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60 為了請客忙

  “哎,一個個地按兵不動,我這里沒法開展工作了。”張獻民一副氣息奄奄的樣子。
  趙況笑了:“估計是看著要過節了,大家都過節去了。”
  曲長歌說道:“他們也要放假不是,那你過節回省城嗎?”
  “不回,這時候容許他們放假,我們可不能放,萬一他們心血來潮不放假呢?”張獻民兩手一攤。
  趙況點頭:“倒是這個道理,那你就跟同事倒著班唄!白天的時候不用你們看,我和長歌也幫著看著點。”
  張獻民終于恢復了一些,點頭說道:“嗯,也只能這樣了,爭取能回家過年吧!”
  吃過晚飯,趙況抱著椿樹和曲長歌一起去了趟食堂,這個時候別說是領雜燴的人了,就是在食堂吃飯的人都沒幾個了。
  曲長歌往賣飯的小窗口看了進去,沒有發現蘇來娣,倒是看到吳師傅在那指揮著食堂的人搞衛生。
  “吳師傅!吳師傅!”曲長歌伸長了脖子沖著背對著自己的吳師傅喊道。
  吳師傅一回頭看到是曲長歌,忙走了過來:“喲,好久沒見你過來了呢!”
  曲長歌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這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么!”
  吳師傅立馬就明白曲長歌的意思了,誰讓今天這一天食堂里干得最多的事情了。
  “是不是來拿雜燴的?”吳師傅笑著問道。
  曲長歌連連點頭,把不好意思給扔到了爪哇國:“是的是的,這不是早來全是人么!”
  吳師傅說道:“那你等會啊!”
  他說著就轉頭對著后面埋頭干活的人喊了一聲:“來娣啊,過來給這位姐姐領雜燴。”
  因為都是穿著白色的工作服,曲長歌還真是沒發現哪個是蘇來娣,等看到蘇來娣一臉驚喜地跑了過來,還笑著喊道:“姐、姐夫,哎呀,還有小椿樹,你們來了!”
  曲長歌把手里的盆和兩張菜票遞給了蘇來娣:“嗯,本來想找你的,可看半天都沒看出誰是你來,只好找最有特色的吳師傅了。”
  蘇來娣聽得抿嘴一笑,端著盆就往后面走了。
  吳師傅讓曲長歌這樣一說,也笑了起來,叉著腰說道:“你這丫頭,不就是說我是食堂最胖的唄!”
  曲長歌只得沖吳師傅拱拱手:“海涵!海涵!”
  吳師傅擺手說道:“沒事沒事,跟你們這些小姑娘逗著玩兒呢,你等來娣給你們拿,我還要盯著他們干活兒呢。”
  曲長歌忙說道:“吳師傅,您先忙您的,不用管我了。”
  吳師傅轉身走了,突然旁邊又伸出個腦袋來:“哥!嫂子!”
  兩人定睛一看,卻是幾天沒見的李立,小伙子好似臉頰上豐潤了一些,看來在食堂里干活兒這身體都好了些。
  趙況說道:“小立,跟這里還習慣嗎?”
  李立說道:“太好了,總歸比在家里傻坐著的好,不光能補貼一些家用,還能在食堂吃兩頓,把自己的肚子填個飽。比起原來在家,大家都舍不得吃,總是吃個半飽強太多了。”
  曲長歌接著說道:“那就行,好好干,你能想著幫家里減輕負擔已經很不錯了。你奶咋樣了?”
  李立說道:“我奶眼睛已經完全好了,如今已經開始做飯了,她做的飯比我媽做的好吃多了,我現在正跟著她學呢,希望以后能在食堂里用上。”
  “那就好,這兩天我也過去看看她老人家。”曲長歌聽到李老太太已經可以做飯了,想來以后被陳芳玲欺負的時候不會有了。
  李立敬了似是而非的軍禮:“謝謝嫂子!我就不說了,那邊還有活兒呢。”
  他說著拿著手里的抹布往后面去了,曲長歌又等了半晌功夫才看到蘇來娣端著自家那個大盆過來,好似很滿,因為她走路的速度都慢了。
  到了小窗口這里,蘇來娣往那窗臺上一放,曲長歌將上面的蓋揭開才看到盆里的情況。
  我的媽呀!這是把剩下的東西都打到盆里來了吧,差一點就到盆沿了,難怪蘇來娣走得小心翼翼的。
  曲長歌轉頭看了四周,還好沒人看到,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來娣,你打這么多,會不會影響你啊?”
  蘇來娣笑道:“沒事啦,姐,你放心好了,食堂多做了好些,我還把我那份也放到里面了,所以姐你就放心大膽地端走吧!”
  曲長歌也知道這個時候也只能是若無其事地端著,不然嚷嚷開只會對蘇來娣不利。
  “那謝謝了,你元旦能休息半天嗎?我們請客,你也過來!”曲長歌忙邀請蘇來娣。
  蘇來娣搖頭:“可能夠嗆,那天我們會很忙,據說是省里總廠那邊會來人檢查,中午肯定要在食堂吃一頓的。”
  旁邊抱著椿樹的趙況忍不住插嘴:“那晚上過來也行,我們給你留菜,咱們一起吃。”
  蘇來娣笑得見牙不見眼:“嗯,姐、姐夫,那我后天晚上跟吳師傅說一聲,早些下班過去,不讓你們等時間長了。”
  回家的路上,曲長歌瞅著四周無人的時候,將那一滿盆的雜燴放進了秘境里,省得她端著老是怕灑了,這個時代如果浪費糧食了,那簡直是會被人唾棄的。
  趙況抱著椿樹在旁邊看著曲長歌鬼頭鬼腦的樣子,父子兩個臉上無奈的表情如出一轍。
  曲長歌放完雜燴,一回頭看到父子倆的表情,差點沒嚇她一跳:“哎呀,你們兩個人咋那么一致呢,搞得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椿樹先出聲說道:“媽媽,我們倆在呢,沒人會發現你偷藏東西了,不用那么……”
  說到這里,椿樹撓了撓頭有些詞窮,不知道如何形容媽媽剛剛的樣子。
  趙況忍住笑,拍了拍椿樹:“好了,媽媽也是為了謹慎行事,咱們還是先回家再說吧!”
  三人說說笑笑地回家,趙況放下椿樹對曲長歌說道:“長歌,我今天晚上先去老師家里說一聲,晚上咱們的活兒多,還是先請個假,后天請客也叫老師和老太太過來。”
  曲長歌說道:“那是自然,你給老師也帶一些雜燴過去,雖說他也有菜票,可是他家里還有老太太在呢,咱們做小輩的少吃點也要讓老太太吃好了。再說了,來娣給咱們的可真是不少呢。”
  趙況點頭說道:“可不是么,等今天晚上炸好了丸子什么的,咱們明天晚上再去李叔家里送一些。”
  剛剛看到李立,趙況也才記起李家來。
  曲長歌這兩天一直沉浸在初孕的喜悅中,還真是忘記了那個把好消息帶給自己的李老太太,她覺得這么大的好消息,一定要去跟李老太太分享一番。
  “是,明天晚上送一些給李奶奶,要不是她,我現在還不知道有了寶寶。”曲長歌一邊說一邊幸福地撫摸自己還沒隆起的腹部。
  趙況說道:“嗯,李叔人不錯,就是不太懂的變通。他家小立看著比他要圓滑一些,而且還比較懂事,也勤快肯干,不是那種只想著自己的自私人,以后李家有他在肯定也能支撐下來了。”
  說完話,趙況就先端著分出來的雜燴去了馮工家里,曲長歌則開始準備東西。
  雖說趙況不讓她弄,可她覺得自己不能像個廢物一般,再加上還有小翠這個外掛呢,力氣活都扔給它沒問題。
  趙況回來的時候,曲長歌已經把東西在秘境里都準備好了,小翠還站在秘境里的灶臺處等著呢。
  “老師和老太太答應了嗎?”曲長歌問道。
  趙況笑著說道:“本來不肯來的,后來我就跟老太太說椿樹想她了,她一聽就坐不住了,恨不得現在就來家里看椿樹呢。”
  曲長歌說道:“嗯,椿樹就是殺手锏,老太太一聽椿樹準能同意,你算是摸著老太太的脈了。有了老太太過來,老師也沒得說了。”
  “就是這么回事!”曲長歌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兩人也沒多話,直接抱著昏昏欲睡的椿樹進了秘境。
  椿樹也很乖,聽話地自己去了木屋里的床睡覺去了,不能幫忙,也不能幫倒忙。
  這一回雖說主力軍是趙況,可小翠也是能幫上不少忙,那些體力活小翠都一力承當下了,曲長歌則是幫著打點下手,還讓趙況嫌棄占地方了。
  曲長歌倒是知道趙況的意思,他不過是想她能早些休息,不要跟著他一起忙活了。
  可是曲長歌又哪里舍得丟下趙況一人去休息,她只得正面提出來:“我跟著你一起干一些輕省的活兒,等會兒我再去修煉一下心法,這精神頭也好,體力也好都能恢復,保證不讓肚子里的孩子跟著一起難受。”
  趙況知道趕不走她了,只好說道:“那就把炸丸子這段時間過去,你就去修煉心法,然后去木屋和椿樹一起睡會兒,行不行?”
  曲長歌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緊,只好點頭答應下來。
  不多會兒,趙況手腳麻利地把肉丸子全都炸完了,只剩下蛋卷需要蒸,這種活兒他都不需要做了,只要小翠幫忙看著火,等到一定時候讓小翠把火滅了就行。
  趙況把東西都分配好,直接拉著曲長歌去修煉心法了。
  運行了一周天,趙況又過去看了看火上蒸的蛋卷,都已經好了,讓小翠把火滅了,他則拉著曲長歌回屋睡覺:“這回我都回去睡覺了,你總可以跟我一起睡覺了吧?”
  曲長歌無奈地說道:“可以,當然可以的。”
  趙況又說道:“明天晚上我再稍微準備好,這樣后天中午請客吃飯的事兒就容易辦了。所以,明天晚上你就別陪著我,陪著咱們椿樹睡覺就好。”
  元旦這天鋼鐵廠大部分工人都休息,只留一小部分值班的,所以他們也有幸能都休息一回,要知道為了過年能回一趟省城,他們都已經好些天沒休息了。
  曲長歌說道:“行,明天我保證陪著椿樹。”
  有了曲長歌的保證,趙況心情也好了很多,他在干活兒的時候一直還要分著心看著曲長歌,就怕她有個啥閃失的。
  他也不敢說出來,怕曲長歌心里不舒服,只能這么張羅著心看著點了。
  小翠卻在這個時候沖著曲長歌喊道:“長歌,把我先放出去唄!”
  曲長歌沒想到它幫了這么多的忙,居然還有心情出去浪,只得點頭說道:“行行行,我先把你送出空間,你到天亮的時候就要回來啊!”
  “沒問題!”聽到能出去,小翠的臉上滿是興奮。
  趙況忙說道:“那我們都出去睡吧,我先去抱椿樹。”
  他說著就放開曲長歌進了木屋,不多會兒功夫就抱了睡得香噴噴的椿樹出來,大家一起出了秘境。
  曲長歌和趙況帶著椿樹上床睡覺,小翠一個人嘚瑟地出去了。
  可能是修煉了一周天的緣故,兩人睡的時間不長,卻睡得很香甜,精氣神都很好。
  這一天曲長歌和趙況兩個都過得挺逍遙的,因為明天放元旦的假,今天大家好像心都已經飛走了,好在這時候所有工作都上了正規,只要盯著的人仔細一些就沒問題。
  對于元旦的午飯,班組里的同事都很高興,知道趙況做飯好吃,自己算是有口福了。
  只是這要留下來值班的人選讓兩個師父都有些撓頭,最后決定還是石頭剪刀布來決定了,省得這幫徒弟們說師父們偏心。
  曲長歌就不用參與了,她是請客的主家,沒了誰也不能沒了她。
  沒想到陳衛東和徐振那邊一個悶葫蘆輸了,沒辦法,陳衛東只得跟曲長歌叮囑道:“小師妹,二師兄這回可是在車間值班,你可要給二師兄留些好菜啊!”
  “那是自然,這二師兄就別操心了,不光給二師兄留好菜,還給你們送到車間來,讓你們吃上熱乎的。不過,這酒就不能拿了,上班時間喝酒可不行。”曲長歌打趣道。
  陳衛東大手一揮:“只要有吃的,這酒不酒的都無所謂,放心好了,這工作的事情絕對不會馬虎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眼睛看向自家師父和徐振,見兩人的臉色果然好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