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謀》 最新章節: 尾聲(06-21)      463章 神息歸來(06-21)      462章 給她幸福(06-21)     

閨謀449 發現

  青云樓。江風一臉閑適的倚在榻上吹著微風。
  顧琛與戎淵下棋。戎淵無語,偶有顧琛悔棋的狡辯。待一局結束,江風起身,來到顧琛和戎淵旁邊。
  “難得你不嫌悶,陪著他下棋。認輸得了,你不是對手。”
  “樂趣懂嗎?享受的是過程。就像你能下過他似的。不玩就不玩。”顧琛把棋推到一邊。
  “康王的事如何了?”戎淵開口道。
  “天沒下雨啊,你居然關心起事情來了?”顧琛詫異道。這位大爺不問世事好多天。
  “恩,想起一些事。”戎淵說道。旁邊的兩個人都收起了玩笑。
  “怎么回事?”江風正色道。戎淵不說,他們不知道究竟他身上發生了什么事。
  “康王借他人之手給我下毒。后遺癥就是忘了好多事,如今想起來一些。”戎淵大致說了一下。無論他是誰,經歷過什么,都要順應的往前走。包括他與安寧的事,不是他能夠躲避得了。這一界發生的,他總要有個了斷。康王所為,實則卑鄙。目的不單是為了得到安寧。而是要毀掉!
  還有他那位母親,千方百計的對付他。他終于知道了原因。他并非是林苑親生之子!這就能夠解釋的通了。他雖不得強行動用法術,但是神識可以。無意中,姜嬤嬤與林苑的對話讓他得知了真相。而且他也知道了,榮潛應該是他這一世的妹妹。麒麟鎖就藏在林苑屋中的暗格之內。至于福痣,他胸口確實有一個紅色的痣。是在喝了‘忘塵’之后顯現出來的。他并不急于去尋這一世的親人。先料理了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不過,他仍是寫了信。讓金子送到榮潛那里。并未說明,而是含蓄的提起。讓她告知雍國那邊,等時機到了,自會相見。
  “康王所做,令人不齒。看來康王妃的死也必是他的手段!好一個陰險毒辣之人!
  ”顧琛說道。康王野心勃勃。手段果然非常!他對此等卑劣之人鄙視之極。
  “康王從前韜光養晦,做了些利民累積名聲之事,如今卻沉不住氣了。”江風知道的。李康對戎淵做了手腳!虧得他那時還覺得李康在幾個皇子中算是個好的。呸,他什么眼光啊!
  “貪念作祟。”戎淵說道。人人都有貪念,有些貪念則會令人萬劫不復。
  “不錯。大理寺那邊已經有了眉目,張彥和薛敬之正在督審。張彥此人看似奸猾,實則最會看風向。遲遲沒有戰隊,倒也拎得清。薛敬雖耿直,卻不迂腐,更為通曉朝堂暗潮。此番端看他們二人的態度如何了。”江風分析道。
  “若是這朝堂歸了你們顧家,就兩說了。顧琛,你與你爹真沒有想法么?”
  顧琛一笑。“若是有,不必等到今日。我爹之所以遠離,也是為了清凈。皇上顧忌一刻未少,卻又奈何不得。當初是他們對不起顧家。卻假裝仁義道德。讓他們裝下去又能怎樣。那個位置哪里好坐的?我爹不愿意受那個累,我也一樣。”他自在慣了。他爹臨南王從來沒有過‘反叛’之心。雖說顧家與李家打天下之時,讓天下于李家。那也是肝膽相照的情,讓的心甘情愿。若不是李家的后人做事令人寒心,顧家不可能這般令他們顧忌。即便如此,也不會輕易改了這江山。何況李家的后人,還不是無可救藥。
  “臨南王乃大意之人。李家的后代,如今屈指算來,李熙和李存還尚可。”戎淵說道。李熙若為君,有可為。李存年歲上稍小,但行為性情不差,好好加以引導,比之李熙只高不低。
  “臨南王可說支持哪一個?”江風問道。
  他們之間無話不談。顧琛也不隱瞞。“尚未定,戎淵你怎么認為?”
  “李存畢竟年少,且根基淺,朝堂上的助力不知幾何。且沒有母親家族的支持。李熙則不然,如果我沒看錯,他的病已無大礙。多年隱忍,一朝發動,李康此事應該有他的參與。且他的母妃也并非一般。皇上眼中,她也是特殊的存在。只要貴妃愿意,那個位置便不會旁落。李熙坐那個位置也好。月國窺視已久,玄熠國已經等不得李存慢慢長大。”戎淵說道。
  顧琛與江風深以為然。戎淵說的不錯。不只是月國,還有其他的小國都看玄熠國是塊肥肉。事端不斷,戰爭便會一觸即發。玄熠國需要有能力的新主,而不是受人擺布的小皇上。所以,只有李熙最為合適了。
  “南疆呢?你什么時候回去?”顧琛問戎淵。
  “還不到時候。”他并非此界之人,南疆之事也要再定了。
  “你還沒有告知六姑娘吧?我說你既然因為被算計失憶了,這會兒想起來了,是不是得對她好些啊!”顧琛連忙說道。
  “你認爹成了?”戎淵問。眉頭微微一蹙。
  “當然!話說,我可是你大舅子了。”顧琛想起這茬來了。多虧了他在埠陽城那會兒對老侯爺出手相助,不然這個干爹真認不成。他如今徹底歇了心思,一心一意的想好好當個大哥。安寧還不知道這事兒呢。他得空的要跑一趟戎親王府。想看看那丫頭什么表情。想想都開心
  不過,得知她還有一個大哥,他覺得有壓力。他的多刷好感。不能比那個雁棟梁差了。
  “得看你做的夠不夠資格。”戎淵淡淡的說道。心道這個家伙真上心了,這樣也好。省得他惦記了。
  “怎么不夠格。你等著瞧吧。明日我就去找安寧,告訴她,讓她高興高興。”顧琛想著美事兒。
  “你別給六姑娘來個驚嚇。到時候我可不幫你啊!”江風潑冷水。
  “那我就等幾日,老侯爺和兩個娃娃快回來了。到時候再說。”顧琛自從認了干爹,寧安侯府那邊跑的挺勤。主要是干娘人特別好,有好吃的就想著他。干爹也不錯,只是同自家老頭子似的,嚴謹些。他自小沒了親生母親,現在的母親是他的姨母,雖然待他不錯,但卻特別的嚴肅。少了溫柔。所以駱馨蘭的慈愛與他像是得到了補償一般。他甚至羨慕安寧。
  “都回來了?之前為何匆忙離開啊?”江風不甚清楚底細。
  “因為李康。他對安寧不利,殺了康王妃,去過寧安侯府提親。”戎淵說道。也算天意,不然他與安寧不可能那么快就成親。
  “不是個東西!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不行,我得給他加點料!”顧琛說道。敢對安寧下手。定是有不可告人的事。
  “李無才是他的人。”戎淵說道。多一個人對付李康才好。他本沒想這么快出手。
  “他是早有準備。”
  “分頭行動。我和金子也探探風聲去。你呢?”江風問戎淵。
  “自然是回府。”戎淵說道。他得找機會和安寧說清楚。那姑娘現在對他愛答不理
  “對我妹妹好點,沒凍死個人似的。”顧琛涼涼的道。然后起身出了門。
  江風壞笑了兩聲,也揚長而去。
  戎淵一嘆,看了看天色。尚早,趕在晚飯前回去正好。
  安寧在院中曬了一會午間的太陽。稍涼了點便轉回屋子里。圓滾滾和幾個丫鬟對視,不讓她們抱。見她進來便嗖的竄進她的懷里。撒嬌的喵喵幾聲。更像是對著幾個丫鬟得意。安寧失笑。圓滾滾就是不讓其他的人抱它。
  有一回金明蘭上門來,看到圓滾滾的綠眼睛很是稀奇,白胖的模樣也惹得她想摸上一把。卻被圓滾滾給揮動爪子給撓了,嚇得差點坐地下。最后掉著眼淚把她告到了王妃那里。說她讓貓抓傷了金明蘭。王妃少不得要說教一番。安寧不以為然。幾句話就把王妃給懟回去了。氣得王妃哆嗦了幾下,被姜嬤嬤給攙扶著進了內室。她少不得被罰站一陣。卻沒有聽。瀟灑了回了自己的院子。不過,王妃并沒有再追究。
  晚上的時候,她讓圓滾滾去那邊打探消息。看看她們有沒有商議什么整治她的貓膩。結果然她發現了一件大事。戎淵居然不是王妃親生的!而且圓滾滾看到了藏在暗格中的麒麟鎖。她不由得想起了榮潛說的事。難道戎淵是榮潛的哥哥?他胸前可有那個福痣么這個有點難辦她總不能去脫戎淵的衣衫去吧?再說,他們現在的關系這樣子,她還有必要和他說么?
  難怪林王妃對他不好。原來不是親生的!那么就是說,林王妃當年偷換了雍國皇后的孩子!她可真敢做!搶了別人的孩子,還不善待!可惡至極!
  安寧想了好久,也沒想好到底要不要和戎淵提起。沒有戎淵的同意,她也不好直接告訴榮潛。
  一天的時間過的不快不慢,晚飯的時間到了。菜色不錯,安寧特意選了幾樣開胃的。正待與丫鬟們分享。戎淵出現了。
  安寧有些小糾結。但又不能不給人家吃飯啊。只得加了碗筷。原本和四個寶熱鬧的飯食,變成了兩個人默默的對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