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32 攬腰

  蕭望之愕然看著秦妙言。
  或許是剛剛一同經歷了生死,對于她剛剛的那一番話,他心里除了涌上了一股難言又微妙的感情,竟然沒有半分的討厭。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為她這樣一個從容而智珠在握的女子,不生氣只是因為品性溫和而已,卻從來不知,她竟然是不屑于去發怒而已!
  他蕭望之雖然活了二十幾年,但接觸的女子委實不多。
  年幼喪母,又與何清這樣表里不一蛇蝎心腸的繼母日日相對,他幾乎生出一種全天下心機深沉的女子全都是不懷好意的錯覺來。
  以至于那次在魏家的船上,他甚至以為她是有意想要攀附自己……
  這么說來,他可真是大錯特錯!
  蕭望之頓覺額頭冷汗直冒,心虛起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種事,沒想到有朝一日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姑娘的話,真乃金玉良言。”他由衷的說道。
  “大公子過獎了,”秦妙言微笑道:“不過是女子的粗淺之見而已。”
  話這么說,笑的卻分毫不見謙卑之態,倒是因為病容而顯得有幾分隨意慵懶。
  蕭望之心中微微一動,望著眼前噼里啪啦燒著的火堆,心里仿佛也有句話迫不及待的破口而出:“你可以叫我望之,不必那么見外!”
  秦妙言面上的笑容停頓了那么一刻。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只是思緒來的太快,讓她抓不住。
  只是這細微的一個表情,蕭望之都看在了眼里。
  他面上的笑容也不由跟著凝滯了。
  難道是他太過唐突了?
  “我出身卑微,能為大公子醫治已是榮幸,至于其他的,從來都是想都不敢想,”秦妙言輕聲說道:“還請大公子不要見怪。”
  她盡量讓語氣誠懇自然,本來說的就是實話,蕭家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她自己。
  如今她和蕭望之出了這樣的事,兩人一起失蹤了這么久……若是被有心人知道……蕭大夫人那里也不好說。
  “我的病原是要感謝你的,不必如此自謙,況且你說什么榮幸不榮幸,莫非我生病還是一件好事了?”蕭望之淡淡的笑道,不過已經沒有繼續說適才的那件事了。
  第一次聽他這么調侃自己,秦妙言不由彎唇笑了起來,心里又有些感激他沒有繼續“刁難”自己。
  他真的是一個很驕傲的人啊!
  兩人又一起說了些別的話,后來可能是因為藥物的作用,夜色愈沉,秦妙言就忍不住打起了瞌睡。
  蕭望之沒有再繼續打擾她,他把披在她身上的衣服往上拉了拉,又往眼前的火堆里多添了些柴,想著按照自己一路來留下的記號,默言和莫語最遲明日,想必一定是能找過來的。
  那這樣她的傷,應該就沒什么事了……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想一側看去。
  秦妙言靠在石壁上,眉眼低垂溫柔。
  他想起她看他時那一雙黑白分明又從容不迫的眼睛,嘴角忍不住一翹,也靠在石壁上,放心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秦妙言剛剛醒過來,就聽到有人在喚她和蕭望之的名字。
  默言和莫語……還有茯苓的聲音
  好像是沉悶了許久老井忽然注入了新鮮的活水,她忍不住又驚又喜,看來茯苓沒事!
  蕭望之敏銳的注意到了她的變化,上前將她扶起來,“你比我急,聽他們的聲音應該都沒事。”
  秦妙言沖他感激的一笑,在他的攙扶下,兩人聯袂走了出去。
  …………
  “怎樣!”茯苓急急的問道。
  默言從一個山洞中走出來,搖頭:“沒有人,我們去別的地方再看看吧。”
  茯苓立刻掉下了眼淚:“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為什么到現在都沒見到人影?若是姑娘餓了可怎么辦還不知道她有沒有受傷……”
  “放心好了,有我們公子在,秦姑娘肯定不會有事的!”莫語安撫性的拍了拍茯苓的肩膀。
  “可是你們公子的病都是我家姑娘治好的,”茯苓一側身躲開她的魔爪,瞪圓了眼睛,“若是你們公子自保尚且不行,姑娘又該怎么辦!”
  “嘿,你這小丫頭,”莫語語氣一重,又眼睜睜的看著她掉了數顆金豆子,頓時是又氣又無奈,
  正待說話,默言攔住了她。
  “你不必擔心,一路上都是公子留下的記號,到了這里就停了,想必兩人暫且無事。那邊的山坳有趙大人在找,至多一天就能見分曉,用不了多久的。”
  默言自來沉穩,話自出他口無人不信服,茯苓不由心情一震,“多謝默言大哥了,我們趕快找,一定能找到的!”說著就高聲大喊了起來。
  莫語冷哼了一聲。
  默言淡淡的瞥她,“關心則亂。”語畢人已沒了影。
  他們不擔心是因為沿路的記號都是蕭望之留下的,可并不代表秦妙言就沒有事。
  當時他無意一瞥,可是眼睜睜的看著那支箭……記號上面有血漬,默言特意隱了去就是為了不要茯苓擔心。
  除了他們三個人,還有三個幸存下來護衛一齊跟著搜查。
  莫語耳朵尖,走著走著就聽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公子!”她轉身一看,果見身后的不遠處站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可不就是公子!當即大喜的喊了出來。
  眾人往后一瞧,發現果然是蕭望之,身側站著那面色蒼白的女子……是秦姑娘?
  從山洞出來后走了段頗為崎嶇的小路,過后秦妙言掙開了蕭望之攙扶的手。
  “大公子,我自己來吧。”她傷的是左肩又不是腿。
  蕭望之看她一眼:“無妨……”
  秦妙言卻堅定的拒絕:“我能行的。”她說著,已經從他健壯的手臂中掙脫了出來,自顧走開。
  外面那么多人看著,她不得不避嫌。
  蕭望之無話可說,只得跟著上前。
  他們循著聲音,很容易就看到了來找他們的默言一干人。
  茯苓也聽到了動靜,往后一看,忍不住潸然淚下:“姑娘!”
  淚水很快模糊了雙眼,她也來不及去擦,像只離弦的箭一般“嗖”的向不遠處那個日思夜想的人飛奔而去。
  天知道她有多擔心她!
  長這么大,兩個人還沒有分開這么久過!
  只是看著邁著小短腿深一腳淺一腳跑過來的茯苓,秦妙言的臉卻有些白。
  她仿佛能感覺到左肩又開始隱隱生疼……
  電光火石間,腰上忽然多了一股神奇的力量,箍著她輕輕松松的就往身側一退——躲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