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26 旅途(二)

  
  水是溫的,味道清冽。
  秦妙言倒了一些在自己的水囊中,蓋好蓋子放在一邊。
  “沒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從前的事。”
  她嘴角雖然帶著笑,語氣卻是無盡的悵然。
  蕭望之看著她清秀的側臉,忽然見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話到了舌尖,卻怎么也無法宣之于口。
  他怕這樣不太好,會嚇到她。
  “大公子來之前帶了三十個暗衛,沒想到這三十人竟然都能以一當十,看來我們此去杭州府一定是順利的了。”秦妙言狀似無意,笑著說道。
  蕭望之抬眸看著她,她正巧也在看自己。
  兩個人的眼神就這么碰在了一起,只是她的眼神太過清澈,好似一眼就能要人看到底,又仿佛太過幽深,不知盡頭在哪里。
  蕭家的暗衛以一當五也是可以的,只是個個都能以一當十,那不知是要花費多少年才能訓練出來的死士,在這種緊要的關頭,一時間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暗衛藏在暗處,每當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會適時的出來,替他們打退那些暴徒。
  但是秦妙言說的沒錯,他們這次帶來的暗衛身手實在是太過矯健敏捷了,以至于他們的隊伍里無有一人毫發有傷,這根本不是以一當五,而是以一當十。
  既然帶來的暗衛不可能多出來,那就只有另一種可能了還有人在暗中幫他們。
  蕭望之沉吟著,不由瞥了眼不遠處的趙闊。
  他似是正巧放下竹著,目光無意的一掃。
  兩人自然而然的打了個照面。
  蕭望之飛速地轉回自己的視線來,淡淡說道:“不錯,這些暗衛畢竟在蕭家的暗樁里培育多年,這點能耐還是有的。”
  秦妙言默默地點頭,表示贊同,實際心里跟明鏡似的。
  旁人以為她不知道蕭望之是定國公之子,她當然也要裝作不知做個啞巴。
  否則一不小心怕是就要被人當成妖怪或是細作了。
  “這粥是不合你胃口嗎?”蕭望之問道,他見她似是也沒有要吃的意思。
  連日來奔波,的確是沒什么胃口……不過秦妙言還是端起來,嘗了一小口。
  “今天的有點咸了。”她馬上放下喝了口水。
  這廚子是撒鹽巴的時候手抖了?
  “是嗎,”蕭望之思索了會兒,“我倒是沒嘗出來,等會兒幫你去說說。”他說著要起身。
  “大公子,不用了那么麻煩!”秦妙言叫住他,“可能是我口味淡一些吧,不過就是幾天的路程,咸一點、淡一點也沒什么區別。”
  “這有什么麻煩的,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只是說著說著,秦妙言卻忽然發現蕭望之變了個臉色。
  她順著他的目光舉目一看,發現是趙闊朝著這邊來了。
  蕭望之面色就變得很平淡,“你來做什么?”
  “看公子和秦姑娘聊的很開心,某過來湊個熱鬧。”趙闊瞥了秦妙言,泰然自若的說道。
  秦妙言垂下眸子,眼觀鼻鼻觀心,沒說話。
  她那一雙素手輕輕地攪動著碗中的白粥。如果仔細看的話,趙闊很輕易的就可以看出來,眼前這份白粥,臘肉的分量可比他們的多了去了。
  能不咸嗎?不咸才怪好不好!
  蕭望之不喜歡他這探究的眼色,仿佛是要看透他一般。
  “有什么事我們我去一邊談。”他皺著眉說道,語氣帶著幾分警告的意味。
  “也沒有什么要緊事,”趙闊笑著,轉而問一邊的秦妙言:“就是想問問姑娘,這幾日身子可還好?只怕你沒有出過遠門,這一路奔波勞累受不住,若是哪里不舒服也休要不好意思開口。”
  “趙大人放心,便是有哪里不舒服我苦著誰也不會苦著自己,”秦妙言揚了揚唇:“畢竟我自己就是大夫呀。”
  趙闊哈哈大笑:“秦姑娘還真是風趣!”
  秦妙言就垂眸淺笑。
  蕭望之冷冷的看了一會兒趙闊,忽然大長腿一邁,轉身就離開。
  這個……貌似玩笑開的有點大。
  趙闊怔怔的看著走遠的蕭望之,額頭上頓時就冒出了冷汗。
  “趙大人要不要去看看大公子,”秦妙言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見大公子面色似乎不太好。”
  …………
  一路上蕭望之都沒怎么理會趙闊。
  當然,趙闊其實也不是什么嘴碎多言的人,他存了一點點想要討好蕭望之的心思,只不過總是因為沒有把握住尺度,每每惹到了人家。
  他本來是想著,國公派了這么多武功高強的暗衛來保護少主,少主即便面上不顯心里也一定是有數的。
  若他再時不時旁敲側擊幾句國公爺的良苦用心,便是少主嘴上不會說什么,心里也一定會有所松動。
  只是事情的發展似乎并沒有像他預料的一般。
  ……趙闊眼看著蕭望之在他靠過去的那一瞬間避開了,心里無聲的嘆了口氣。
  駿馬竹批雙耳峻,風入四蹄輕。
  有良駒在側,再加上暗衛的護送,半個多月的時間一行人就順利到達了杭州府余姚。
  之前霧靈山的位置是秦妙言告訴黃陵的,黃陵一直對她深信不疑,當然不過會多想。
  但她本身只是個十六歲的閨閣小姐,面對的又是蕭望之和趙闊這等心思縝密之人,當然不能說她從前來過這里,只能假托說是從師傅的醫書上看到的,上面記載著驅瘟藥之一的苦種。
  因為死前的那段記憶太過深刻,又有黃陵帶路,所以一行人很輕易的就找到了武陵山上種植苦種的那戶老人家。
  站在成片的藥圃和破舊的小院子面前,秦妙言感慨萬千。
  從前的那一年,她就是死在了這里。
  老太太對她很好,知道她快不行了,還是好心的收留了她,為她尋了一處遮蔽之處。
  生前的那些畫面,午夜夢回間還是會常常來到她的夢中……原來時間真的是治愈的良藥,或者說她不是病好了,只是麻木了。
  先是遣退了帶到的幾個護衛,讓氣氛看起來不是那么的嚴肅,默言才整理好儀容上前敲門問好。
  他說話溫和有禮,很快就贏得了開門小丫頭的好感。
  “你等著,我這就去叫我家阿婆!”
  不一會兒出來了一個五十旬上下的老太太,雖步履有些蹣跚,卻仍舊身體康健。
  她上下打量了他們一眼,溫和的問道:“不知諸位貴人們上門來是有何事?”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