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馴夫記》 最新章節: 第三百七十四章 西北寄了包裹來(01-26)      第三百七十章 發現線索(01-26)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傳達室的鬧騰(01-26)     

重生六零馴夫記361 趙東升送東西來了

  還沒等下班呢,趙況就過來找曲長歌了,臉上滿是喜色。
  曲長歌笑著問道:“啥事這么高興的?”
  趙況說道:“咱爸過來了,給咱們孩子帶了好些東西呢。”
  曲長歌一聽是趙東升來了,也很高興,這一晃也有大半年沒見趙東升,雖是經常有信和電話聯系,心里還是很掛念他的。
  她轉頭看向師父王巧珍,王巧珍沖著她努嘴:“行啦,你趕緊去吧!”
  曲長歌忙說道:“謝謝師父了!”
  兩人走出工作區的傳達室就看到趙東升站在傳達室門口,腳邊還放著兩個大的旅行袋。
  “爸!”兩人齊齊喊道。
  趙東升轉頭看到曲長歌和趙況朝自己走過來,也笑著迎了上去:“哎呀,我看看我看看,我們長歌臉上長肉了,不錯不錯!”
  對于趙東升這種只看到曲長歌,看不到自己的行為,趙況只覺得自己肯定是從路邊撿的。
  不過,他也不吃醋了,如今曲長歌的肚子里是他的孩子呢,他覺得這個孩子將兩人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了。
  曲長歌聽了趙東升的話趕緊摸自己的臉:“是嗎?爸,我是長胖了?這可怎么好?”
  趙東升瞪她:“長胖了就對了,這是好事,絕絕對對的好事。”
  曲長歌嘿嘿笑了起來:“我這不是怕長胖了以后瘦不下來么。”
  “沒關系沒關系,你就是太瘦了,有肉了都漂亮了。”趙東升對兒媳婦那是不吝夸獎。
  趙況彎腰將趙東升的兩個行李袋提了起來:“爸,咱們回家聊吧!”
  “對對對,咱們回家聊,是不是還要去接椿樹啊?”趙東升想起椿樹來。
  趙況說道:“沒關系,還沒到幼兒園放學的時間,等咱們先回去了再說。”
  曲長歌也勸道:“是啊,咱們先回去,您坐這么長時間的車,先回去松快松快!”
  趙東升點頭:“行,先去看看你們在這邊的房子怎么樣!”
  三人回到家,趙東升左左右右地看房子里的擺設,搖頭道:“這房子太小了啊!”
  “不小了,青工多半住單身宿舍呢,只有我們結了婚的才有鴛鴦樓住,要住上居室的話,估計還得過兩年了。”趙況說道。
  趙東升沉吟了一下:“你們這馬上就要添丁進口了,這房子如果只帶著一個孩子還好,有兩個孩子就施展不開了。”
  曲長歌說道:“沒關系,這不兩個孩子都小,我們只要把這床加寬一些就能睡下了。等過了兩年,他們都長大了,那個時候也應該會分居室了。”
  趙東升說道:“你媽說過來幫你們帶著坐月子呢,如果三個大人加兩個孩子,那怎樣都住不下了。”
  趙況和曲長歌都商量好了,這個孩子生下來之前把秘境里木屋里加一張床,這樣就可以趙況帶著椿樹睡,曲長歌帶著小的那個睡了。
  可是他們真的沒想到趙東升和楊秀娥會有這樣的決定,他們想著省城那邊大哥有兩個孩子要看著呢,小的那個還沒一歲。
  趙芳又上山下鄉當知青去了,所以家里還真沒人幫著看孩子。
  趙況忙說道:“真的不用,我們兩個絕對折騰得開,不用媽過來了。大寶雖說上了幼兒園,不是還有娜娜么,娜娜可還沒一歲呢。再說了,媽過來了,爸就沒人照顧了。”
  趙東升大手一揮:“娜娜可以放到她外婆家里帶一陣子,我這里更沒關系,一個月還是能克服的,大不了就去吃食堂了。”
  趙況不想這樣啊,要是楊秀娥來了,天天在家呢,這個家又只有這么大點地,哪里還能進秘境里舒服呢,就是給寶寶洗澡都是問題。
  他趕忙又說道:“那哪行啊,您年紀越來越大了,媽不在身邊照顧您,讓媽過來伺候月子,我這里就不同意,還是讓她在省城,我們這里實在是倒騰不開,就這么大的房子,您也看了,我這肯定是住不下去啊!”
  趙東升想了想,眼睛一亮:“你不用管了,我去找你們廠長聊聊,這事兒他就得幫忙解決了。”
  然后他又語重心長地說道:“你也別勸我了,你們這是第一個孩子,你們也沒啥經驗,要是長歌的月子坐不好,以后對身體也不好啊!你們還年輕,不知道深淺。”
  趙況忙攔住:“爸,咱們廠子剛成立沒多久,您就想讓廠長走后門,那怎么行?再說了我們都帶過椿樹了,這個經驗還是有的,而且廠里的同事都挺照顧的,肯定沒問題。”
  曲長歌一直沒言聲,不過她也是不想楊秀娥過來,實在是自己這里多了人就不方便了,一天兩天還行,時間長了就不好了,好些東西不能讓人發現啊!
  趙東升這里根本就不服氣,還準備說什么,曲長歌趕緊說道:“爸,您給我們帶了什么好東西,這兩大袋子呢。”
  這個話題成功轉移了趙東升的注意力,一邊蹲下身來打開行李袋,一邊笑著跟曲長歌說道:“有娜娜小時候用過的,還有我們買的。長歌,你可別嫌棄啊,這小孩子的衣物穿過的是最好的。”
  曲長歌看著趙東升從袋子里拿出來的小孩子東西,很是高興地接了過來。
  趙東升興致勃勃,一邊遞東西過去,一邊說著這東西的來歷以及用處。
  趙況心想,還是要勸勸趙東升,不好當著曲長歌勸,等晚上拉著他出去散步的時候再說,他這個時候還是早些開始做飯的好。
  多虧每次都為了掩人耳目,他們都是把煤火爐子都放到外面的,只是洗菜不太方便了,倒是昨天晚上不光炸了丸子、蒸了蛋卷,還有食堂里領回來的雜燴呢。
  趙東升把東西都拿出來,直接堆了一床。
  曲長歌很是喜歡這些小衣服啥的,拿著那些東西愛不釋手的。
  趙東升看趙況開始做飯了,點點頭:“小況還是不錯,知道好好照顧長歌,我就放心了!”
  趙況頓時覺得自己真的不是他爸他媽從路邊撿的嗎?咋這樣心酸呢。
  趙東升還不覺得他已經把小兒子的心蹂躪了千百回,接著又說道:“對了,還是我去接椿樹吧,長歌在家多休息休息,一個人頂著兩個人的身子呢。”
  曲長歌忙說道:“爸,還是您休息一會兒,我去接就好了。”
  “不用不用,你就跟家多休息,我去就好了。”趙東升連忙拒絕。
  曲長歌又說道:“爸,您都不知道幼兒園門朝哪開呢,還是我去吧!”
  趙東升指著自己的嘴說道:“鼻子下面就是嘴,問問就行了。”
  趙況忙說道:“那不行,幼兒園阿姨不認得您,哪里會讓您接。”
  趙東升想了想也是,就沖著曲長歌說道:“長歌,那你就陪我走一趟,讓老二一個人在家做飯就是了。”
  曲長歌這回同意了,這家伙不讓去不行了啊!
  她趁著趙況跟趙東升磨嘰的時候,趕緊從秘境里轉移出不少的吃的,等東西都放好了,她才叫了趙東升跟自己一起出門。
  兩人接了椿樹回來,椿樹一路上小嘴可會說了,哄得趙東升高興不已,直接讓椿樹騎大馬回來的。
  到了家,趙況的飯菜已經上了桌。
  一家人正準備開始,突然聽得門外有敲門聲,趙況這才記起他的好哥們張獻民來。
  趙況開了門,將張獻民讓了進屋。
  趙東升猛然看到張獻民穿著和趙況和曲長歌一樣的工作服也驚了:“獻民怎么回事啊?”
  張獻民也沒想到一進屋就看到趙東升坐在飯桌邊了,他只好硬著頭皮喊道:“叔!”
  趙況忙解釋道:“爸,獻民這是出任務來的我們這里,您可別說漏嘴了。”
  趙東升倒是知道這事情的重要性,翻著白眼對趙況說道:“臭小子,你爸是啥人,還不知道這,部隊的紀律爸是一輩子都不會忘的,還用你小子來叮囑。”
  趙況拿他也沒轍,反正他爸懟他是常態。
  張獻民忙過來圓場:“叔,小況他也是擔心我,主要是這廠子里有特務。”
  趙東升連連擺手:“獻民,你不用跟我說,這事兒我不知道最好。”
  他說完,又沖著趙況說道:“老二,這獻民可是為了國家的事,能幫上忙的,你一定要幫忙啊!”
  趙況這回也學著他爸的樣子,翻著白眼說道:“瞧您說的,我這可是在您的教育下長大的,這點覺悟都沒有哪行啊!”
  趙東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小子,還跟我學上了,真是的。”
  張獻民說道:“叔,我和小況這些年的交情了,我有困難,他是一定會幫的,您都不用說,那是絕對的。”
  曲長歌也幫著說道:“是的,爸,二哥他不光幫忙,就是每天晚飯都變著花樣兒地給我和獻民兩個做,就是為了我們兩個能身體好一些。”
  “嗯,這就對了。”趙東升也不知道為什么,在小兒子面前官腔打得十足。
  他自己覺得這是因為老大從來不在他面前打過反口,而老二這臭小子雖然對自己還算好,可是在長歌的事情他可是非要跟自己擰著干的,所以他總是對老二有些隨時拿著他點的意思。
  趙況也拿自家老爸沒轍了,他無奈地說道:“謝謝爸的夸獎。”
  趙東升對著張獻民說道:“來,獻民坐下吃飯吧!”
  張獻民經常出入趙家的,很少在趙家講客氣,所以這會子也聽話地在趙東升身邊坐了下來,趙況則是直接在碗柜里拿了一套碗筷出來給張獻民。
  因為菜品豐富,大家都吃得非常好。
  趙東升也沒想到自家兒子在這邊過得這么好,吃完了還拍著趙況的肩膀夸道:“你小子不錯,不光給我們寄那么多的東西,自己吃得也不賴。”
  張獻民掏出手帕抹了抹嘴上的油,方才說道:“叔,小況不錯,我每天晚上來吃飯,吃得都挺好的。”
  “他就應該這樣,你們兩個多少年的朋友了。”趙東升好似自己夸兒子可以,旁人夸起來,他就得唱反調。
  趙況兩眼望天,曲長歌則看得捂嘴偷樂,這父子倆太有意思了。
  只有椿樹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還有些不明白媽媽為什么笑,爸爸為什么看房頂。
  張獻民也不愿意夾在父子倆中間,吃飽喝足了趕緊撤退了。
  趙況也正好抓著張獻民幫自己把吃完飯的碗筷收拾到洗漱間去,兩人都走了。
  趙東升也不管兒子的事,而是跟曲長歌問起最近的情況來。
  知道同事都很照顧曲長歌,趙東升也不禁點頭。
  聽到曲長歌說李叔家的事,趙東升一拍桌子:“對了,他家都遷過來了,我還沒過去看看呢,今天晚上讓老二陪我一起過去看看。”
  曲長歌點頭說道:“您今晚上不去,我們也是要過去的,正好昨天晚上我和二哥兩個炸了不少丸子,又蒸了一些蛋卷,我們想著給李叔他們送一些過去。”
  “嗯,你們都是好孩子。老李這人對戰友們都沒得說,也從不在戰友們面前說自己的難處,是個好人。老二說得也對,老李這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好面子了,其實大家互相幫助都是應該的,哪能只讓你幫助別人,別人不能幫助你呢。老二做得很好,這解決一個孩子的工作問題,總好過一家人挨餓吧!”趙東升不禁唏噓道。
  兩人又說了會子話,趙況就從外面端著洗好的碗筷進來了。
  曲長歌對趙況說道:“晚上給李叔家送丸子和蛋卷,爸說他也過去看看老戰友。”
  趙況說道:“那行啊,長歌你去不去?”
  趙東升忙說道:“這大半夜的讓長歌出去干嘛?我們兩個大男人去就是了。”
  曲長歌說道:“爸,其實也沒事,醫生還讓我多走動呢,到了生的時候容易些。”
  趙東升搖頭:“這黑燈瞎火又這么冷,你還是別去了,等大白天的時候多走走就是了。”
  曲長歌無奈,只得讓趙東升和趙況兩個去了,她則在家里看著椿樹。
  等到隔壁蘇來娣回來的響動聲,曲長歌才記起一件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