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醫春》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結局(07-31)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決定(07-31)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圣旨(07-31)     

妙手醫春144 大結局

  “爺,這些信里面到底都寫了什么啊?”
  小廝眼珠子在沒有署名的信封上轉來轉去,賊手是搓了搓。
  待年輕的公子銳利的眼風掃來,瞬間像蔫了的菜花扔下了手中一沓厚厚的信件。
  “我不是告訴過你,不準擅自亂動我的東西?”青年的聲音清朗悅耳,此刻卻好像是結了的冰霜,帶著濃濃的警告。
  小廝聽的是心里一哆嗦。
  小姐不是說公子知書達禮,為人謙遜的嗎?這這這……簡直是要吃人的樣子好不好!
  若不是沖她給的那二兩銀子,要自己來盯著公子回鄉,他至于大老遠的從盛京跑到東昌府嗎!
  不過這些小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卻是半個字也不敢說出來的,畢竟眼前這位……可是今年武試新鮮出爐的狀元郎,就連侯爺都是贊不絕口。
  “小人給爺賠罪!呵呵,小人大字不識一個,一定不會壞爺事的!”
  聽他這般信誓旦旦的保證,年輕公子心中卻是冷笑連連。
  東昌侯到了徐嗣業這一代才出了他這么一個征戰沙場的將軍,滿門書香的世家,大小姐奶娘的兒子會不識字?
  “這里沒你的事了,你先出去。”他淡淡道。
  小廝求之不得,一疊連聲應諾,呲溜就躥了出去。
  還十分貼心的掩上了門。
  屋里就安靜了下來。
  年輕的公子捧著滿懷的信,輕輕踱步到窗邊坐下。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傍晚投宿也無心周圍景色。
  此時從大敞的窗戶看去,樓下不少商販已經開始收攤,熱鬧的聲音接近尾聲,趁著天際的云蒸霞蔚,頗有幾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味道。
  桌上一共是十二封信,離家半載,每半個月他都會給母親和她寫一封信。
  只是……只是寫給她的信,卻從來沒有寄出去過。
  怎么不會想寄出去?
  只是每每想到她收到信后可能的神情,或是不屑,或是不以為意,甚至是嘲諷,不管是哪一種,只要他心里想想面上都火辣辣的在燒。
  而那條玉帶,大約她也根本就不在意吧?
  否則為何時至今日,她為何從未給自己來過一封信?
  哪怕只是簡單地問候也好啊……
  年輕的公子覺得心里十分難過。
  在盛京的時候,雖然他救了東昌侯的妻女,東昌侯為此十分優待他,甚至還在他武試的時候特意給了他一展才能的機會。
  但他并不喜歡這種感覺。
  尤其是侯府大小姐徐嫣看他的時候,眼神帶著幾分小女孩的癡迷,幾乎壓抑的他喘不過氣來!
  他喜歡她的眼神,帶著幾分柔軟淡然,包括那之下的銳利淡漠。
  也喜歡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會微微的瞇起,修長的黛眉會像是霧靄朦朧的雪山般清遠……
  屋里的燈火又這么稀稀疏疏的亮了一整夜。
  門外的小廝自是也跟著打了一夜的瞌睡。
  “究竟寫了些什么,也不讓人看的,”他縮在門框邊嘀嘀咕咕道:“說不準這次就要小姐猜中了,不知道是給他哪個老相好寫的?”
  聽說家里還有個眼瞎的老母,窮的借錢住宅子,也不曉得老爺和小姐到底看上他哪一點……啊,最關鍵的是,他對自己真的是好兇啊!
  耳邊傳來第三聲雞鳴的時候,小廝終究是沒忍住,頭一歪睡了過去。
  熹微的日光慢慢從山頭上爬出來。
  秦妙言披了一件斗篷站在窗前,靜靜地觀望著日出。
  從蘭陵一路回到清平本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日,只不過收到秦大老爺的信后,她一大早就出發了,趕了一天的路,到了晚上茯苓還好,孔嬤嬤年紀大,已經有些受不住了。
  她攔下了孔嬤嬤的好意,執意在日落前選了家客棧落腳。
  好在再趕半天的路,差不多就可以到家了。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輕輕呼出一口氣來。
  這件事情她終究不能再自己做決定。
  從前為了報仇她可以不顧一切,可現在她也有了家人,不可以再做事不考慮任何后果。
  她更知道,只要她說一句話,蕭家可以幫她在皇帝面前說項,安排好一切后事。
  但在這之后呢,也許她永遠都不能展露自己的醫術和才能,甚至最壞的后果是隱姓埋名過一輩子。
  而蕭璁本就備受皇帝猜忌,在朝中更有何太師的欺壓,這件事的發生只會要蕭家腹背受敵,要即將入京的蕭望之面臨兩難之境。
  如果定國公蕭璁是個執著于兒女情長的男人,或許衛長公主當年就不會慘死了。
  她可以要求蕭望之幫她這一次,難道還能幫一輩子嗎?
  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蕭望之。
  如果沒有那份心意,這些沉甸甸的恩情只會要她對他愈加愧疚……
  秦妙言回過神來的時候茯苓已經進來了,她端著一碗米粥走進來,面色有些憔悴。
  “嬤嬤醒了嗎?”
  “唉……還在昏睡呢,待會兒我再給她端碗粥去。”茯苓蔫噠噠的說道。
  秦妙言輕輕捏她的鼻子:“乖,那你先去問問店小二,待會兒我吃完了就去看嬤嬤,若是她沒醒,就不要吵醒她了。”
  茯苓連連點頭,這才跑出去,只不過跑的有些急,也就忘了關門,軟簾晃晃悠悠的耷拉在一邊。
  因為沒什么胃口,秦妙言簡單喝了幾口粥,就起來收拾包袱。
  看著這時辰,也差不多了。
  等孔嬤嬤醒過來吃過朝食,她們就離開。
  的摩擦聲中,耳邊忽然又響起輕緩的腳步聲。
  并不像茯苓跌跌撞撞,這聲音起初都沒有引起秦妙言的注意。
  只是她等了好一會兒,卻也不見這腳步聲的主人進門來。
  似乎是帶著幾分猶豫和踟躕。
  秦妙言蹙了蹙眉,目光流轉。
  軟簾輕薄,醒著一個高大男人的身影,宛若往日里修長而熟悉。
  秦妙言微微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