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8-0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8-0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8-01)     

妙手醫春143 決定

  秦妙言少見蕭大老爺如此生氣,也隱約猜到蕭望之為什么不愿意她入宮。
  她又何嘗情愿?
  可她畢竟是個外人,不值得蕭望之如此。
  “妙言還有些事,就先退下了。”
  “你不必離開,”蕭望之對她說道,又看向自己的父親:“父親是一家之主,父親有言兒不該不從,可是父親,你真的愿意看著妙言入宮嗎?”
  “她救了我的命,救了所有蘭陵百姓的性命,只是憑著這一點,我們蕭家人就不該不管!那宮里豈是尋常人可有立錐之地所處?皇后娘娘兢兢業業這許多年,還不是何貴妃……何氏一族把持朝政,就連太后娘娘都無可奈何!”
  他不會忘記母親是怎么死的,所以回到盛京為母親報仇是他的宿命。
  可那些刀光劍影,他不希望傷害到任何一個無辜的人。
  入宮為小皇子看病的醫師們,稍有不慎就會成為后妃爭斗的工具,更枉論今上生性多疑,可是不亞于昔年逼死嫡長子的老皇帝!
  蕭大老爺沉默了。
  他不是不知其中利害,只是,皇命不可違,他又哪里有絲毫的辦法?
  “秦姑娘,這件事,不知你是如何想的?”他看著秦妙言,皺著眉頭問道。
  秦妙言還未出聲,蕭大夫人已然開口:“望之說的對!”她看上去像是下定了決心,一字一句道:“我們蘭陵蕭氏素來言出必行,只要妙言你說一句話,當日的諾言,我必應諾與你,絕無更改!”
  她相信適才望之的一番話,聰慧如她一定猜的出來其中的厲害。
  帝都是繁華不假,可宮中的險惡亦非是一朝一夕,哪怕你上一刻炙手可熱,也許下一秒就會身首異處。
  蕭大夫人委實不愿看著秦妙言就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更何況,自己還那么喜歡她,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深陷囹圄?
  昔年高太后稚齡入宮,受盡了老皇帝的寵愛,還不是一生無子,老來孤苦無依?
  衛長公主溫婉柔順,乃是將門英烈之后,如今她的忌日除了親生子望之又有誰還記得?
  蕭大老爺長嘆了一口氣,終究沒有再開口說話。
  秦妙言眼波流轉,正對上蕭望之一張滿是擔憂的俊臉。
  想要違背皇帝的旨意,必定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這個代價,只要她說一句“不愿”,蕭家會為她背下,根本不必知曉實情。
  可她真的能說出口嗎?
  “老爺,夫人,大公子,“秦妙言垂下眸子,輕聲說道:“我愿意入宮。”
  …………
  周進白著一張臉,哆哆嗦嗦的問高大夫:“老丈,我、我這手還能好不?”
  高大夫邊挑眉邊收拾藥箱:“看公子的造化。”
  周進頓時安靜如雞。
  等高大夫交代完禁忌走出去,他立刻逮了一個在屋里伺候的小丫頭問:“秦姑娘在哪里?我還覺得有些不舒服!”
  “公子稍等。”丫頭嚴肅的點頭,并快步走了出去。
  周進就欣喜不已。
  不過一會兒,只見高大夫板這一張滿是褶子的老臉,又走了進來。
  “公子這是何意,倘若老夫醫術不精,您直說便是!”
  他氣的將手中的藥箱都扔在了案幾上。
  周進呆了呆,“不……不是,老丈,你、你聽我解釋!”
  還聽什么解釋,高大夫哪里能不知道這小子心里的小九九?只可憐那秦小娘子素來兢兢業業,不過是生的貌美了一點就被病人糾纏不清。
  高大夫不由在心里冷笑,對付這種病人他有的是手段,趁著給周進看手指頭的功夫把他全身數十個緊要的穴位都摸了個遍。
  周進可真真是痛不欲生,心里就跟有只爪子在撓似的難受,偏偏人家大夫還是在給他看病。
  好容易等高大夫走了,茯苓又笑瞇瞇的走了進來。
  “別別過來!”周進此刻就像被拔了毛的弱雞。
  茯苓懶得跟他冷嘲熱諷,“姑娘這幾日有要事,你先回家等著,”走兇巴巴的補充:“說了帶著你就帶著你,不準再過來糾纏,聽見沒!”
  周進知道秦妙言一向說話算話,哪里還敢多說個不字?總算是求得了她的同意,便是多吃了一點苦也無所謂。
  看著自己包的像只粽子似的廢手,他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來,總算是安心的出了蕭府的大門。
  茯苓親眼看著這尊瘟神離開,才放心的回去。
  孔嬤嬤正坐在廊上嘆氣,連她進來都沒有察覺到。
  “嬤嬤干嘛嘆氣,這不是好事嗎?”茯苓瞪大了眼睛。
  怎么一個個聽說姑娘要入宮,不僅沒有高興,反而吁聲嘆氣起來?
  這事要是被大老爺和老太太知道了,大約會高興瘋了吧!
  若是治好了那小皇子的病,說不準還能封個什么御醫當當也不一定呢!
  孔嬤嬤戳了茯苓一指頭,戳碎了她滿腦子里的泡泡:“你說的容易,咱秦家又不是高門大戶,一旦在宮里出了什么大事,到時候又有誰給咱來撐腰?”
  “那不是還有蕭家嗎!”茯苓想當然道。
  “你個癡兒!癡兒!”孔嬤嬤直接賞了她一大顆栗子,連連搖頭:“蕭家能幫姑娘一時,莫非還能幫一輩子嗎?”
  沒有相連的血脈來維系,只靠著這點恩情拴在一起,豈不是說斷就斷!
  “姑娘這般聰明,何必要靠別人,未必就定要蕭家來幫呢!”茯苓噘著嘴哼哼,對孔嬤嬤的表示了十分的不贊同。
  孔嬤嬤一時語塞。
  秦妙言還沒有回來,圣旨的消息也是她聽木香說的,當時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先枉論其它,便是身份一條,姑娘在盛京就得吃大虧。
  也不知道姑娘究竟是怎么想的……
  這一入宮門,誰又知前路如何?許是一朝青睞榮寵不衰,又許是出師未捷先客死他鄉……
  想想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傍晚點燈的時候秦妙言回來了。
  她裹著一件披風,進門先吩咐兩人準備筆墨。
  這么大的事必須要告知家中,信一寫完就被快馬加鞭送往了清平。
  “姑娘是怎么想的?”孔嬤嬤急急問道。
  雖然知道她們沒有選擇的權利,可她就是想問問秦妙言,問問起碼能安心些。
  秦妙言沒有說話。
  暖黃色的燭光下,她垂著眼瞼,修睫長而細密。
  “嬤嬤,你說,我這一輩子到底還能做些什么?”良久,她喃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