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37 她

  初夏的風輕緩而柔和,就連風中仿佛都帶了幾分清甜的味道。
  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向竹林的伸出無限延展,曲折幽深,仿佛沒有盡頭,草埔上偶有斜生的雜草隨著竹葉一起簌簌而動,落入耳中竟也是一番悅耳,在靜謐中悄無聲息的流淌。
  蕭望之走著,余光從崎嶇的石子小路、迎風抖動的竹林,繼而緩慢的落在一側的人身上。
  額角不知不覺沁出一絲絲汗水來。
  “趙大人說的那些話,你不要往心里去。”他低聲說道,一開口,聲音如同清泉般潺潺流入人的心扉。
  秦妙言一笑:“公子言重了,雖然我不知趙大人想說什么,但想必也好心,若是有何處不妥,還請您不要往心里去。”
  她這話,竟是在為趙闊說情?
  蕭望之怔了片刻,眼中神色復雜:“我明白……”
  只是趙闊心中滿以為的為他好,從來不是他想要的。
  以前他就像是一株隨波逐流的蓬草,被至親拋棄也無可奈何,現在他只想自己做主一次,再也不要被別人拿捏著自己的命運。
  這難道也有錯嗎?
  長久的沉默,秦妙言不由側眸看了他一眼。
  他生的甚是高大,常年的習武使得兩肩寬闊而挺直,此時卻微有佝僂,狹長的鳳眸低垂,許是在掩飾著眸中的黯然。
  完全不像是從前那個意氣風發的蕭家長公子。
  就算是在他們落下山間后那樣落魄,也不減身上絲毫的貴氣。
  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像是個無家可歸的幼弱孩童。
  想了想,她輕聲說道:“這些天我閑來無事的時候,常常會想起阿爹阿娘。”
  兩人并肩而行,蕭望之雖生的高大,步子卻不急不緩的跟著她。
  聞言,鳳眸中閃過一絲疑惑。
  聽他沒有反對的意思,秦妙言才繼續說道:“我阿爹本生于杏林世家,只是后來家族內斗被驅逐出門,遇見母親一見傾心,兩人就不顧外祖的反對,孑然一身離開了清平。”
  “直到我回到外祖身邊,才發現他并非泥古不化之人。外祖曾經對我說,當年他之所以不同意爹娘的婚事,只是因為阿爹出身低微。貧賤夫妻百事哀,他不愿意阿娘為了一時的沖動毀了一輩子的幸福。”
  “可是這些話外祖從來沒有對阿娘說過……那一別竟是父女永別。”
  “其實阿娘心里也懊悔,只是她不敢回去面對外祖,擔心外祖斥責于她。可若阿娘真的回來,外祖高興還來不及,又豈會橫生枝節?”
  “說到底,不過是因為兩人一直沒有坦誠相待、解開心結,所以怨懟了這么多年,終究也不過成了遺憾而已。”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
  蕭望之看著她,粉紅色的櫻唇微微翕動,長長的睫毛低垂著,話語中帶著無限的懷念。
  好像是在教他,與其和趙闊置氣,不如回盛京問清楚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吧。
  其實說出這些話來,她心里應該也不好受吧,蕭望之暗暗的想。
  如果不曾有過那樣幸福的日子,好像也沒什么,可是一旦擁有過又再次失去,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情之一字,何嘗不是如此?
  看她小小年紀就如此穩重、聰慧,尋常人家的女孩子,如何大小姐、何二小姐一般皆是天真嬌憨不知世事,哪個在爹娘手里不視為掌珠精心呵護,若非是生活所迫,何必磨去身上的棱角去妥協他人?
  心里有些豁然,卻也有些低落。
  “你叫我望之吧。”蕭望之抬起頭來,倏而看見眼前的秦妙言微微笑的模樣,一時語塞,忍不住脫口說道。
  秦妙言一怔。
  “大公子說笑了。”她只在嘴角彎出一個輕柔的笑來,眼底卻隱隱透著幾分游離與塵世之外的疏離和冷漠。
  再一看,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蕭望之的心就“咯噔”一下,也不知說些什么,腦海中閃過趙闊說的話。
  “少主你這么為她著想,人家卻未必領情。”
  當時他說這話,怎么聽怎么像是在挑撥離間。
  可是現在想想……貌似也有幾分道理。
  “今日你出去,是不是聽到了一些流言?我的意思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還有趙闊,他……”
  秦妙言一直在認真聽他講話,聽到最后竟然聽出幾分不一樣的感覺來。
  她抬頭去看他,果然是略微有些窘迫。
  “什么流言?我不明白,”秦妙言佯裝不懂,笑道:“我只知道蕭氏得蘭陵百姓交口稱贊,這是眾望所歸,至于我,能幫得上公子和夫人的一點點小忙,心里已經十分滿足了,其它的聲名地位,還得有福分去享用不是?”
  當今帝后膝下唯有嫡子一人,小皇子卻常年身子不虞,這些年皇帝已經到處在民間搜尋擅長杏林之術的“神醫”。
  一旦她蘭陵女神醫的名頭傳出去,只怕最終的結局只能是入宮。
  而朝廷、后宮那樣的地方,自古以來便是波詭云譎的斗爭之地,伺候小皇子,卷入權利的漩渦,只怕最后想要脫身也難。
  蕭望之是怕她被皇帝看中召入宮中。
  雖然短時間來看這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能的皇家器重青睞,誰又能說出半個拒絕的字?
  可蕭望之知道她一定是不愿意的。
  她有這個能耐,卻未必愿意去蹚這渾水。
  想到這里,他不由垂眸往下去尋她的眼睛。
  黑白分明的瞳仁,里面倒映著他的面容。
  少女的眼尾細長,眼角尖尖,羽睫修長而細密,微笑時眼睛會彎成一道新月。
  試問有誰會不喜歡這樣一個溫柔愛笑的女孩子?
  可是她那柔情似水的眼眸中,卻仿佛設了一道道重重的簾幕,就像是近在咫尺的天涯,伸手卻觸摸不到。
  感覺到他似乎是在看著自己失神,秦妙言心一跳,緩緩的垂下眼簾。
  蕭望之很快反應過來
  “你……”他聲音帶上了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很輕快的笑意:“原來你都知道。”
  “只不過到底是委屈了,”想了想,又看著她說道:“你若是有什么心愿,一定要告訴我……和母親,況且你還為我擋了一箭,我欠你的實在是太多了!”
  “哪里需要分那么清楚?不過若說有什么心愿,好像還真有一個。”秦妙言含笑道。
  蕭望之一喜,“是什么?”
  “過幾日我便要離開蘭陵了,到時候還望公子和夫人多為照看回春堂一二。”
  蕭望之面上的笑容漸漸凝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