況摟住曲長歌:“趕緊睡一會兒吧,已經挺晚了的。”
  曲長歌也就沒再多說,靠在趙況的懷里睡著了。
  第二日早上起來,趙況早早就去領著大家晨練了。
  曲長歌稍微晚起來了一會兒,剛準備下床,腳伸進了床下的棉鞋,嚇了她一大跳。
  棉鞋里冰冰涼的東西是啥啊,就著微弱晨光一看,居然是小翠現了原形盤踞在她的棉鞋里了。
  她這一伸腳,小翠也嚇了一跳,從棉鞋里出來又化成了人形。
  “你咋睡我棉鞋里了?”曲長歌問道。
  小翠伸了個懶腰:“早上回來的時候那叫一個冷啊,出去到處看情況的時候還行,用了法術也不覺得冷。只是這一閑下來又不用法術,就有些待不住了,我這不是沒轍了,又不好意思叫醒你,只能在你棉鞋里睡一會兒了。”
  曲長歌想起來了,這家伙是蛇,就算是修煉了,估摸著還是喜歡冬眠的,溫度一低它就要犯困、不愛動了。
  “那我帶你進秘境吧!省得你沒精神頭。”曲長歌抱著還沒睡醒的椿樹,又將兩人的衣服讓小翠拿著,進了秘境。
  一進秘境,懶洋洋的小翠來了精神頭,它把曲長歌和椿樹的衣服放到木屋的床上,方才說起昨天晚上的所見所聞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天晚上太鬧騰了,昨天晚上家屬區也好,廠區也好,都安靜得不像話。
  小翠先是到處巡視了一番,見沒啥動靜,方才去了安素瑾樓下找到了趙況,然后一直跟著趙況。
  趙況回來,它也沒舍得回來,干脆偷偷摸進了安素瑾的房間,發現她已經睡得噴香,只得又跑出來去了那邊看那兩個存志。
  那兩個存志也乖乖地在床上呼呼大睡,小翠沒辦法只得又在整個鋼鐵廠游蕩了一圈,天都要亮了,它才游回來。
  曲長歌心想,既然小翠這么愛出去,干脆讓它去外面監視著,還不會被人發現,也省得趙況每天在外面飄著了。
  到了吃早飯的時候,曲長歌把自己的想法跟趙況說了說。
  趙況想了想說道:“這倒是個好主意,這兩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特別的冷,看著像是要下雪的樣子。要不是我修煉了心法,抗寒能力強,就這么一動不動地待著,昨晚上非得凍壞了不可。只是獻民那邊就管不了了,咱也不能說出小翠來,只能是讓他在監視的時候修煉心法抵御。這事兒都是他職責所在,寒天凍地的,還要一動不動地待著也真是不容易。”
  曲長歌點頭說道:“當警察也是不容易,我當將軍打戰那會兒也經常碰到這種情況,打起戰來,哪里會分什么冬天夏天的。有時候最冷的時候在北地,那叫一個冷啊,有時候下雪了也不能動,一動就能讓敵人發現問題,那家伙能讓人凍成棍啊!我那個時候手經常長凍瘡,爛了又好的,手都沒法看。到了最熱的時候,不論大太陽如何曬著,蚊蟲怎樣叮咬,也不能動,那日子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犯怵。”
  趙況不禁將曲長歌的手拿起來看了看、又親了親,這雙手上也有很多凍瘡的疤痕,只是用秘境里的水洗過都很淡了。
  因為后天就是元旦了,這是他們進廠的第一個元旦,廠里給每個職工發了一張菜票,每個職工都可以領一份雜燴。
  不光是發菜票,廠里還給每個職工發了五塊錢,讓大家都在新年高興高興。
  這的確是好事,曲長歌家里是雙職工,等于這個雜燴可以領兩份了。
  中午領雜燴的人太多了,趙況只是把蒸好的飯端回了家。
  吃飯的時候,趙況忍不住說起食堂的事:“哎,雖說大家第一次發了票,可也不至于這樣啊,我看中午那些在食堂打飯吃的人都要吃不上飯了,那隊排得,我看著都不敢上前,那么多的窗口還能繞了好幾道彎。”
  曲長歌想了想說道:“咱們確實是不用著急,等晚上晚些時候去,直接找來娣就是了,說不得來娣還會多給幾個肉丸子啥的。”
  “嘿,我怎么把來娣給忘記了。不過多要肉丸子啥的倒是沒必要,來娣在食堂剛剛站穩腳跟,咱們別讓她難做。如果你想吃肉丸子,這還不容易,咱們從秘境里拿些豬肉出來,咱們自己剁肉餡,我來炸丸子,我炸的丸子不會比食堂的差。”趙況有些不贊同。
  曲長歌說道:“咱家的油和作料啥的還夠不夠?”
  趙況說道:“這個容易,下午我請會兒假去一趟老劉那里,把需要的東西都買齊了,正好也能賣一些東西給他。”
  曲長歌說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這事兒我一個人就辦了,你等會把東西從秘境里弄出來,我一個人拉個板車就齊活了,你現在還是少干力氣活,這頭三個月最重要。”趙況不贊同。
  曲長歌是前世今生第一回懷孩子,她也很慎重,這是她和趙況兩人的第一個孩子,她也不想出什么意外。
  她說道:“你這么明目張膽地從樓上搬東西下來,然后還推板車出去,你就不覺得這樣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嗎?”
  趙況一聽,確實是這么回事,他這樣做引起人家注意就麻煩了,還是要低調一些啊!
  不然那十年馬上就來,據曲長歌說的,那就是相互揭發、相互使絆子,這事情要是勾連出來,自己一家子都落不著好。
  曲長歌見他愿意聽自己的了,就說道:“咱們還是借板車,不過我也將板車放進秘境里,等到了咱們經常用的那條背街的巷子再弄出來就是了。”
  趙況一聽,點頭應道:“行,就這么辦,咱們多買些東西,這次過節也請你班上的人一起吃個飯,都這么照顧你呢。”
  曲長歌說道:“行,咱們下午都請一會兒假,把事情辦了就好了。”
  下午兩人按照預定的計劃去了老劉那邊,換了一些市面上買不到的東西回來。
  到了晚飯,張獻民蔫頭耷腦地來了。
  曲長歌問道:“咋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