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31 自作多情

  這是一處山洞,當時蕭望之本想帶著秦妙言先離開,不曾想卻被圍攻的山匪給沖散了,他一路且守且退。
  因為懷里還護著一個人,難免力不從心,兩人行至一處陡坡,就不小心滾落了下去。
  幸而那些追殺他們的人沒有再跟過來或許是沒有找到,只是為了防備不測,蕭望之酒找了這么一處山洞,至少可以避避風頭,等待默言和趙闊他們過來。
  傷口清理上藥過后倒是沒有那么疼了,可能是這金瘡藥的療效好,秦妙言迷糊中竟然還瞇了一小會兒,她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身子又酸又痛,扯到左肩上的傷口,她小小的悶哼了一聲,剛要起身,立刻有個人影罩了過來。
  “醒了,感覺怎么樣?”蕭望之接住她,關切的問道。
  秦妙言就有些受寵若驚,她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他,微微笑道:“還好,您不用擔心。”
  說完才發現,蕭望之好像沒有穿外袍,只有一身雪白的中衣。低頭一瞧,原來他的外袍蓋在了自己的身上……是了,她的外衫那么薄,應該早就碎成條了吧!
  眼前已經升起了火,幾根木棒只是隱約的燃著,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這火不太旺。”蕭望之見她看過去,便頗有些歉疚的解釋道。
  秦妙言不由失笑。
  雖然他看上去處處都不甘居于人下,但至少沒有再野外生存過,這些東西不會,當是情理之中。
  “把柴火壘起來,從下面開始點火。”她說道。
  蕭望之將信將疑,卻還是按照她說的去做,不一會兒柴火就燒旺了起來。
  火舌舔著干柴,蹭蹭燃亮,恍然就照亮了她若有所思的容顏。
  蒼白的沒有一點的血色的臉上,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尤為璀璨,她在定定的看著眼前的火堆,不知想些什么。
  蕭望之沒有打擾她,只是看著她,眸中涌上疑慮和復雜。
  她真的是……有太多他不知道的東西在隱藏著。
  這陡坡下的不遠處有條小溪,傍晚蕭望之趁著秦妙言昏睡的時候去叉了一套魚,這會兒正好烤來吃。
  魚很肥,個頭也不小,烤出來外表焦黃酥脆,雖然沒有任何的調味,卻讓兩個饑腸轆轆的人食指大動。
  蕭望之趁熱撕了一塊,用干凈的帕子包了遞過去。
  秦妙言走神了好久,怔怔接過來,正要一口咬下去,忽然聽他在耳邊大聲的提醒,“小心燙!”
  只可惜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冒著騰騰熱氣的魚肉已經燙到了她嬌嫩的唇瓣。
  秦妙言臉上就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來。
  蕭望之看了不由大笑。
  笑的這么暢快啊……秦妙言眼波流轉,飛快的脧了他一眼。
  皎潔的月光下,她清澈的眸子里好似含了一汪清泉,遠山娥眉微蹙,拋過來一個似嗔帶怨的眼神,看的蕭望之驀地一怔。
  他忽然想起來,她那次沖他眨眼睛時的俏皮風情。
  甄諫曾對他說過,美人有很多種,有些是端莊嫻靜的,一舉一動都散發著無可匹敵的優雅,只可惜是能遠觀而不可褻玩。
  有些則是天然的尤物,眼角眉梢都似含情,不管是作何種神態,皆是宜喜宜嗔。
  從前他一直覺得甄諫是下流不務正業,把人家賢良淑德的大家閨秀一個個分的這么清清楚楚……
  “我常年握劍,手上會有繭子,所以不怕燙。”他輕聲解釋。
  秦妙言應了一聲,重新將懷里的帕子拿出來打開。
  這次她接受教訓,先仔細的吹了直到不燙,這才敢咬上一口。
  魚肉酥嫩,盡管沒什么味道,但大約是餓了一整天,且失血過多,她覺得有些餓,不過想到目前兩人這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處境,終究作罷。
  吃完了晚飯,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秦妙言則是沒有力氣說話,靠在冰冷的石壁上默默地思索著。
  蕭望之不時的看她一眼,眸中閃著猶豫,過了一會兒,秦妙言余光看到他在眼前的火堆里添了幾根干柴,旋即起身,走到她身邊坐下。
  “傷口疼嗎?”
  “多謝大公子的關心,已經不怎么疼了。”秦妙言說道。
  蕭望之一怔。
  她怎么忽然變得這么客氣起來?
  “今日的事,原是我對不住你,”他望著秦妙言,語氣誠懇而歉疚:“如果不是因為你,恐怕我今日兇多吉少!”
  秦妙言始終低垂著眼瞼,語氣不卑不亢,“大公子客氣了,當事之時乃是事急從權,況且我現在也沒什么要緊事。夫人待我極好,我為公子做些什么也是本分。”
  總不能說,他日后乃是福澤一方的大將,自己就是不想看著他英年早逝才如此的吧?況且當時那種情形,她也根本來不及多想,一切不過是下意識的而已。
  蕭望之眸中有幾分淡淡的失望。
  這么說,她能幫他,一半是看在母親的面子上,另一半,也不過是因為她心善罷了?
  如果換成了別人,你也會這樣奮不顧身的去他嗎?
  蕭望之很想親口問一問她這個問題,但是轉念一想,周進當初對她那般不敬,她最后不還是好生相勸,說想要他活下來?
  那么他再問豈非是多此一舉了……自作多情,也許她真的只是舉手之勞。
  不過這念想轉瞬即過,很快他心里就對她更多了幾分敬佩。
  “想當初我蕭某竟還懷疑過姑娘的醫術,”他苦笑,“如今看來,真該想姑娘好好道一聲不是。”
  他的心思還真是敏感。
  秦妙言不由唇一笑。
  因為怕幅度太大牽扯到肩膀上的傷口,她笑容里就多了幾分勉強:“既然您如此誠心,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言辭間卻頗有些不以為意。
  蕭望之疑惑的看著她:“你心里不會難受嗎?”
  秦妙言就調侃自己:“如果一輩子都是活在別人的眼光里,那像我這樣的人,恐怕早就沒什么樂趣了吧。”
  像是在自嘲,語氣卻十分平靜。
  她是一個大夫,一個醫生,更是一個女子,這世間對女子有多不友好,對她就是十倍的。
  可上輩子的難受,她早就受夠了。
  與其苛求為難自己,倒不如想開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