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29 解衣

  又開始做噩夢了。
  夢里不再是爹娘被何有德何有仁抓的夜晚,而是回到了她的小時候。
  她腳步是虛空的,恍惚中不知是誰揭開了簾子……好像是茯苓的姐姐忍冬。
  她笑靨如花,挑開簾子朝著屋里拔步床上笑道:“姑娘又在偷看什么呢,也不去繡小繃,要太太看見又該說您了!”
  “哎呀好姐姐,你不說我不說,阿娘哪里會知道!”
  床上跳下來一個小小的女孩子,扔了手里的醫書,一身桃紅色的短褙子,光著小腳丫就抱住了忍冬,搖搖晃晃她的手不放。
  忍冬比她大一歲,看起來卻像是個大人了,她攙著女孩兒上了床,仔細的給她的小腳丫著上白襪,“姑娘往后嫁人也這般隨意,在婆家可會羞死的!”
  女孩兒這下可真羞了,兩腮飛紅,笑罵著要打她。
  兩人正玩鬧著,門外的茯苓探頭探腦,嘟囔道:“太太來了……姑娘再欺負姐姐,姐姐就別幫姑娘打馬虎眼了!”
  “小茯苓,你亂說些什么!”女孩兒可氣了,碎碎念的從床上下來,“我哪里欺負過忍冬姐姐,我可是拿她做親姐姐呢!”
  剛剛出了門口,卻見院門一開,走進來一個三十許上下的少婦,手里不知端了什么,老遠就能聞見一股清香味兒。
  少婦一見女孩兒身型單薄就豎眉嗔道:“快快進去,這是要凍病了,娘不是說過不用出來迎的嗎!”
  女孩兒卻沖上前去,撒嬌道:“娘,娘,你是不是又做了桃花燒!女兒要吃,女兒要吃!”
  “妙兒是不是又淘氣了!”
  少婦的身后走進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他大步邁著步子進來,一把將小女孩兒抱在了懷里。
  小女孩兒就甜甜的笑了,喚一聲“阿爹”,身處一只小手去夠少婦手中的桃花燒,飛快的塞進嘴巴里,在母親發飆之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咽了下去。
  少婦失笑:“真真是個瘋丫頭!”
  一家三口朝著屋里走去。
  秦妙言看的呆了良久。
  這是阿爹,阿娘,還有小時候的她……
  她忍不住捂住嘴巴,淚水在眼角打轉。
  不、不是的,為什么還要她做這樣的噩夢……明明都回不去了啊!
  “不要……你們不要離開我……”
  懷里的人在小聲的哭著,她緊緊地閉著自己的眼睛,羽睫沾滿了小小的淚珠。
  蒼白的唇瓣輕輕地翕動著,小巧的鼻頭紅彤彤一片,“阿爹,阿娘,別離開我……”
  說著她開始不安的掙扎起來。
  蕭望之手忙腳亂的去握住她冰涼的手:“在這,都在這兒,你別怕!”
  秦妙言就不動了。
  但是她適才一掙扎,肩上的傷口瞬間又撕裂開,里面流出鮮紅色的血。
  五月里衣衫很薄,那箭硬生生的釘進了她瘦削的肩胛骨里……蕭望之不忍去看,露出的肌膚粉紅色的皮肉猙獰翻飛。
  他喉嚨上下一滾,額頭上不由冒出細細密密的汗珠,卻只能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汗巾為她擦去傷口上的血漬。
  該怎么辦……難道真的要……那豈不是趁人之危?
  蕭望之一聲嘆息。
  他見秦妙言安靜的伏在他的懷里,忽然不說話了,心里頓時咯噔一下,去輕拍她的臉:“妙言,妙言?”
  懷中的人就軟軟的痛吟一聲。
  小臉只有他手的巴掌大小,此刻幾乎失盡了血色,捏在手里軟的好像是一灘水。
  松了口氣,但蕭望之卻生不出任何的旖旎心思來。
  他抱著懷里毫無聲響的她,又是心疼又是自責。
  為什么,為什么她要為自己擋下這一箭?
  看著她的肩膀,箭羽是直接射透了她的肩胛骨,兩頭已經被他清理了去,但這一箭的力道有多重,便是擱在他的身上也不一定能受的住啊!
  他忍不住打量懷中的少女。
  微微蹙起的遠山眉,平日里溫柔如水的眸子刺客緊緊地閉著,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攝人心脾光華……
  “我不會要你有事的。”蕭望之下定決心,輕輕的放下懷中脆弱的人兒,將身上的外衫脫下來為她披上,旋即大步離開。
  …………
  秦妙言睜著一雙空洞的眼睛,呆呆的看著頭頂嶙峋的壁石。
  良久,她轉了轉眼珠,脧向一側……一片黑黢黢,好像是石洞的樣子。
  在她昏倒之后是不是還發生了什么,大家都去哪兒了,這里為何會只有她一個人?
  秦妙言試著想坐起來,只是受傷的左肩疼的實在是令她汗流浹背,試了兩三次她都沒能夠坐起來,反而牽動傷處的裂口,不斷有血液潺潺的流出來。
  血液的流失令她開始頭暈眼花。
  總不能在這里等死吧。她氣喘吁吁、暈眩著的想道。
  干脆一咬牙,將另一只沒有受傷的右手死死地拽住了右腿上的衣衫,強忍著撕心裂肺的痛,她緩緩的直起了身子……真的是好難受,她快要疼昏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身邊有沒有人,也許這一昏,可能就再也醒不過來。
  她不要不明不白的死在這個地方!
  旁邊有塊石頭,她昏花著眼睛靠在上面,雙手開始顫抖,額頭冒出點點的汗珠。
  秦妙言忍痛褪下解下腰間的系帶,將左半部分的衣衫慢慢褪下,微微側頭,她終于看到了肩上那道猙獰的傷口……好像看一看都會覺得疼。
  她忍不住低低的悶哼起來。
  蕭望之回來的時候,手中捧著一只破碗,他看到秦妙言暴露在空氣中的左肩,原本如玉般白皙的肌膚上一片血污凌亂,霎時臉一白。
  “秦姑娘!”
  他過去的時候,秦妙言終于放棄了掙扎,緊闔著雙眼倒在了他的懷中。
  少女沒什么分量,在懷里都是輕飄飄的,可蕭望之卻好似覺得捧了一把燙手的山芋,他強迫自己不分心,忽略她殘破衣衫下精致玲瓏的曲線,抬手撫上她軟潤的肩,“你還好嗎,我要為你拔箭了。”
  聲音輕的仿佛怕嚇到她一樣。
  秦妙言就睜開有些看不到焦距的眼睛,看著蕭望之。
  蕭望之心猛然一跳,下意識的將放在她肩上的手收了回去。
  秦妙言心里苦笑,她現在可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好在他的手就在眼前,她便抬手輕輕挾了一片他的衣衫,用極小的氣力引導他往自己的腰間拉去。
  少女柔軟纖細的小腹在掌下微微的起伏,蕭望之一時心跳如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