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41 剁指(二)

  周進直愣愣的呆在原地。
  他是怎么也沒想到,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蕭望之,還被他如此嘲諷,若是這才秦妙言也不肯帶他回清平去,那他豈不就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難道他還要過那樣的日子?
  以前是他不懂事,以為人前有多顯擺,就越多的人怕他,可他現在明白了,以前人家都是在背后罵他咒他死全家。
  現在他想要做一個好人,他希望有人可以給他這么一個機會,不再一輩子做個混混……
  大病初愈,這張臉本就看的不太過去,此刻更是一片慘白。
  蕭望之眸中閃過一絲不耐。
  他不喜歡周進,有很多掰著指頭都數不過來的原因。
  況且茯苓適才說的他亦是深以為然。
  周進就是想賴上她!
  她救了他,這家伙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竟然還想跟著她回家,這是憑什么道理,他都……都留不住她。
  想到這里,他就忍不住去想再嘲諷這家伙幾句。
  秦妙言微微含眉,看向蕭望之。
  蕭望之對上她隱忍的眼神,心一軟,到底沒說出來。
  “你先坐吧,有什么事不妨說出來,恰好長公子也在,請他來做個見證。”秦妙言正色道。
  她說的話很明白,周進心領神會。
  這是給他機會開口——報恩也罷,跟著她回清平也好,這次之后,兩人就此兩清。
  可是……
  周進只覷一眼蕭望之,就被他含威的星目嚇得要魂飛魄散,他怎么敢當著他的面說出要跟著秦妙言回清平的話?
  “秦姑娘對小人的救命之恩,小人怕是此生也難以為報。”猶豫了半響,他試著開口說道。
  蕭望之沒有說話,只是側目看著窗外。
  周進心里松了一口氣,正待繼續開口,卻聽秦妙言擺手說道:“之前你幫了我大忙,若不是你,我的家仇只怕難報,所以救你,我也是在回報你的恩情,況且我是醫者,醫者救死扶傷乃本分,沒有什么無以為報的。”
  就是,頂多是沒收你們錢罷了!
  茯苓在心里默默地腹誹。
  “這怎能說的如此簡單,到底是姑娘你仁厚!況且小人也是一片心意!”周進急忙說道。
  “你這人也是不識好歹,”蕭望之終于忍不住,氣急反笑:“照你這么說,蘭陵大半的人都得要死要活還秦姑娘的恩情了?那她每日要記得承你們的恩,豈不是要累死?”
  周進被果然哽住了。
  可是這怎么能一樣,他怎么能跟他們一樣,他是真心想要保護她的!
  “你若真想報恩,日后多行善事便好,不過你的好意我便心領了。”秦妙言說道。
  其實蕭望之話說的也不差,雖然難聽了些。
  周進瞪圓了眼睛看著秦妙言,忽然咕咚一聲跪下。
  “秦姑娘,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是真的想跟著回清平!”再不說可就真沒機會了,周進干脆一咬牙,心道大不了出了蕭家門被蕭望之亂棍打死,他也絕不要后悔一輩子!
  他就是要跟著她!
  “小人自知身份低賤,不配得到姑娘的青睞,從前也對姑娘多有冒犯,可小人如今是真誠會過,只盼著姑娘能給小人一次機會,要小人跟著姑娘,哪怕是一輩子為姑娘做牛做馬,只要姑娘不敢走小人,小人就是死不足惜!”
  他說完也不管秦妙言同意不同意,“咚咚咚”在地上嗑了三個響頭。
  蕭望之臉色頓時就不好起來。
  什么意思,這個人在他的地盤上如此,是擺明了要挑釁他?
  秦妙言神色淡淡:“我不需要任何人為我做牛做馬,周進,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我們只不過是因為一時的機緣相遇,我湊巧救了你,可也不值得你如此。”
  周進哪里還能聽的進去,他此刻就是鐵了心要跟著她回去,倔強的低著頭不說話。
  蕭望之其實挺想把周進趕出去的,若是有人敢這么要挾甄諫,他肯定要讓他知道直到蕭家長公子是什么手段。
  可惜,他面對的是她。
  這個對身邊的丫頭和嬤嬤好的像塊暖玉,對旁人卻外熱內冷的秦妙言。
  只要有人想要靠近她,她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他從來都不認識的人。
  不,他好像從來沒有真的認識過她。
  就是因為如此,才想要靠近她,認識她啊……
  一想了這么多,蕭望之就心情郁郁起來,哪里還有心情教訓周進。
  但很顯然周進也沒什么覺悟,他自以為一片好心,殊不知人家是真的不想要。
  “你留在蘭陵,我求長公子為你某一個闕職……”秦妙言放輕了聲音,決定使用懷柔手段。
  求他,不是求母親了?
  蕭望之很快嘴角一翹,這很好啊,就算是他在不喜歡周進,也不會拒絕她的請求。
  “秦姑娘是不是厭惡小人至極,所以才一心疏遠小人?”周進一臉失望。
  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壞人,好人也就不存在了。
  從前秦妙言確實不喜歡周進,可她卻不會厭惡一個想要改過自新人。
  “你起來說話。”她說道。
  周進不為所動,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我就知道,我這樣的人姑娘你定是看一眼都覺得惡心的……”
  秦妙言皺了眉:“周進,我早就對你說過,我想讓你活著。”
  她若真是討厭他,一開始就不會救他了!
  可周進就是鉆了牛角尖,認定是秦妙言不喜歡他,所以編瞎話騙他,他直直的看著秦妙言:“那姑娘你為什么不愿意小人跟著你?”
  這眼神像是一把利箭,想要穿透她的心臟和眼睛。
  秦妙言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她救人從來都不是為了其它,只是為了心中的道義和對師傅的承諾。
  “你是在威脅我?”她聲音平平,淡淡的看著周進。
  周進大白天不由打了個冷寒顫。
  他一直都知道,眼前這個女子看起來溫和嬌弱的像一朵花兒,實則果斷狠辣不少于男人。
  可就算是這樣,他也想要跟著她!
  空口無憑,與其這么糾纏惹她更厭惡,倒不如下定決心自證清白。
  以前的周進死了,現在的他才是活下來的他!
  周進一咬牙,從袖子里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來,趁著大家都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果斷的對著自己的三根小指狠心一鍘。
  寒光畢現的同時,手起刀落,三根手指霎時就被齊齊截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