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謀》 最新章節: 尾聲(06-21)      463章 神息歸來(06-21)      462章 給她幸福(06-21)     

閨謀454 失蹤

  “母親,我哥的性格真能凍壞了人啊!當初我剛見他的時候,冷得不得了。哪里能想到是一家人。嫂子,我真佩服你能受得了!”榮潛說道。
  “其實他也不是總那樣的。”安寧只能這么說了。婆婆和小姑子都說戎淵高冷,她哪能附和。
  “您吃這個嘗嘗,容易克化的。”她趕緊改變了話題。
  皇后高興的嘗了,又命人給皇上送了一些。這些日子皇上的干醋沒少喝。晚上回了寢宮總要說上幾句。弄得皇后哭笑不得。
  當初要不是和皇上鬧別扭。她也不會走極端。搞得兒子失散多年。想起來從小沒在身邊,又糟了那么多的罪。皇后就覺得對不住兒子。總想著回來了多關愛關愛,結果丈夫覺得被冷落了。
  這些年她日思夜想,都落了病。沒想到終究一家人團圓了。
  安寧回到住處的時候,戎淵正在屋中。
  “怎回來這么早?”安寧問道。戎淵今日同世家子弟們去打獵,雁棟梁也一同去了。天還沒有黑,人就回來了。未免早了些。
  戎淵看著她沒說話。安寧納悶。
  “怎么了,看著我做什么?”她覺得戎淵神情不對。
  “如論我說什么,你答應我都不要沖動。”戎淵少有的嚴肅,又擔憂的看著她。
  “好。”安寧不知怎么咯噔了一下。戎淵能這么說,可見發生了大事。
  “岳母他們在埠陽城出事了。兩個孩子失蹤,岳母和顧琛都受了重傷。老侯爺與王爺正在全力查找。消息是風昔來送到這里的。李康所為!”
  安寧只覺得渾身一顫,心頭疼的受不了!“戎淵,會不會弄錯了!怎么會這樣”她開著哭腔說道。
  戎淵搖了搖頭。風昔來的信中提到,李康逃出之后便去了月國,與拓跋將軍合作。對他加以整治,連帶皇上都被控制住了。風昔來迫于無奈,只能與他們談條件。卻沒有談成,拓跋恨他害死了風蓮。報復的因由便多了一條。
  風昔來的勢力之前就被安寧和戎淵弄垮了不少。所以對付拓跋將軍已經吃力,再加上李康的加入,且帶著他的余黨。一時間風昔來毫無反抗之力。
  況且,他得知李康想要對安寧下手,并說安寧是魄千君的傳人,手持芙蓉令。只要能要挾得到安寧,便有可能東山再起!許了拓跋將軍月國皇帝之位。
  風昔來當時聽聞也大驚。沒想到安寧這么有來頭!居然與魄千君有關!不管真假,他終究不希望安寧出事的。尤其是在與戎淵那番對話之后。
  李康又暗中勾結了李睿,讓他在玄熠國境內匯報情況。得知寧安侯府的人去了埠陽城,便下了暗樁。搶了安寧的兩個弟弟,打殺了駱馨蘭和顧琛
  “不哭啊,我已經派人去打探消息。畢竟距離尚遠,備好了車馬,即刻出發。父母那里我已經派人轉告”安寧已經聽不下去了。她只知道要去救回弟弟。
  也不知母親和顧琛傷成什么樣子!兩個弟弟還那么小,李康肯定不會善待,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駱馨蘭肯定也活不了!安寧想到這便心里腳痛!
  李康!要是抓住他,必殺之!
  安寧一刻也不想耽擱,戎淵這邊準備好了快馬。她便打點好了自己。翻身上馬,疾馳出了雍國的皇城
  戎淵一直陪在她左右。兩個人風餐露宿,日夜趕路。終于在十日的時候趕到了埠陽城。
  直到翻身下馬,安寧的心都是冷的。她感覺不到暖,因為一路上并沒有好消息傳來。
  “傾城,寧兒,你們回來了!”安正辰胡茬多長了,神情憔悴。見到他們眼神亮了亮。
  “爹,我娘和顧大哥怎么樣?!”安寧急忙問道。
  “你們先歇歇,他們還沒有醒過來。”安正辰說道。
  這次回祖宅,也是為了兩個兒子上族譜。也老侯爺和家族商量,帶著孩子同來為好。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兩個兒子被搶走,妻子和干兒子不省人事他和父親還有家主都多方的打探,卻沒有消息。怎么能不著急。開始都沒敢告訴安寧。怕丫頭太過擔心。沒想到卻這么快就回來了。
  “岳父,沒事的。不讓寧兒看到,她不能放心。”戎淵說道。一路上,他知道安寧又多拼命,恨不得飛回來!這會到了這里,不先看到兩個受傷的人,她是不會先去休息的。
  “唉,也好。”安正辰嘆氣。
  安寧便跟著到了母親的房中。之間母親雙眼緊閉,臉色發青。據說一直昏迷不醒。
  “我已經讓金子去找老神醫,應該快到了。他應該會有辦法。”戎淵說道。
  安寧點頭。又去了看了顧琛。他皮外傷很重,內傷也不輕,同樣像是重了毒。
  “他們的情況都不好。埠陽城的名醫都看過了。沒有更好的辦法。”家主說道。他也沒想到在這里發生這么大的事情。
  “讓家主爺爺費心了。我再想想辦法。”安寧說道。
  她心急,不知該如何是好。“你先歇息。現在急也解決不了問題。”
  戎淵說道。他擔心安寧。這丫頭吃不好,睡不好。人瘦了好些。他心疼。路上強行把那抱在馬上,由他帶著行了幾日,才稍緩緩。那騎馬趕路的樣子,就是拼命一般。
  安寧點點頭。她也發了信號,讓華月閣的人去探查了。不知什么時候才有消息。李康要找的人是她。只要她出現,就會知道兩個弟弟在哪里。定會作為要挾!
  又過了一日。安寧便等不下去了。還是沒有消息!
  安寧一早便去找了父親,說自己要出去找兩個弟弟。寧安侯說什么也不同意。老侯爺也攔著。安寧無法,只得作罷。
  下午,老神醫趕到了。背著藥箱子呼呼啦啦的進了府門。
  接連給駱馨蘭和顧琛看了狀況。“還有救!”
  等待的眾人都舒了一口氣。“辛苦老人家了!”
  “不要緊,病人等不得。”老神醫風塵仆仆,進門就看病。令安寧感動。
  安正辰和老侯爺也道謝。戎淵則在一旁看著安寧。怕她偷著跑了。因為她要拿自己當誘餌。老侯爺和侯爺都不同意。他自然也不想讓她涉險!
  “需要什么,您盡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安寧說道。
  老神醫一笑。“只要你們好好過日子就成,盡快生個娃娃讓我抱抱。”
  安寧鬧個大紅臉。眨吧著眼睛說不出話來。戎淵卻是微微一笑。
  “不會等太久。”把安寧的手抱進大掌之中。淡聲說道。
  安寧更覺得臉紅了。這人怎么什么話都接呀。
  老神醫忙了好半天,總算是出了‘病房’告知二人晚間便會醒過來。
  “寧兒,我想吃那個。”顧琛說道。聲音虛弱的不得了。
  “好,這就給你拿。”安寧趕忙動手。
  “好吃,還有那個”顧琛用手指了指。
  安寧也給他送到跟前。顧琛醒的比駱馨蘭快。醒來便說餓了。安寧親自給他做了吃食。
  “你不會自己拿么?難道斷手了?”戎淵森冷道。
  顧琛挑眉,不滿道:“你那是妒忌!我妹妹對我好,怎么了”
  “好啦,你也吃!”安寧沒空磨牙,給戎淵也拿了菜。
  兩個人這才‘相安無事’的吃了飯。
  飯后,戎淵和安寧回了屋子。“李睿我已經命人結果了,包括金芝。”戎淵說道。
  安寧點頭。那兩個人本就做了好些的壞事。該死!
  “他們都該死!”
  戎淵上前攬住了她。“戎淵,你說我是不是過于苛求了,上輩子沒有溫暖的家,這輩子擁有了。卻又患得患失,成了這樣”
  安寧悶悶的說道。
  “別這么說。你值得最好的。兩個孩子吉人天相,不會有性命之憂。”戎淵雖不能測算出旁的,但是兩個孩子不是早夭之相。這一劫難過去,應該就沒事了。
  “真的?你別騙我”安寧不信。
  “相信我。”戎淵安慰道。
  安寧點點頭。戎淵既然說了,應該就不會騙她吧。
  “主人,你怎么把靈液忘了呢?可以給他們兩個送一點的。”圓滾滾的聲音從腦海里傳來。
  安寧一愣,她卻是急忘了。“夜里你悄悄去吧。加在水中即可。”她囑咐道。
  圓滾滾答應了。安寧便不再聯系它。因為戎淵的存在,她與圓滾滾聯系極為不方便。
  “你在同誰說話?”戎淵問道。
  “呃,你告訴你!”安寧瞪一眼,偏不說。
  戎淵狡猾的,竟然這都能發現。
  “是那只小精怪吧。我知道的。”戎淵一笑,逗安寧。他原本不會提,也不會問。這會兒卻想分散一下安寧的注意力。
  “你知道還問。”安寧嘟囔了一句。
  “好,不問。小丫頭,秘密還不少。”戎淵點了下她的腦門。
  “好像你沒有似的。”安寧不讓他得逞,把臉扭向一邊。
  “恩,會告訴你。”戎淵淡聲道。順帶著把安寧拉回懷里。
  “誰稀罕知道啊!”安寧嘴硬。戎淵的秘密不知道會是什么
  戎淵一笑。不再作聲。只把他擁的更緊一些。