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30 如果我死了

  蕭望之一時心跳如擂,忍不住抬眸看了她一眼。
  失血過多,秦妙言的臉色蒼白至極,額頭上漸漸滲出細密的汗珠,她卻只能痛苦的隱忍,貝齒緊緊地咬住唇瓣,不讓自己發出一點的聲音。
  “若是疼,你就喊出來。”他低聲說道。
  秦妙言也說不出來話,只是默默地閉著眼睛。
  摩挲了一會兒,蕭望之終于明白她的意圖原來她隨身帶著幾個藥壺!
  也不知里面都是些什么藥,他從她的腰間抽出一個小小的荷包來,倒在手中三個藥壺,分別拆開聞了聞,發現分別是金瘡藥、解毒丸和藿香水。
  這金瘡藥是上好,還是上次他見她手背燙傷給她的那一支。
  想到這里,蕭望之總算是放松了一點點。
  他小心的將蓋子封好,又放在一邊,看向懷中的秦妙言時,眸中多了幾分不忍。
  但還是要為她拔箭,待會兒要有多疼,可能他自己都忍受不住。
  不過幸運的是她隨身帶著上好的金瘡藥,這要是高大夫當初從京城帶出來的,效果一定很好!
  蕭望之開始調整自己的姿勢,他半抱著人在懷里拔箭會很別扭,就干脆自己也靠在石壁上,再將秦妙言攬在胸膛上,可能會舒服一些。
  這過程中,她始終都沒有說話,蕭望之怕她一睡不醒,便開口問她:“這樣好嗎?現在力氣說話嗎?”
  秦妙言睜開眼睛,尚有些迷蒙。
  她的力氣恢復了一些,但是血液的流失使她昏昏欲睡,聽到蕭望之問她,就答道:“還好……能說話。”
  “你怎么會記得出門隨身帶著這么多的藥?默言每次都只帶金瘡藥。”蕭望之用手輕輕撕開她的衣服,見她沒有抗拒,才繼續下去。
  “有備無患……金瘡藥可以治傷,解毒丸能解一些毒性不大的毒,藿香水……茯苓風寒的話可……”
  只是她說著說著,忽然停頓下來。
  蕭望之臉色一變,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秦妙言,你不能睡,快醒醒。”
  她的睫毛就弱不經風的顫了顫,倒是聽話的睜開眼睛,靜靜地看著他,“如果我這次真的死了……我的家人……”
  她的眼神十分平靜,話卻異常駭人。
  蕭望之的心跳不由漏了幾拍,他不能相信,救了他一命、甚至可以救蘭陵數萬百姓性命的秦妙言會死,一時竟然沒有察覺到她話中的怪異之處。
  “不會的!我不會要你死的!”他立刻說道。
  秦妙言在心里無聲的想,如果這次她真的死了,應該會解脫的吧。
  “你聽到我說話了嗎?”蕭望之見她果真不再說話,唬了一跳,忍不住又湊近了她一些,打量著她的眉眼,想確定她是不是昏過去了。
  他手上的力道微一用力,沒料到懷中的少女忽然皺起了眉頭來,睜開瀲滟的雙眸,責備的看著他。
  “疼!”她輕聲地責備,眸中好像有星星在一閃一閃。
  蕭望之呆呆的看著她。
  她的臉太軟了……
  “抱歉。”半響,他忽然低下頭去,“你沒事就好。”
  傷口的血有些已經干涸,衣服黏在上面,解的就有些費力,蕭望之怕再次弄疼了她,小心又小心,待將她左半部分的衣衫解下,已是汗濕中衣。
  蕭望之忽然覺得臉熱了起來。
  他忙轉過身去,撩了點破碗里的水在自己的臉上,感覺清爽了些,才轉過頭來說道:“若是疼的話,你就叫出聲來。”
  秦妙言低低的應了聲。
  蕭望之深吸一口氣,用手緊緊地握住箭身,深吸一口氣。
  “噗嗤”一聲,秦妙言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深扎在身體里的箭已經被又快又準的抽了出來,下一刻,她疼的眼前一黑,差點昏死過去。
  她哆嗦著唇,小聲的悶哼著,一歪頭,忍不住一口咬在了身邊這座現成的肉墻上。
  “嘶……”
  胸口鉆心的疼,蕭望之低頭一看,卻見秦妙言正滿臉苦色的咬著他胸口的衣服過了一會兒,秦妙言覺得好些了,才松了口。
  她靠在蕭望之的懷里,粗粗的喘了兩口氣。
  秦妙言就動了動,開口:“藥……”
  好容易咽下了滿口的血腥味兒,蕭望之轉過身去在破碗里絞了汗巾,輕輕為她擦拭著傷口周圍的血痂。
  他鼻梁高高的,側顏就多了幾分清冷和生人勿進的味道。
  秦妙言看著他,心中不由苦笑。
  竟然讓定國公的兒子為她拔箭、擦拭傷口,她的臉可真夠大的!
  可能有什么辦法,現在可不是矯情的時候,畢竟她目前真的是沒有力氣去動一根手指頭。
  處理好傷口周圍的血漬,撒上藥粉,蕭望之就將貼身干凈一些的衣衫撕開,為她綁好傷口。
  因為衣服都被撕碎,秦妙言暫時沒有衣服穿,他又脫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的身上。
  “現在呢,可還有力氣說話?”他抱著她輕聲問道。
  “有,不過還有些暈……應該不會有什么事。”秦妙言虛弱的回答他。
  蕭望之抱著她,只覺得她真的是十分的瘦,纖腰不盈一握,好像用用力就能斷掉一樣。
  “我們怎么會在這里?”他正走著神忽然聽她問道。
  “當時你昏過去了,我本想先將你抱上馬車,”蕭望之正色道:“誰知敵人竟然不知又從哪里冒了出來,我們一時躲閃不及,故而被沖散。”
  “那些藥呢?”秦妙言用好的右手握住了蕭望之的衣袖。
  早就料到不對,卻沒想到敵人竟然還有后手,只是那些藥,可是比她的身家性命還要重要!
  “你放心,默言莫語一直都緊跟著那批藥,再加上有趙闊,他可是身經百戰的老將了,有他在一定不會有什么差池的。”蕭望之輕聲安撫她。
  秦妙言松了口氣,又忽然才想起來。
  趙闊這個名字……好像也很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