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8-0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8-0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8-01)     

妙手醫春140 剁指(一)

  莫語和默言結伴來尋蕭望之,丫頭說大公子是去了藥圃。
  “咦,你看,那不是魏小姐嗎?”
  兩人走了幾步,莫語指著不遠處一個剛從藥圃里踉蹌而出的少女。
  默言瞇眼看了看,發現果然是魏晴好。
  只是她面色十分蒼白,即便是站在明媚的日光的下,身形瘦弱的好像風一吹就能倒了似的!
  還沒來得及等他做出反應,莫語就已經上前扶住了魏晴好。
  “魏小姐,你沒事吧?”
  魏晴好呆滯的目光在她關切的聲音下漸漸恢復了清明。
  “沒事,沒事,我只是有些、不太舒服。”
  默言就輕聲說道:“魏小姐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請秦姑娘……”
  “不要!”魏晴好慌聲打斷。
  “……”莫語詫異的看著她:“我哥只是關心你。”
  魏晴好面色有些發紅,垂著眼皮低聲道:“是我唐突了,實在是抱歉。”
  她深吸一口氣,才抬起頭來重新微笑:“我剛剛是想進去看看妙言,不過忽然想到家中還有事,只能改日再登門致歉了。”
  “那就不送您了。”默言低頭施禮。
  莫語詫異的看著魏晴好走遠,總覺她整個人都奇奇怪怪的,“魏小姐這是怎么了?跟丟魂兒了似的!”
  說著就要走進去,“我得跟公子和秦姑娘說道說道。”
  默言一把拉住她,淡淡道:“你進去做什么,在外面呆著,等公子出來再說。”
  很快蕭望之就出來,只不過他看上去有些……不太對勁。
  面帶窘迫,神情有些慌亂,臨出門時還差點絆倒,一打眼看見默言兄妹兩人立刻就換了幅面孔。
  “你們怎么在這兒?”他皺眉問道。
  莫語嘿嘿的笑:“公子你開什么玩笑,我們是你的貼身護衛,不跟著你跟誰?倒是公子你好奇怪哦!說是要出來散步不要我們跟著,怎么自己一個人跑來找秦姑娘了……”
  蕭望之:“……”
  他望著莫語笑的沒縫兒的眼,忽然有種想搬起石頭來砸死她的沖動!
  就目光一橫,想示意默言管教管教他妹妹那張嘴……只是為什么他瞅著默言的那個眼神,笑的也有些古怪呢?
  “先回去。”蕭望之咬牙說道。
  莫語立刻跟上來,跟著活蹦亂跳的兔子似的,笑嘻嘻的說道:“公子,藥圃里是不是很熱?我們給秦姑娘多拿兩個冰盆來好嗎?”
  還算是說了句人話……蕭望之斜她一眼:“你倒是細心。”
  莫語就大聲道:“那可不!你看看公子你才進去藥圃沒那么一會兒,耳朵都熱的紅成兔耳朵了!”
  “……”
  蕭望之終于忍無可忍:“你……”
  卻聽默言咳嗽一聲,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公子,您適才看見魏小姐了嗎?適才我們看見她從里面出來。”
  “什么?”
  魏晴好剛剛來過?
  蕭望之面色忽然一沉。
  “我哥見她面色不好就問了幾句,誰知她還不領情,隨口敷衍幾句就走了!”莫語嘟囔道。
  默言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蕭望之。
  “這件事先別告訴她……”
  “公子!”默言聞言不由皺了眉,出生打斷他。
  這個她,指的是秦姑娘吧。
  可是為何不告訴秦姑娘?
  蕭望之顯然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沒什么,丫頭會告訴她的。”想了想,他淡淡說道。
  三人就一同出了院子。
  蕭望之緊鎖著眉頭走在前面,看的出來心情頗為不虞。
  莫語心里有些打鼓,不過一抬頭瞧見似是有人過來。
  “咦,那不是茯苓嗎?又慌慌張張的!”
  倒不是她對茯苓有意見,只是每次見著丫頭都是十分不穩重,這會兒茯苓正急急忙忙的跑進來,迎面差點撞到蕭望之。
  “哎呦!”
  幸好默言扶住了她,“茯苓姑娘,可是出什么事了?”
  茯苓瞬間撅起了嘴巴,說道:“還不是周進那個家伙來找姑娘了!”
  “他現在找你家姑娘還會有什么事?”默言和蕭望之對視了一眼,問茯苓道。
  自從何有德和何有仁被捉之后,按理說周進也沒了什么“利用價值”,既然這會兒找上門來,該是謝救命之恩才對,為何茯苓會如此嫌棄?
  “他竟然想跟著姑娘回清平!這我第一個就不同意!”茯苓忿忿然的叫道。
  雖然說他幫了姑娘大忙,若不是他暗中為姑娘牽線,也許何有德何有仁現在還在蘭陵府衙里逍遙呢,哪里會混的如此凄慘?
  又是得了瘟疫,好不容易挺過來了,還得去盛京認罪收監!
  不過一想到兩頭惡人都現在還活著,茯苓簡直要惡心死。
  只是她不知道,為了要兩人活著好去盛京給冤死的沈達作證,秦妙言可是費了不少心思。
  “又怎么了……啊,大公子也在!”孔嬤嬤揉著眉心從耳房里走出來,她這把老骨頭一天天的,真能被茯苓這個大嗓門折騰死,剛想訓斥幾句,倒沒想到蕭望之也在。
  碰上這責備的眼神,茯苓只好吐吐舌頭:“我去叫姑娘出來!”
  秦妙言顯然也早聽見了,她揭簾走出來:“既然來都來了,你還不能要人家見我了?”
  茯苓哼道:“我就是覺得不能慣著他,姑娘你又給他治病又給他操心操力,可小心他最后賴上你!”
  秦妙言一抬眼,正對上蕭望之的略有些躲閃的眼睛。
  好像還能感覺到那雙大手在腰間時的熾熱……
  她垂下眸子,再抬首時,嘴角已經揚起了微笑:“大公子現在可要回去?”
  “我現在倒是……沒什么事。”蕭望之努力讓自己的眼神看起來很自然。
  “和我一起去看看吧。”秦妙言笑道。
  她走在了前面。
  蕭望之有些吃驚,繼而心里有些淡淡的歡喜。
  她是不是已經不怪他的冒犯了?
  他立馬跟了上去。
  …………
  周進在花廳里坐立不安,他四下張望著,趁沒人的時候對著旁邊光可鑒人的大梅瓶抹了把油頭。
  “喂!姑娘過來了,還在照!”
  茯苓像鬼魂兒似的忽然游移到他的身后,直把周進唬的雙眼圓瞪,面色一陣紅一陣白。
  他局促的轉身一看,果然,秦妙言已經邁步進來了,就站在離他一射之地處。
  “秦……”周進激動的要張口,卻聽門大聲的“嘎吱”了一聲,眼前人影一晃,竟然走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蕭家的長公子!
  周進這下徹底說不出話了。
  “坐著說。”蕭望之腳底生風,大踏步的走進來,對秦妙言說道。
  周進就訕訕的對他笑。
  蕭望之冷瞥他一眼,大馬金刀的走到上首的位置坐好,淡淡道:“周公子為何不坐,莫非是嫌我蕭家招待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