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39 不想要她走

  甄諫摩挲著手里光滑的棋子,也不下手,只邊搓邊瞅著蕭望之嘿嘿的笑。
  一滴汗水順著鬢角滑落,蕭望之用汗巾按了,瞥他一眼,“你總在笑什么?”
  放下汗巾,他食指與中指交疊,骨節分明的大手中轉瞬捻了一顆圓潤的棋子,落在星羅棋布的棋盤上,看著就令人賞心悅目。
  窗屜微開,風一縷縷的吹在人的臉上,消散了不少熱騰的暑氣。
  甄諫似笑非笑,也不答他的話,只看向窗外悠悠道:“你說這天也沒見得多熱,我屋里還置了冰盆,怎么某人偏就熱的滿頭大汗呢?”
  蕭望之收回來的手就一僵。
  “說吧,你想問我什么!”甄諫好整以暇的瞅著他,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我……的確有事想問你。”蕭望之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甄諫詫異:“你素來不是個婆婆媽媽的人,今日怎的就這般?”
  莫非是有啥事難以啟齒?
  眼珠子轉了一轉,甄諫想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一樁樁一件件,何家的覆滅,瘟疫的蔓延,包括趙闊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
  趙闊是他父親定國公的心腹,望之自然很討厭他。
  只是這家伙卻又永遠都是一副“我為你好無怨無悔”的模樣,沒得就更惹人厭煩了。
  正因為如此,望之才不愿意跟他回盛京。
  換句話說,他希望的是憑借自己的能力回去,而不是靠著定國公施舍的那片慈父憐憫之心。
  但現在問題來了,趙闊這人雖有些方面很討厭,但忠心耿耿可不是假的。
  聽望之說,去往杭州府的一路上,若不是趙闊,恐怕他們還沒那么容易安全到達目的地。
  “要我說啊,趙闊那個人不長記性,你給他三分顏色都能開染坊,以前你對他那些事肯定是不會放在心上的!”甄諫像模像樣的一擺手,覺得問題這么簡單就解決了,用得著這般扭扭捏捏么!
  竟是誤以為他想問的是趙闊這廝。
  蕭望之又好氣又好笑,心中那幾分若有若無的緊張也散了大半。
  “我不是想問這個,”猶豫了一下,他還是說道:“我是想問,如何……如何能……能留住一個人。”
  甄諫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消化了好一會兒,才說:“那得看你想留下的這個人是誰……哎不對,是男是女啊!”
  說話間他仔細打量對方的面色,發現他表情略有些不自然,明明剛剛是在跟他說話,這會兒卻低著頭不知盯哪里。
  感覺到他的目光掃過來,蕭望之就端起眼前的茶盞喝了口,煩躁的道:“你問那么多干嘛?”
  “這不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么!”甄諫笑的賤兮兮的。
  “只是一個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你不要多想。”蕭望之板起了臉。
  “我也沒有多想啊……哎,這棋你還下不下了,快點的!”甄諫漫不經心的將手中的棋子落下一枚,催促他趕緊下手。
  蕭望之伸手一擺。
  甄諫就撩起眼皮來看了他一眼,復又不動聲色的吃了他一子。
  “看來這個人對你還重要的。”
  也不是很重要……只是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
  蕭望之開口欲解釋,甄諫卻搖搖手示意他,“你看,你都輸了。”
  “是輸了。”蕭望之頓覺索然無味,將手中的沒用到的棋子扔回了玉盒中。
  “我只跟你說一句,”見他分明期待卻偏要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心里嘆了口氣,就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若有些人鐵了心要走啊,你是攔不住的!”
  …………
  申時蕭望之回了蕭府。
  木香正在花廳里指揮下人忙前忙后,見到他笑著迎上來:“大公子回來了?夫人這會兒正在族里呢,聽說秦姑娘準備走,特意要奴婢過來幫忙搬東西!”
  蕭望之淡淡的應了聲,示意自己已經知道了。
  “秦姑娘看上去倒也不急,現在還在藥圃里配藥呢……也不知是給誰配的藥。”木香覷著他的臉色說道。
  為了方便秦妙言配藥,蕭大夫人當初特地辟出了一個院子給她用。
  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她怎么還在給人配藥?明明自己都要離開了,不去收拾東西,還幫人家的忙……該不會是那個周進的家伙吧?
  蕭望之不悅的皺起了眉頭,轉身徑直去了藥圃。
  木香笑瞇瞇目送他走遠。
  秦妙言抓了一把甘草放在碾子里搓了搓,再用藥匙舀出來填入一旁備好的紙包里,三下五除二包好。
  因為再有兩三日就要離開,高大夫之前還對她說,蕭望之身體里的余毒已經差不多了,考慮到他可能不久后就要回到盛京,繼而去潮熱的南疆打仗,身子多少會吃不消,便想了張方子,可補脾益氣、延年益壽什么的。
  昨日趁著沒事兒的時候又去了五房,魏晴好身子痊愈的差不多了,只不過精神萎靡。
  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勸的了的……
  秦妙言就想著兩人若是一起回去,路上也好有個伴,只不過五老夫人有心留她,聽那意思是打量著從族里選個夫婿給她,遂未多言。
  素筠和五夫人肚子已經不小了,她留了幾張安胎的方子才離開。
  畢竟這一別,也不知多久才能見了。
  藥圃的高架上擺滿了一個個小巧的笸籮,里面盛著各種各樣的、曬干了的藥材,遠遠地站在外面,就能聞到淡濃適宜的藥香。
  以前蕭望之總覺得這味道嗆人,不過后來吃了許多副藥,日常聞著,仿佛也沒那么難聞了。
  這般想著,他一伸手挑開了軟簾。
  藥圃中沒有旁人,一抬眼就能看到那個窈窕而忙碌的身影。
  蕭望之默默地看了一會兒,想開口說句話,只是話到了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開口挽留她?
  可是她會答應么,自己又可以用什么借口來將她留下呢?
  但若就這么眼睜睜看著幾日后她離開,心里又十分的不甘心。
  所以直到踱步到她的身后了,蕭望之也沒有想好什么托辭。
  他長長的嘆了口氣,低頭看著眼前嬌小的少女,竟覺無可奈何。
  “秦……”他張了張口。
  秦妙言一直很專注手里的工作,聞言下意識的轉過身來,沒料到蕭望之會靠的她這般近,寬闊的胸膛幾乎遮住了她大半的視線,趕緊往后退了一步。
  腳下的笸籮卻極為不識相的拌了她一腳,踉蹌一下,幸而有只手恰到好處的扶住了她的手以及……她的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